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Image
Next Image

info heading

info content


自己零件自己做

Posted 16/05/18

我隨指示乘坐電梯到倉庫二樓,眼前是寬闊的空間。這處曾經是製造世界著名汽車音響的工場,大得足以令員工需要腳踏車在內部行走。

WORDS: 金子 浩久 / PICTURES: 田丸 瑞穗 / TRANSLATION: 齋寫樂

廿年前,諸井 猛(55歳)辭去事務員工作,創立金屬加工公司,業務漸漸壯大起來,以製造及安裝電視、智慧型手機液晶螢幕為主,期間克服很多困難,透過採用鐳射切割鈦金屬技術取得成功。數年前,公司產品獨佔世界市場,目前保持七成佔有率。 如果回想液晶電視尺寸變大的速度更易說明一切。以往只能製造小尺寸螢幕的時代持續了一段時間,之後出現大型液晶螢幕而且實用化的技術,都是出自諸井的傑作。「即使互聯網流行,用小螢幕顯示的話,無助提升業務,所以必須挑戰市場沒有的產品。」諸井的想法,改變了人們使用智能產品的習慣。 對事業有成的諸井,玩車純為興趣,而且隨著業務愈做愈好,汽車數量亦增加。目前收集的名車多至不能一一列舉。只看照片再加想像,相信可以知道厲害的程度,隨意計算超過一百部。

「我擁有的與代客暫時保存的,大概各佔一半。」其中,包括有很喜歡的名車,購買時更接受對方「一次過買一批」的建議。豪買名車的事漸漸傳開,之後與車有關各式各樣車友陸續聚到諸井身邊。 數月前的TopGear雜誌刊登過一篇報道,關於一位日本人成功為參加過賽事的Porsche 962 C組賽車申請牌照,獲得許可在街上行駛。那人正是諸井,自那次之後,他的車庫又多一部962。 在諸井的收藏品中,筆者較留意Toyota 2000GT。近年即使海外,亦對這部堪稱日本古典車界中的皇者評價急升,要入手變得非常困難。如此罕見的2000GT,在這處連修復中也計算在內的話,已超過十部。 隨諸井的帶領進入二樓,即見幾部2000GT停在裡面。既有修復中的,亦有已經完工的。諸井雇用的技師們嚴謹地進行修復工作,這處正是他及其朋友整備汽車的地方。現時,玩車已經超越興趣範圍,還設立公司。換言之,諸井取樂同時經營這項業務。「我的目標是創造一間環境完善,可以讓我感受駕駛樂趣的汽車公司,不是為了賺錢。」 「請看這部2000GT,竟然出現如此差距的錯位,當然不是正常狀態。」諸井有點激動地說。

諸井一面說明這部2000GT是友人寄存修理的,一面指出尾燈與檔板間出現約5cm的空隙,可以隱約看見車廂內部。 「請比較另一部2000GT,這部分很完美。」另一部2000GT確實沒有瑕疵,稍為比較即一目了然,為何會出現如此大的差異?「因為市面有馬虎了事的修車工廠!」無論是技術不足或偷工減料,修理手工如此粗糙,應該不能要求收取修理費吧!? 「有修車技師在不知汽車原本狀態下進行維修,甚至沒有確認汽車狀況下便接受工作。」諸井仍有點忿忿不平。 假如在首都圈,有口碑的技師多,而且資訊容易流通,情況還可以。可是有不少來自首都圈以外地區的車主,在不知好壞下寄放維修,發現時已經太遲。「不慎交給不負責任的技師,因為他們不理修車的程序,所以使很多車主都感到困擾。」由於諸井有口碑,特別在星期六,致電諸井手機徵求意見的電話一個接一個,諸井有時會介紹技師應急,亦視情況送到自己公司維修工廠。 而諸井第一個收藏的汽車系列,就是2000GT。在剛開設金屬加工公司的時期,因工作關係,生產了2000GT用的消音器,這是因為當時2000GT各類零件都難以入手,便應買家要求製造新的代替品。

「先後製造了十多件產品,因此,有機會獲邀參加在鈴鹿賽車場舉行的2000GT車主俱樂部活動,漸漸成為其中一員。」 雖然諸井一直駕駛964型的Porsche 911已能滿足日常代步,當收到通知在活動會場有車主出售2000GT,就立刻買了那部車。當然,買車時他對2000GT已有所認識,但並不是因為對古典車有特別興趣而購買。 「由於製造零件關係,不自覺變得沉迷其中!」 從消音器開始,現時製造2000GT用的各類零件,例如地板、車窗、車門玻璃防水橡皮、密封類零件、離合器、防滑差速器、凸輪軸、緩衝器、引擎支架、所有軸承及油封等,其中甚至有供應Toyota用的產品。 與車有關的大型物件置於工廠,小物件則用多個房間專門收集,即零件都放置在同一範圍各個房間,這種是考慮收益在內的規模。唯想深一層這亦不對,應該是正因不顧利益才可以用這種設計。 諸井願意為2000GT設置獨立工廠,究竟這部車有何魅力? 「做好維修保養的2000GT,有極佳的行走能力。外形線條又好。作為Toyota製造的第一部GT,完成度甚高。」諸井大讚。

