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Image
Next Image

info heading

info content


英式幽默

Posted 16/05/18

即使在日本,很久之前已有各式各樣的英國車。擁有TVR Chimaera及Jaguar XJ-S Convertible的水津良俊說﹕「其實父親對我的影響非常大,驅使我購買這兩部英國車。」

WORDS: 金子 浩久 / PICTURES: 田丸 瑞穗 / TRANSLATION: 齋寫樂

水津良俊(59歲)的父親開過Jowett Javelin、Standard Vanguard等英國車,然而,那些車的製造商,現在都不存在了。筆者坐過MG Magnette,駕駛過MG-B、MG-F及MG Midget,所以知道市場至今仍有MG,可是,沒有親眼見過Jowett或Standard。 「我對車內的真皮座椅、木控制板等都有深刻印象呢!」水津24歲時擁有第一部車,是易手的Toyota Celica XX。這是第一代,採用流線設計得非常有型的XX。之後,買全新車Toyota Soarer及2000GT。買第三部車時,終於「回歸」英國。 1991年,35歲的水津於入口機械的公司上班,當時買了一部Rover 827 Sterling,是一款外形溫文的四門房車。可是,作為XX 及Soarer的後繼車未免過份「斯文」。

「那時考慮買部適合作為入門級的英國車,而這車是使用故障少的Honda引擎,所以有此決定。」當時,Rover及Honda有合作關係,827 Sterling配備Honda Legend的2.7升V6引擎。「加上大幅度降價亦是吸引之處。」水津補充。 雖是英國車,卻是左駕。水津買車的代理商,所有右駕英式車都售出了,只剩左駕版以「大出血」折扣並標示待售。「原來左駕英國車是不受歡迎的……」筆者想。 日本與英國同樣靠左邊行車,故意買左駕車亦不合邏輯。可是,既然右駕車售光,加上左駕車「跳樓」大拍賣,著實是難以抗拒的誘惑。「最大動力是希望像父親一樣,想嘗試親身感受開英式車的滋味。」 駕駛827 Sterling共六年半,行走距離接近七萬公里時讓給車友,那時汽車開始出現令人困擾的小毛病。例如冷氣的壓縮機穿了孔不能製冷,滑動式天窗失靈。

「已經很滿足了,因為相比Celica XX或Soarer,這些較高規格的車,感受了游刃有餘的引擎扭力,表現是一般優良啊!」 「一般優良」的語法存在矛盾,可是,日本近期流行這樣講。 筆者好奇,究竟他能否獲得一直期待開英國車的良好感受呢?「皮革座椅及木造面板的質感非常好,喜歡既有現代感,同時保持古典風味的設計。」 水津長期買汽車雜誌閱讀,駕駛827 Sterling期間,讀過關於TVR英式跑車的文章。至今仍珍惜保存譯自美國汽車雜誌《Road & Track》,關於TVR 350i譯成日語版的特集。「設計概念上,為了加強攻彎的優點,把引擎裝於前軸後方,而且採用簡潔及輕量的鋼材車架。」因此,他對TVR品牌產生興趣。 後來的日子,他一直留意TVR的報導。

當得知Chimaera引進日本時,立刻到代理商看車,可是,超過七百萬日圓的售價令他卻步。妻子相當反對買英國車,她較喜歡曾坐過,如Opel Vita的德國車。其實,買Vita之前是開Toyota Starlet,換車時曾考慮過Rover 114,可是看車後她不喜歡。水津曾建議Peugeot 106或205,結果還是選擇了Vita。「無論如何想試一次駕駛敞篷車的感受,但老婆掌握財務大權,沒有她的『許可』就不能買。」 水津估計只要是德國車,應該可以滿足妻子要求,於是到Mercedes-Benz代理商看SLK。妻子果然喜歡,買下SLK 230 Kompressor。雖然570萬日圓售價不算便宜,但妻子的贊同是最終決定。就這樣,便一直使用SLK六年半。「整體而言是有趣的車,因而得到滿足。」在駕駛SLK的日子,他依然沒有忘記Chimaera。「內心某處一直有Chimaera,甚至買模型車。」水津說。 2004年,水津在二手車網站看見Chimaera消息。為1999年款,賣了兩年仍在車庫。

