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Image
Next Image

info heading

info content


JAGUAR CX-75 | 邪惡軸心

Posted 06/08/18

James Bond不是有Aston Martin DB10傍身嗎?反派主腦亦不服輸,有Jaguar C-X75超跑護法,只是眼見未必為實……

Words: Ollie Marriage/ Pictures: Richard Pardon/ Translation: Tony

這輛Jaguar C-X75並沒有Hybrid系統的電動馬達,也沒有碳纖維單體式車架,更遑論微型噴射引擎。它甚至連轉速可達10,200rpm的超級渦輪增壓1.6升引擎也付諸闕如。簡單一句,它不是積架C-X75。閣下其實被自己的雙眼給蒙了。

這輛車是個冒牌貨,是電影中的道具車。為避免各位錯過了坊間流言和前面幾頁內容,這裡有必要概括一下事件的來龍去脈。話說James Bond在新片《惡魔四伏》中駕駛Aston Martin,一輛專為該片而設計的DB10。這部Jag呢?原來是壞人開的,由一個叫Mr. Minx的老兄駕駛,與龐德的DB10合演了一幕羅馬街頭追逐戰。

所以整件事應該很簡單,不就是借車,找個首都飄移幾天,然後完璧歸趙(理應完璧,因為特技車在拍攝過程中不曾墮河或衝下石階,你說不是嗎),向所有共襄其事的人致謝,收拾細軟打道回府。

這樣想就錯了。大家想必心裡有數,一旦涉及電影工業,事情斷不可能那麼簡單。別的不說,Jaguar就萬萬不會讓真正的C-X75冒這種險。因為它珍如拱璧,涉及太量高超科技。何況作為四驅車,它的動作未必可以滿足導演要求,或者撐到殺青之日(第二點尤其事關重要)。

素顏車廂堪與電影特技人員共赴巫山。

所以他們另行打造了這裡所見的「似是而非C-X75」,而且不止造了一輛,而是七輛。其中兩輛為「明星車」,一身打扮完美無瑕,車廂雕欄玉砌冠冕堂皇,賣臉的。另外五輛則是賣命的,用於拍攝飛天遁地甩來甩去等趣味場面,當中一輛甚至在車頂搭了一個駕駛艙,以便演員在車廂裝出高手模樣,實際上卻由車頂上的真正高手負責駕駛。

筆者在Midland一嚐扮演007壞蛋的滋味。

炮製七台量身打造的車,可想而知涉及大量血汗和金錢。何況Jaguar這樣的公司,旗下型號的產量通常數以千計,並不慣於小量生產。不過他們知道有一家公司擅長此道,而且對方曾經參與C-X75計劃。對,這家公司就是Williams Advanced Engineering。作為同名F1車隊的分枝,他們在C-X75計劃上為Jaguar提供了氣動力學、碳複合材和Hybrid技術方面的心得,儘管這些心得在是次拍攝計劃上毫無用武之地。

據我猜測,去年某日Jaguar打了一通電話給Williams,內容大概如下:「哈囉,是威廉斯嗎?還記得我們取消了C-X75計劃嗎?我們對此深感抱歉,所以打算再續前緣,但有幾個小小改變……」

就是這樣,去年十一月Williams組成一支十二人隊伍,著手打造戲中特技車,只是要求上或多或少有別於製作一輛Hybrid超跑。「第一件事是它必須十分耐操。」Williams的Wes Partrdige告訴我:「所以我們用60mm直徑金屬管設計了一個鋼鐵骨架,意味著完成品不會輕到哪去。依我看體重應該略低於1,500kg,儘管重量在此並非太重要的考慮。最開心是看到所有完成品熬過拍攝工作送回來後放上夾具一經量度,變形幅度超過一度的車架連一個也沒有。」

雖非滿身機關,C-X75的火力仍然絲毫無減。

考慮到它們承受的諸般磨難,包括衝下連串石階、墮入河中和跳到另一部車頭上(顯然不是故意安排的),這一切不啻是汽車設計師、工程師和製作工匠值得自豪的成就,甚至令人覺得讓它們接受EuroNCAP撞擊測試的話,受傷最重的反而是那個偏角撞擊變形障體。

他們為這些特製車架裝上車迷不會感到陌生的機械增壓5.0升V8、來自Ricardo的六速序列式GT3賽車變速箱,以及WRC規格的懸吊,還出動了碳纖維框的大尺碼座椅連五點式賽車安全帶,另加一套品質一流的液壓手煞,再給車架穿上便於更換的玻璃纖維外衣,基本上便集合了特技車的必備元素,足以讓它們熬過百般折磨,夜復一夜連場廝殺。

