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Image
Next Image

info heading

info content


俄羅斯鐵金剛

Posted 30/05/18

這一輛雖非龐德座駕,卻比007座駕更加異乎尋常。跟Avtoros Shaman說聲Привет吧

Words: Stephen Dobie   Pictures: Justin Leighton   Translation: Tony

「在俄羅斯,沒有道路,只有方向。」有傳率領法軍攻打世上第一大國的拿破崙曾經如是說。這番相當有見地的言論,有助解釋大家眼前所見的八輪驅動猛獸Avtoros Shaman。

兩個世紀前的名言,為何與SUV市場瘋狂擴張的現況扯上關係?都是因為俄羅斯雖幅員遼闊,能走的道路其實非常不足,老百姓只好想出千奇百怪的方法橫越遼闊大地,有些創意更堪稱匠心獨運,譬如為Lada Niva裝上坦克車履帶。

按俄羅斯西里爾語字母寫作шаман的Shaman卻提出一個截然不同的主張。這款耗費十個春秋煉成的ATV全地形汽車(all-terrain vehicle),可以說是後蘇維埃年輕新一代積極打造自豪國貨、講究國產組件和物料所衍生的產物。

不過喜歡啃數據的朋友或會感到失望,因為它的動力數值跟大部分上門推銷的座駕一樣令人意興闌珊,3.0L渦輪增壓柴油引擎移植自Iveco客貨車(雖然很遺憾,無奈國產引擎未能勝任,所以這部分唯有求助於國外),最大馬力只有176hp。驚訝嗎?標價才嚇人咧,儘管Shaman賣多少錢與絕大部分車迷並無多少切身關係。

900萬盧布,似乎跟邪惡博士形象十分相稱,按文章完成時的匯率計算,金額大約相當於510萬台幣。這輛Shaman的買主不吝添置配件,總價大概550萬台幣左右,其實用來買這4.8公噸物料似乎已經物超所值,何況它還有八輪驅動及轉向功能。在俄羅斯頗受歡迎的G63 AMG,還要比它貴呢,車輪數目卻只有 Shaman一半……

賓士的V8動力老古董目前備受莫斯科潮人愛戴,Shaman則面對著截然不同的觀眾。開著它操進場大挫G63和BMW X6的氣焰,想必十分有趣,不過擺脫繁囂鬧市直搗野外尋幽探秘,理應更加痛快。

Avtoros常務董事Vladimir Volkhonsky告訴TG,Shaman適合所有從事狩獵、急救以至採礦的人,甚至將它比作直昇機的代替方案,通行無阻。為此,買家選配裝備幾乎可以隨心所欲,比較奇特的配件有臥床、仿小巴座椅佈局和推進器。他們迄今生產的15部Shaman,絕大部分雖以公司名義購入,但是看買方的雀躍反應,不難想像他們購買Shaman其實是為了滿足某些不大成熟的童心。

因為人生中無論經歴過什麼風風雨雨,面對著這樣的汽車時實在很難不心動。攝影師Justin Leighton已不知有多少次跟隨TG飛往世界各地拍攝各式各樣的汽車,已經身經百戰,這刻卻跟我一樣笑成腰果眼,只懂得指著Shaman設計驚嘆連連。防刮車漆和外置式油缸(看見後輪拱上面的黑色橫幅嗎)也許是形態臣服於功能的最佳示範,我心神不禁蕩漾。

鑽進車廂,居然看到一張中置駕駛席,不由得馬上想起McLaren F1超跑,但興奮心情旋即因為座椅類似八零年代Fiesta的用品而一筆勾銷,簡陋程度讓我了解定價何以可壓低到510萬上下。

引擎以扭匙方式起動,方向盤、儀錶和六前速手排系統十分傳統,簡單得可以。這樣反而讓我鬆了一口氣,因為翻譯人員腔調超重的英語每每要讓我花上四十秒鐘才能理解Vladimir的現場駕駛訓練課。

你若跟我一樣,因為Shaman非自排變速而感到意外,Vladimir會樂意列舉自排變速所牽涉的技術難題,並指出手排變速才是「專業水準的標記」,與跑車的情況如出一轍。排檔桿有點難於進檔,齒比短得讓人傻眼,極速只有80km/h。但以這等龐然大物來說,加速至80km/h的反應卻相當快捷俐落。

方向盤左邊的控制板則要略花時間適應。板上有一大堆按鈕用於逐一解開或鎖上四根車軸,以便Shaman在異常陡峭的斜坡上行走;另一堆按鈕則用於使喚那個Vladimir最引以為傲的自家開發成果-四輪轉向系統。

這個系統有兩種工作模式,一是能讓後面四個車輪以逆前輪的方向扭動,從而提升轉向靈活度;另一模式則容許後輪與前輪同步轉向,使出神乎其技的螃蟹步法。據我推敲,這個蟹步系統最少有兩大功用:一)把我的攝影師逗樂;二)助跑距離充足的話,能做出世上最流暢的路邊停車。

雞同鴨講的駕駛訓練課一結束,也是時候找一片場地好好檢視Shaman的能力。由於生產它的工廠距離莫斯科只有兩小時車程,我們的起步點仍然落在俄羅斯長長柏油公路的範圍內,必須多走一程才能找到更富挑戰性的場地。

