Previous Image
Next Image

info heading

info content


長跑鋁將 HONDA NSX Type T(1995)& NSX-R(2003)

Posted 12/07/18

WORDS: 金子 浩久 / PICTURES: 田丸 瑞穗 / TRANSLATION: 齋寫樂

1989年首次公布將推出NSX,隔年正式發售。當時正是泡沫經濟的頂峰,日產Skyline GTR、Mazda MX-5、Lexus LS等紛紛推出新款車,創造了日本車的黃金時代。NSX被吹捧為「日本第一部super car」,車迷踴躍訂購,中古車商甚至以高於新車價收購,成為「炒得起」的車種。 還有其他理由造就NSX傳奇,它不僅配備當時大排氣量的3.0升中置V6引擎,能夠產生自主規範最高的 280匹馬力輸出,而且其800萬日圓的天價創下業界紀錄,成為報章、電台的絕佳新聞題材。 如從製造技術層面看,NSX是世界第一部全鋁製車體及底盤的車,又輕又堅固的特性備受矚目。由於不能大量生產,Honda特別在栃木縣高根沢町開設專門工場。國際市場對這項技術評價很高,其後在微幅修改及推新款車的交替下,一直生產至2005年。 於神奈川縣居住的大井宏夫醫生(57歲)擁有兩部NSX,一為硬頂開篷的1995年款Type T及配備簡約、外形剛健的2003年款「R」。很少人同時擁有兩部NSX,可見大井對NSX一往情深。Type T從新車落地駕駛至今,行走距離超過54萬公里。 普通房車、七人座等,先不說能否行走54萬公里仍然保持「活力」,甚至有沒有車主能堅持下來都成疑問。

因為縱然喜愛某款車,都因增加家庭成員、維修費太貴等理由被迫換車。即使排除上述理由,仍有可能敵不過貪新忘舊的人性。即使有各種換車的理由,能夠連續廿年擁有說不上舒適的雙門sport car,並且不是只放在車庫而是天天開,除了愛之甚深外,我找不到可以解釋的理由。 為了知道更多大井的想法,TG特別造訪位於近海的大井家。兩部NSX停在住宅前停車場,大井父親在該處經營婦科醫院,開業時這個停車場已經存在。「父親是婦科醫生,桑田佳祐都是由父親接生的。」大井說。桑田佳祐是日本資深人氣樂隊「Southern All Stars」的領隊兼主唱,創作及演唱很多以這個地方及海為主題的歌,讓當地居民倍感親切。而大井在川崎市的醫院上班,任職綜合內科主任。 NSX行走的54萬公里中,大部份是之前於千葉縣浦安市的醫院上班,每天來回120公里所累積的。「即使到較遠的醫院工作,我都愛開車上班。在浦安工作期間,轉眼間已行走了二、三十萬公里。」大井說。「雖然偶爾遇上大塞車,但開車到浦安的醫院上班路程,可以充分感受NSX強大動力,享受流暢駕駛樂趣。」大井滔滔不絕。這話真對,NSX開闊的車廂提升視覺感受,打破super car給人侷促的傳統印象,就日常使用而言,NSX是一部很好的super car。 雖然大井沒有談工作,但作為大醫院的綜合內科主任,繁忙的事務必然耗費心力。醫生的工作以人為對象,日常面對病人、護士、其他工作人員等各類性格的人,又要救急扶傷,會積壓無形壓力。

所以,有必要在獨自上班期間盡情放鬆精神,相信高性能及易操控的NSX,對此有很大幫助。 「駕駛過程能感受Honda的開發團隊設計汽車的心思,更散發當時日本車技師從來沒有的熱情。當時的日本車技師是要向世界展現實力,從零開始,研發製造了頂級的sport car。」大井的想法,相信就是當年技師們要傳遞的訊息,原來不同領域的專業,可以透過汽車微妙地互相呼應。 遺憾的是,當時汽車製造商自我約束,限制引擎最大輸出280匹馬力,NSX亦未能超越上限。「業界為了支持日本政府行政指導下相關規制,所以盡量在規制內發揮,因而業界像一個整體。」大井說出個人見解。 然而,市場對NSX的評價亦非全是讚賞,媒體及車迷指出其外形設計過於有意識要成為super car而太類近於法拉利;V6引擎不是縱置,而用橫置方式等概念提出疑問。「我聽聞過這類評語,但我不喜歡跟隨他人評語或結論做決定,要透過自主思考才有突破。」因此,大井對同樣擁有挑戰精神的NSX團隊有很高評價。「例如Mercedes-Benz及 Rolex等都是非常精美及有魅力的產品,正因市場有太多評語為產品定位,所以個人不會選擇。」大井舉例。

