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Image
Next Image

info heading

info content


FEATURES│劍指300MPH

Posted 08/05/18

以街車直搗300mph大關(482.8km/h),究竟涉及哪些挑戰?再說這種事真的有可能做到嗎?

Words: Ollie Marriage

目前街車創下的世界速度紀錄是270.49mph(435.22km/h),紀錄由Hennessey Venom GT持有,比Bugatti Veyron Super Sports僅僅快了2.63mph(4.23km/h),而且是單向跑了一遍所錄得的結果。可想而知,在這種速度境界哪怕再提升1mph也十分艱難,Hennessey和Bugatti的下一代快車──Chiron和F5──要在現行紀錄上再添30mph又有多大可能性呢?它們真能劍指300mph嗎?是否太過好高騖遠?在300mph之下,100公尺衝刺不過是0.746秒之間的事,放諸田徑場的話,根本連扭頭跟上運動員的身影也十分勉強。以下就交給Bugatti CEO Wolfgang Durheimer和Hennessey創辦人John Hennessey現身說法吧。

TG: 那麼Wolfgang,你認為用街車達到非常速度的主要挑戰在於甚麼?

WD: 嗯,當你闖進不曾有人踏足的新境界,自然無法百分百準確預測會碰上甚麼難題。但難題通常始於輪胎,因為這種車速會對輪胎構成沉重壓力,胎面承受的應力尤其巨大。這一次我們再度跟米其林合作,我認為我們是他們最有挑戰性的輪胎開發夥伴。不過就持久力和高速性能而言,我們找遍整個歐洲也找不到力能勝任的測試台,最後總算在美國覓得一套測試飛機輪胎的平台。這套平台一直以來都用於極端狀態測試,以確保輪胎的穩定程度合乎要求。

TG: 輪胎之後是空氣動力學嗎?

WD: 在高速領域中,空氣動力學和動力息息相關。為了高速推進,你需要借助引擎的力量突破障壁,抵消加速過程中遞增的空氣阻力,情況好比搬動一個書架穿越空氣。Chiron的空氣動力學設計動用了福斯集團現有的全部電腦運算機能,因為直搗400km/h時,關乎人命的駕駛動態會變的非常嚴峻,所以必須花上大量功夫求取氣動力平衡,好讓車輛在任何情況下也有安全和可以預測的反應。

TG: 電腦可以預測所有情況嗎?

WD: 並非萬能。當你挑戰這種極限水平,嘗試超越界限,根本無法預料會碰上甚麼情況,所以萬萬不能光靠電腦,實際駕駛和測試也十分重要。請容我舉一個例子說,我們在(Chiron)最終設計階段曾經去南非進行高速測試,結果發現超高速度維持較長時間的話,車尾燈條和碳纖維部件會受不了異常熾熱的廢氣而開始熔化,因為尾管吐出的熱浪幾乎有攝氏一千度。所以我們在排氣管外側設計了一套導氣槽,把熾熱氣體噴到車尾大約80cm以外的較遠地方,之後便相安無事。

TG: 引擎的內部壓力想必非同小可。

WD: 以相同容積在Veyron的千匹馬力上再添五成,是相當棘手的挑戰。直搗400大關,少於一千匹並非可取的起步點。再往上推的話,就說是450吧,便不能少於1,500hp,否則只會徒勞無功。這款引擎的零件數以千計,每一件都必須承受得起巨大應力。舉例說,我們必須讓氣體以每秒一立方米的速度進出燃燒室。但我們知道要達到450km/h,就得動用這等水平的動力。

TG: 450km/h相當於280mph,你打算在標準型號的420km/h上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嗎?

WD: 為了配合公路環境,極速仍然會限制於420km/h(261mph)。我們很可能在2018年用街道版挑戰世界速度紀錄,這件事將會在我們環境受控的測試跑道進行。

TG: 450是可行目標嗎?

WD: 可行,但我們尚未知道能否如願,目前一切仍在測試階段。

TG: 你正在盤算更遠大的目標嗎?抑或450已經是最終界線?

WD: 沒有最終界線這回事。我認為這場競賽會延續下去,一旦有人直搗450大關,一年之後就會有人挑戰451。不過在這個遊戲中畢竟無法預料會發生甚麼事,所以你必須格外留神,小心控制場地情況,借助氣溫濕度風向路況等等天時地利。但我們就是喜歡接受這類挑戰,藉此告訴顧客這些汽車有甚麼能耐,這一點也是Bugatti與眾不同的一大原因。

我們並非只求打敗自己。

TG: 然則極速依然是賣點嗎?

WD: 動力、速度、圈速都是賣點。

TG: 但Chiron並非標榜圈速的汽車。

WD: 對,但它自有一套。在利曼這類設有超長筆直路段的賽道,Bugatti跑車當能如魚得水。高速長命彎正是我們擅長的領域。

TG: 天下第一究竟有多大意義?對手的存在又有多重要?

WD: 有競爭當然是美事,畢竟我們並非只求打敗自己。天下第一對我們很重要嗎?最終對我們還是十分重要的,因為我們相當於顧客的代表,有責任讓顧客以天下第一的姿態現身。我一向有一個說法,屈居第二的人其實是頭號輸家。

TG: 你會在Ehra進行高速測試嗎?

WD: Ehra是我們的遊樂場,簡直勝似天堂。我們擁有天下第一的直路和可以預測的場地條件,知道風力會產生甚麼作用,而且跑道近在公司門外。

TG: Chiron有可能達到300mph嗎?

WD: 不,我並不認為Chiron憑現有外形和格局就可以做得到。

TG: 但肯定有些顧客會向你提及這個大關吧?

WD: 對,不過我們很幸運活在一個使用公里而非英里的世界,所以目前仍然以450為目標。

TG: 就沒有人談及500嗎?