Shaman看來也適合在馬路上行走(Vladimir告訴我這是開發前提之一),但我敢說他遲早會承認公路性能絕非此車的首要強項。軟似鬆糕的越野輪胎,加上車廂隔音聊勝於無,所產生的強烈噪音與40km/h時速簡直不成正比,足以完全掩蓋Vladimir就此提出的諸般解釋或藉口。

開在路上,當地人紛紛露出驚訝神情,旁車司機剛開始呆若木雞,然後不顧危險掏出手機拍照,感覺煞是有趣,卻也讓我進一步肯定Shaman在杳無人煙的地方只可能更加如魚得水。

Vladimir也指出這輛車好應該待在荒野,因為那套低氣壓式輪胎大大降低了Shamam在壯闊大自然留下破壞性胎痕的機會。

這場熱鬧並沒有維持太久,眼前已出現一片沼澤,Vladimir突然眼前一亮,誇張地提升音調叫我放膽直搗龍潭。見Justin在對面岸舉起相機擺好架式,我決定盡可能激起滔天水花,換成是你大概也會這樣做吧?

我以兔躍方式一鼓作氣衝進那片骯髒得要命的沼澤,把棕色積水濺成又高又闊的浪頭,然後搖搖晃晃開抵對岸,毫不費力開上岸。從側門爬下車一看,發現兩件重要的事:一)沒事不要翻攪一池死水,味道實在太噁心了;二)Shaman的尾流居然把魚兒捲到岸上。內疚使然,我匆匆把牠們丟回水中,於是斷定自己的獵人殺氣老大不如這輛Shaman的主人。

但我很快便克服了池魚之災的心理陰影。用一輛仿裝甲運兵車在崎嶇地形馳騁,完全是件能醫百病的樂事。但你以為我會用Defender或G-Wagen作為對照,以說明Shaman妙趣橫生的駕駛風味嗎?那就大錯特錯了。它讓我想起的第一個對手,其實是看來風馬牛不相干的Caterham。

一旦使用八輪轉向功能,它的靈活程度簡直超凡入聖,大大有助穿越迂迴曲折的樹林小徑。不過轉身餘地略多的話(比如沒有硬得要命的樹木擋路),那種誘使你猛撲彎角繼而橫掃千軍直搗彎口直路的衝動,與曲折賽道上的Caterham Seven實在不無相似之處,分別僅在於Shaman速度慢了一大截,而且駕駛位置居高臨下……

嫌不夠盡興嗎?你還可以把四輪轉向系統設定至最靈活的模式,以三檔加方向盤轉到底催油門,能做出人類歷史中最不尋常的donut原地轉圈。除此之外,它其實還有幾手精彩花招,儘管在下有責任提醒那些需要載運遇難探險者或貴金屬的司機最好維持比較平靜的駕駛心態。

截至此刻為止,Shaman只是小試牛刀,根本沒有必要祭出它的絕活。為了好好炫耀一番,Vladimir帶著我來到一條河,準確地說是伏爾加河,歐洲最長的河流。

Vladimir看中的一段河流水勢並非太凶,卻也相當湍急,而且河床非常深。當我把車開到河邊,正值日落最美麗的黃金一小時,河上波光和漁夫盡皆染上一片醉人金光,不過本來與世無爭的漁夫這時已因為一輛碩大且來意不善的汽車而擾攘不安。「我們打算從這裏過河。」翻譯Dmitri說時表情木然,彷彿只是純粹傳達事不關己的內容。他們曾經跟我保證這個重量幾有五噸的大塊頭能夠浮在水中,但我此刻只能想及一旦失手,豈不在一群魚夫面前丟臉。

這時Dmitri又轉述了兩句更加沒感情的話,分別是「我們從沒試過在這一段河岸涉水」,以及「你會游泳嗎」,兩者加起來難免叫人格外忐忑不安。嗯,Vladimir既然自告奮勇操刀,我也樂得恭敬不如從命。所以一行人就在Avtoros常務董事掌舵下步步為營逼近河邊,看著大老闆親手把他公司的出品的產品瞄準河床一頭鑽進水裏。

一待車尾高高翹起,那個本來有點搖搖欲墜的推進器便掛接到車尾上,讓司機透過Shaman的控制介面直接控制,看起來活像一個礙於成本唯有事後添加的裝置。我們得繼續滑進水裡,直到車輪最終沾不著地的緊張一刻,重量相當於兩部Discovery的物體就得靠自己維持浮力。

既然沒有上社會新聞,大家想必已經猜到這次渡河相當成功,儘管其間只能透過側窗找一些東西作為參考點(我找了一位表情超不爽的漁夫),根據參考點從右方移往左邊的幅度推斷Shaman正在推進。

經過十分鐘大家默默無語後,我們終於登上彼岸。和馬般的Shaman渡河身手雖不像應付山丘、沼澤或樹林時狂放,卻最少證明它能水上漂,並非浪得虛名。

這是終極探險汽車嗎?Vladimir的鴻圖大計,我覺得這個江湖地位不可能維持多久,因為他們的下一步計劃包含了Shaman的pickup版本,以及一輛Avtoros四輪摩托車,前者貨斗之大足以放進一頭野牛,所以肯定容得下同門的四輪摩托車。事實證明,俄羅斯果然用不著四通八達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