特技人員不在場,所以我有機會一試它的身手。

夜復一夜?是的,拍攝工作就是如此安排。黑夜追逐戰傍晚六點開拍,到早上六點為止,壓力本來就十分沉重,所以現場隊伍每天得好好利用早上八時至下午二時的空檔完成所有機械調整和維修工作。要開車衝下石階嗎?簡單,把那套戰鬥級懸吊升高40mm就成;更換離合器?幾乎是每一晚大戰後的例行工作。由於工多藝熟,Wes和同僚現在用不著九十分鐘就可以換妥離合器。修補車身、調整設定、更換輪圈輪胎和驅動軸,無論特技車手捅了甚麼蜂窩,Williams都可以按照007汽車專家Action Vehicle的指示把車修正至更勝從前。

駕駛C-X75的特技車手叫Martin Ivanov。這位俄國人曾為《神鬼認證》系列效力,但外界對他最深刻的印象,應該莫過於駕駛雷諾F1賽車在凌空飛躍的貨車下面一掠而過的亡命特技,有關短片去年更成為網上毒性最高的異數。

不過Ivanov今天不在場,所以我有機會一試它的身手。我們現正身處Fen End,Jaguar試車中心的所在地。這片場地的風光相當不堪入目,Andy Green在Goodwood Festival of Speed期間一頭栽進禾桿堆的Bloodhound XJ,此刻就停在圍欄外供人欣賞。圍欄內的保安人員則好像致力於保護當地蠑螈多於顧及測試車,除了提出聲浪和車速可能構成問題,負責監護這輛C-X75的仁兄更指出我若像對待蠑螈一樣胡亂舞弄這輛Jag,東京首映禮便會缺了一個助興元素。

沒有彈射座椅或潑油灑地的開關,真失望。

我懷疑Mr. Minx在這個問題上一定會語帶殺氣據理力爭,而不是像我們這樣唯誰諾諾。別的不說,你相信Mr. Minx會按要求穿上反光衣開車嗎?Wes這時把我拉到一旁悄聲說:「這輛車甩起來好不精彩。」但我還是決定等待時機,稍後時間才驗證他的說法。

此車看來賞心悅目,賣相大有說服力,除非你開始用手按壓車身和窺看車廂內部。拉開車門,升舉動作談不上暢順,車門的人體工學設計想必不在待辦項目之列,關門後留下的底部夾縫甚至夠我窺看車外風光。

Ollie,看見那枚按鈕嗎?我是說桿頂那枚灰色按鈕呀。你夠膽就按按看吧。

扣好安全帶,撥動開關。這個車廂給人的觀感和氣氛莫不勝似越野賽車,完全沒有隔音防震之類的舒適設計,純粹是一件工具,一件在鏡頭前劍氣縱橫的工具。發動瞬間的雷霆簡直石破天驚,數位儀錶同時忽明忽滅甦醒過來,紅燈頻閃湊成一個SPECTRE字樣,似乎警告來者莫要妄動。嘿!管他的,反正我們剛才已聽過很多口頭警告。

但我可以理解噪音警察為何惴惴不安。Jaguar顯然不想C-X75在追逐戰中被Aston的聲威蓋過,所以你在車廂外會聽到十分嘹亮的聲浪,中氣十足鋒芒畢露,在車廂內但覺噪音震耳欲聾,燃油泵虎嘯、變速箱金聲和引擎咆哮交織成一片純機械的驚濤駭浪。

它聲音嘹亮,中氣十足鋒芒畢露。

由此可知,這輛跑車完全沒有顧及特技人的聽覺健康,而且深信對方的右腳微調功夫非常到家,因為車上根本找不到牽引力控制系統。儘管後輪胎寬似橡木桶,在這條幾乎徹底朽壞的滑溜舊跑道上仍然只能孤注一擲甩甩甩,硬是好玩。

變速比?挑哪個也不成問題,因為這些齒比實際上大同小異,真的可以讓你隨便挑。顯而易見,特技車的車速完全沒有必要達到320km/h,所以這些齒比的有效車速一律以介乎30至110km/h為目標,容許我以六檔長開油門大肆飄移。只要想想一具不太正規的機械增壓V8居然向這麼粗壯的後輪施加如此巨大的扭力,你自然會得出美食家Mary Berry嘗試冰上駕駛以來普天之下最夠味的飄移秘方。

換檔功夫只靠方向盤左邊的單一槳翼,變招只消一推或一拉。只用單槳,因為方向盤另一邊被另一個觸發側滑的裝置﹣﹣液壓手煞車占用了。這個手煞無疑令C-X75如虎添翼,甚至可以說是我迄今見過飄移步法最準繩的快車,套路挺像Caterham,車頭一扭,車尾馬上脫韁,車手可以利用油門調整姿勢,好不痛快。

金剛不壞身,加上八仙桌上耍完整套拳法的凌波微步,不就是特技車的要義嗎?比起打造Hybrid超跑簡單得多嘛。

C-X75以它所知的唯一步法練習規避闖道蠑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