WD: 有些顧客曾經問我會否朝著這個方向進發,但我目前尚未有一個清晰答案。

Ehra是它的遊樂場,幸哉Chiron。

TG: 那麼John,你認為用街車達到非常速度的主要挑戰在於甚麼?

JH: 首先是輪胎方面的顧慮,但我並不太擔心這個問題,因為我的車重量少於1,400kg,輪胎未至於太操勞。所以就個人來說,擾流性能反而最重要。我們把Venom GT開至270mph(434km/h)時,風阻係數錄得0.44Cd,水平跟小型pickup貨車差不多。若憑Venom目前的風阻特性挑戰300mph,我們就得動用2,500hp。新型號的目標是把風阻降至0.4以內,但實際效果應該會更好。

TG: 好多少?

JH: 待11月1日正式發表時便有分曉。不過最微小的細節也足以構成你最終達到250mph還是270的重大分別。我們在Venom車尾散氣槽的設計上玩了許多花樣,功效之大足以改變空力平衡導致輪胎過熱等等現象。

TG: 那是運用電腦模擬的成果嗎?

JH: 對呀,電腦真的神乎其技。九年前我們第一次在Venom GT上應用Computational Fluid Dynamics,對方說1,200hp可以達到272mph(438km/h)。等到我們在NASA錄得270不得不交回場地時,車輛猶有餘力繼續加速,所以極速看來還有幾英里的上升空間,按阻力和推力估算應該介乎273至275(439至442km/h)。他們今天使用的CFD,準確度更加高得恐怖。怎樣說也好,我們最少知道自己已經竭盡所能。

TG: 新車的引擎又如何?

JH: 尚待敲定。它會使用渦輪增壓,雙渦輪增壓比較容易處理和佈置。我最小的兒子說何不裝上四個渦輪增壓器,我們的確可以這樣做,但未免流於複雜,簡單才是我所好。

TG: 動力有多大?

JH: 要達到300mph,推算結果是介乎1,530至1,550hp,但我喜歡多留一些裕餘。考慮到(Koenigsegg)Regera和(Bugatti)Chiron都有1,500hp左右,我會樂見裕餘再多一些。

Hennessey準備再建奇功,並非只是為國爭光喔。

TG: 聽你的語氣似乎深信300mph可以達成。

JH: 我相信可以,而且十分肯定Bugatti那邊也有同一想法。他們另有一套挑戰方針,但我相信我的車有潛力挑戰500km/h(311mph)。

TG: 500km/h?說真的嗎?

JH: 500是一個匪夷所思的數字,我在現階段的目標只是300mph。我不清楚最終要動用多少動力,不過2,000hp若足以挑戰500km/h,技術上應該是可行的。

TG: 世上有適合的場地嗎?

JH: 場地也許要去到博納維爾,不過當地有其獨特挑戰性,因為你要在海拔4,000呎高,天氣變幻莫測的鹽盤上衝刺,車輪難保不會在200mph(320km/h)之下打滑。NASA的跑道長3.2哩,只是勉勉強強夠用。我們錄得270當天,便用了2.4哩加速,煞車又花掉了0.8哩。臨時封閉的公路也很棘手,因為在這等車速之下,再小的路面凹凸也可以釀成災難,公路總免不了存在接縫,而且路面狹窄,又有小動物出沒,高速撞上小動物可是噩耗呀。

TG: 競爭對你有多重要?

JH: 去外面跑一趟挑戰極速雖然很風光,但到底不如小鳥嗶嗶和壞蛋郊狼的追逐那般風光,何況我們所說的是300mph俱樂部,不是更加風光嗎?未來三至五年應該會十分有趣。據聞Bugatti打算來夏用Chiron挑戰極速,照我看應該會打破我們持有的270mph紀錄。之後我們會捲土重來,但願屆時可以錄得可觀的躍進。這邊打算明年挑戰300mph?不,我們會等到準備就緒才出手。Bugatti若率先過關,我們自當衷心道賀。這是十分艱巨的挑戰,不過他們若搶先直搗300mph,我們就會用500km/h終結這場遊戲。

TG: 有終結一天嗎?

JH: 言下之意是會否出現400mph俱樂部嗎?不可能吶,最少在四分一個世紀內不可能。回顧200mph的挑戰史,你會找到保時捷959和法拉利F40,然後還有Ruf。今天的超級跑車無不達到200mph境界,所以300mph好比珠穆朗瑪峰。

我可以肯定賓士Project One終有一天會以6分30秒跑完紐伯靈,所有人都會為之大呼小叫議論紛紛,甚至說他們在輪胎上作弊才有此成績。我就是因此才對極速情有獨鍾,因為極速挑戰不容置疑。速度天下第一就是天下第一,我可不接受甚麼資格賽,說甚麼這是某某賽道速度第一的車,那是某一速度加速至某一速度的第一飛毛腿。我不想當紐伯靈的天下第一,只想成為天下無雙的第一,這一點對我和顧客才攸關重要。Chiron已經現身,我估計麥拉倫BP23的速度也非比尋常,但我不想跟這些傢伙較量,而是要打垮他們成為天下第一,名垂千古。

KOENIGSEGG又如何?

TG: Christian,記得我去年測試Regera時,你說250mph已經十分足夠。

CK: 250mph(402km/h)對大部分人來說已經夠快,最重要是安全快捷抵達目的地,以及過程中的感受。話雖如此,升級至一兆瓦的Agera RS極速將會達到270mph(435km/h)左右。

TG: 你的顧客在乎嗎?

CK: 確有一些顧客在乎。我們並不計較,不過顧客既然在意,我們自當鼎力支持,但不會盲目追下去,否則只會本末倒置。因為它們是街車,不是直路加速賽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