是前車主擁有三年間僅行走六千公里的「極品」。售價為360萬日圓,即使連保險、稅金、手續費在內,亦比市價便宜400萬日圓,這次終於得到妻子的「許可」。 由強化纖維塑料製造的Chimaera車身為綠色金屬顏色,座椅及內部裝飾都用上綠色皮革,地氈同樣是綠色的。「統一用綠色的Chimaera是比較少見呢!」那時代的TVR仍然保留了英國獨有的改車風格,會使用其他牌子量產的零件及裝飾。單是車內,冷氣出口、煙灰缸、燈等都是其他車的流用物件。不過,排檔桿、手煞車、門把、冷氣扇葉、調節溫度鈕等都保持原廠設計,用加工鋁材製成。一方面可以說是為了減低成本,加快流通量才使用鋁金屬,另一面可認為是不計成本,當追求完美的時候,便徹底追求。 「這種概念亦是魅力所在啊!」水津讚不絕口。 車門像「插入」車身的獨特造型,而且引擎蓋又用同樣風格設計,創造了這車與眾不同的個性。從中亦反映設計者不只注重行走性能,並且充份了解車主們,甚為重視跑車必須能夠引起內心喜悅的特點。 當筆者試坐Chimaera之際,只見滑溜溜的車身,不見有開門把手,因此略為猶豫。「如何開門?」,對這個提問回答過無數次的水津,微笑著伸右手到門側後視鏡。原來鏡下方有按鈕,按鈕可開門。這種車體外觀簡潔,但暗藏「機關」的噱頭設計,是那年代TVR系列常見玩意。

水津使用Chimaera踏入第十二年,實際行走距離略為超過4萬6千公里,每年約行走接近五千公里。原來他只在假期開這部車,所以里程數不多。多數沿三浦半島海岸或箱根山區等地行走享樂。他亦加入TVR車主俱樂部,與同好最遠距離到過單程為八百公里外,鳥取縣的大山遊玩。但是,他並非一開始便享受到駕駛樂趣。 「剛買車時,每次駕駛都感到壓力。因不是液壓動力方向盤,轉向費力,離合器也要用力踏。」Chimaera的方向盤及離合器確實要費勁操作,足以令人肌肉酸痛。「而且好像沒有放左腳的空間,每次換檔手肘會碰到身體,總之短時間內不能習慣。幸好漸漸適應,現時就像穿在身上衣服一樣自如。」 足以反映箇中感受的情境,是水津曾經參加富士國際賽車場舉辦的短期駕訓班。那時,教練亦不能隨心所欲操控方向盤與離合器極笨重的Chimaera。「即使教練亦不能自如控制這部車,但我能夠,實是感到很自豪。」 目前TVR公司進入休止期,只見網頁有一幅新款車繪圖,附註「劃時代新車即將登場」。Chimaera以至TVR系各款車都有個性,車主都「臣服」其下。

水津一面享受後來購入Jaguar XJ-S Convertible所帶來不同樂趣,另一面繼續於假日與Chimaera共樂。 家居各房間掛有壓克力畫裝飾,都是水津親筆寫生作品。個人房間放置組band用的電子琴,各種物品訴說著水津多姿采的休閒生活。由八人組成的樂隊正邁向成立十周年,並且他參與正規的網球學校活動亦達三十年。Chimaera及XJ-S Convertible亦是水津愉快的生活必不可少的「玩具」。 「只要健康,無論什麼年齡,希望繼續工作及駕駛這兩部車。」水津用身體與Chimaera及XJ-S Convertible對話,相信人與車將變得更水乳交融吧!

熱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