我之前亦駕駛過其他車主的2000GT,並沒留下好印象。引擎發不出力量,車體笨重,感覺不到跑車或GT應有的靈敏度,整體只留下模糊的感受。 「看來有很多人有這種感覺,如果你願意稍後試駕,將會改變印象呢。」 「真是感激不盡,務必讓我試駕」我說。 「當年2000GT是參考歐洲跑車設計的,X字型的骨幹底盤設計取自Jaguar E-Type、雙橫臂式懸吊設計取自Lotus Elan、引擎取自Alfa Romeo GT等,影響非常明顯。但是,車身曲面及線條,盡現日本車的纖細感覺,極具日本原創風格,讓人不禁著迷。」 非常贊成,試想像2000GT剛推出的1967年時期,不得不模仿歐洲技術是能夠理解的。可是,風格則可以有很高的原創性,雖然車頭長,車廂短與E-Type相似,然而各部分細節及特徵可以完全不同。相反即使模仿技術規格,但造型不受影響的角度看,甚至讓人感到驚嘆。 「駕駛完全調整好的2000GT,會立刻明白其空氣動力學設計的優秀之處。高速行走時甚為穩定,即使開窗,亦沒有風捲進車廂內!」 當汽車專用的電梯載著2000GT來到地面,「請試駕。」諸井說。

坐進貼身的駕駛座並啟動引擎駛出路面。引擎敏銳地提升速度,與過去駕駛過的2000GT截然不同。不僅引擎,踏板回饋亦相當輕快,會讓人想去山道走走,這正是駕馭跑車箇中樂趣。「因為引擎內進行了減少轉動阻力的工序。」諸井解釋。 凸輪軸及活塞環經WPC處理(註1)及Mori shot(註2)等加工,減低摩擦力。出產2000GT的年代,兩種加工技術都不存在。(譯者註1:以高壓空氣混合微粒子噴在金屬表面,加強硬度及耐磨力;註2:用WPC技術噴固體潤滑劑於金屬表面,減少阻力。) 諸井修復工作的特色,並非只顧回復原廠狀態,這概念不僅用於2000GT,對其他品牌汽車同樣以彈性的方式處理。「加工技術及化學工藝日益進步,為了『激發』跑車應有的能力及乘坐更加舒適,要不斷引用新技術。」 諸井以一般修復服務為基礎推進業務,將製造特定型號汽車,已經預計製造十部Ferrari 308 Group 4規格跑車售賣。他先買一部性能良好的308,然後徹底解體,一面調整一面改裝符合Group 4規格。下訂單的顧客與諸井經常聯絡,所以能夠製造符合個人喜好的跑車。

在這種服務概念下,連筆者都想大膽嘗試改造或製造2000GT,即使假想亦感到有趣。最近,日本市場已有業界提出,用2000GT原型,再造一部「新‧2000GT」。「不可以,要實現有難度。因為很多人對2000GT有非常強烈的先入為主觀感,一定被反對。」 諸井即使對其他型號汽車持有大膽改造的計劃,但對2000GT卻甚為謹慎。可見2000GT已經處於不可侵犯的神聖領域。 近廿年間,雖然2000GT數量變得愈來愈少,與其有關的環境狀況漸漸好轉。「過去,愛車人士之間較少互動,市場有很多狀態不良的個人藏品。即使車主有想尋找的零件,可是主動開口問他人轉讓是禁忌。」諸井說。 大概能想像到,由於2000GT甚為罕見,對車主來說更是不容有失的神級車,漸漸形成「密閉的」保護環境,諸井正是打開缺口的人。「我覺得同好互相交流有更多樂趣。」諸井正實踐這句話,如有未能入手的零件,他滿足同好的需要率先製造,過程亦生產很多能夠帶來利潤的成品。 「我亦樂在其中呢!哈哈……」諸井微笑及友善地多次重覆這句話。 他現時生產2000GT零件,部分甚至賣給Toyota。如諸井一般心懷熱情,受同伴景仰,改變同好之間交流氣氛,而且擁有製造及加工零件的技術與設備,更可以不求人,自行率先補充汽車不足之處。我相信沒有適合人物,可以如諸井一樣「守護」2000GT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