無論評價好或壞,兩部NSX一先一後沿湘南海岸的國道134號行走,是非常悅目的事。大井駕駛R,我駕駛Type T。很久沒有握過NSX的方向盤,雖然駕駛時坐姿偏低,但仍能保持良好視野確定左右前輪葉子板位置,這是NSX其中一個優點。 開啟Type T的硬頂沿海岸走,清涼的海風吹向臉頰令人神清氣爽。在街道上已經少見NSX蹤影,現在卻有兩部NSX前後同行,自然吸引路人及對向乘客的注意。另外,Honda透過NSX進行過幾項具試驗性質的服務,其中一項是「Refresh Plan」。在鈴鹿製作所設置專門服務中心,為老化的NSX進行翻修。大井的Type T透過Refresh Plan翻修了兩次,第一次在行走距離7萬公里時,第二次在38萬公里。 「1998年第一次翻修,當時剛好推出Type S。曾經想過換Type S,還看過價目表,可是Type T的二手價太低,於是選擇了Refresh Plan。翻修約需時一個半月,要拆除所有零件進行,花費約一百萬日圓回復新車般的狀態。翻修後狀態非常好,所以沒有換車繼續用。」大井憶述。 第二次是行走距離接近40萬公里,Honda更借此車作為樣本拍攝了廣告及製作海報。翻修工作不僅只換零件,有時會為舊零件加工,提高精準度,是一項細緻而體貼的服務。例如重裝儀錶板時預防器材發出嘎嘎吱吱的雜音,特別加入了緩衝材料等。 Refresh Plan最大優點是,於最後階段進行路面測試、檢查車底、防漏水檢查等完成新車出廠時相同程序,如果不是汽車製造商是不能提供這類服務的。NSX在這項Refresh Plan下,不斷累積行走距離。

大井雖然滿足擁有Type T,但2005年又買NSX-R。因為當時知道高根沢工場將停產,於是訂購一部。大井擁有的是最後製造批次,倒數第二部,最後一部由NSX Club,一位在JAL任機師的同好買下。 大井就像滿意汽車表現一樣,同時感到NSX Club的活動令人樂在其中。他說﹕「Honda重視會員感受,認識其他會員又產生很強凝聚力。我甚至相約過同好一起到德國的紐伯靈賽道(Nurburgring circuit)開車呢!」 大井對擁有經歷兩次Refresh Plan的Type T及行走距離還不到51,000公里的R讚不絕口﹕「這車為我的人生增添很多色彩!」。現時他沒想過買其他車,妻子亦沒這方面要求,日常用普通小車代步。另外,雖然新型NSX引起車迷的興趣,V6引擎配備3組馬達組成混合動能驅動四輪前進,但這概念與原本NSX相差甚遠,相同的只有名字。 初代NSX在沒有full model change下持續生產至2005年,空白十年後推出後繼新車,在這十年間時代有很大轉變,sports car的市場環境及技術已經面目全非。在時代的間隔下,新款車能獲得車迷同樣愛戴或被背棄? 無論如何,大井不僅希望兩個兒子繼承父業,更希望繼承他的車﹕「假如我的醫生及醫科學生兒子,願意各自接手一部NSX,有空借給我開出去繞繞,將是人生最快樂的事,哈……哈……」 最近從美國新聞報導傳來新消息,Honda海外市場品牌「Acura」,第一部新款NSX以拍賣方式獲得120萬美元,全數捐作慈善用途,期望這是新生代NSX好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