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Image
Next Image

info heading

info content


日本第一紳士

Posted 06/06/18

日本第一部Range Rover之追尋根源記。

WORDS: 金子 浩久 / PICTURES: 田丸 瑞穗 / TRANSLATION: 齋寫樂

十五年前初見這部Range Rover的時候,它已經是具紳士氣派的經典車。筆者估計時至今日,十之八九已經能繼續行走,應該早已光榮退役而不存在。 即使如此,仍然想聯絡車主,因為它是全日本第一輛登記掛牌的Range Rover,亦是這品牌在日本市場歷史的一部分。 從箱根穿越御殿場街區,沿國道向山中湖方向,有座名為大乘寺的大寺院。這是建於1469年淨土宗的古廟,住持神谷高義(67歲)正是擁有日本第一部進口登記Range Rover的車主。進入神社範圍內,可見數名年輕的僧人在角落打掃。筆者一邊自我介紹,一邊感謝該寺院當年對我的招待。 「不用客氣,是這輛車嗎?」那位僧人走到旁邊的建築物,按下牆上開關。車庫的閘門打開,那輛紳士車Range Rover仍然健在。

「仍然能夠繼續行走!」筆者內心不禁有點激動。曾經擔心即使仍然保留,唯經過歲月洗禮應該變得面目全非,但這只是無謂的憂心,那輛車看來甚至比之前更閃亮。「濕氣是古典車的大敵,數年前建車庫時,特別加裝除濕機24小時除濕。」回想當年,確實只停泊在屋簷下。停在Range Rover旁邊是賓士E-Class旅行車及Harley-Davidson Softail,側邊屋簷下亦停了部閃亮的Suzuki Jimny及Honda Accord旅行車。 「父親亦在寺院,我叫他來吧。」他是住持的兒子。父親高義從寺院的建築物從容前來說﹕「好久不見了,這輛Range Rover如你所見,由兒子接手保養啊!因為我愛車,所以經常保持清潔亮麗。」 兒子成順(28歲)大學畢業後曾到其他寺院修行,然後回到出生的大乘寺。他亦愛騎乘摩托車,那台哈利是他的。

「當年與金子先生有一面之緣的芹沢,去年93歲駕鶴仙遊了。」他說的芹沢完一,是這輛Range Rover最初的車主,1994年芹沢才將它轉讓給高義。芹沢是大乘寺的其中一位檀家(註1),很久前他與神谷家已有交往。他創立製藥公司,於全國各地出差做生意,又喜愛打獵,每年12月至2月15日習慣到兵庫縣、鹿兒島等地打野鹿、野豬,1960年代已駕駛過兩部Land Rover。從靜岡到兵庫約400km,至於前往鹿兒島等地則約1,500km,當年高速公路只完成了部分路段,交通較為耗時,因此前往鹿兒島要三人輪流駕駛,往靜岡更要廿四小時行車。 「雖然市區的道路已鋪設好,但市郊地區並未完善。一直使用的Nissan Cedric應付不了下雨後濕滑的國道。」對於要巡視全國門市,又要在深山追捕獵物的芹沢,刻苦耐勞的Land Rover以外,著實沒有其他選擇。可是強人亦有弱點,就是在普通路面欠缺速度。

「曾經在名神高速公路遠行時遇過引擎過熱。代理商CORNES的技師雖然建議過不要長時間連續以90km/h行車,事實是就算把油門板踩到底,極速亦不能達到90km/h,哈哈。」 因此1971年推出的Range Rover,對芹沢是天大喜訊。發佈內容更突出「應付崎嶇山路的能力甚至高過Land Rover,公路巡航速度更達150km/h!」 「假如使用這車打獵,可以趕在肉質腐爛前以新鮮狀態回到家。」芹沢如此幻想。 當年Range Rover配備V8引擎,最高輸出卻僅有130匹馬力,以今時今日的標準看來,「沒力」的程度令人難以置信。可是Land Rover的最高輸出更加不濟,而且親身領教過行走公路的「非凡」表現,即使Range Rover能力尚未理想,仍然抱有很高期待。於是芹沢立刻到當時Land Rover的日本進口總代理CORNES查詢,得到的回覆是:並沒有引進Range Rover的預定時程。 他沒有放棄,嘗試向當時進口Alfa Romeo等外國車的伊藤忠汽車查詢,答案是﹕新車比較難,二手車則機會較大。結果芹沢買到一輛掛牌僅四個月、像新車一樣的二手車。

「第一手車主應該有養了黃金獵犬,車內留有金色的毛髮呢!」 這車登記進口時,陸運局(註2)並沒有留下記錄,證明這是日本第一部進口的Range Rover。神谷至今保留該車一切資料,例如第一任居於倫敦的車主之姓名、地址、登記文件、保養記錄等。高義說:「我向芹沢特別預先提一句『如果不要Range Rover時,請轉讓給我。』」 這句話不久果然成真。轉讓的契機是有一天芹沢在高速公路因引擎故障拋錨,同車的公司要員只能轉乘其他車輛前往目的地。雖然芹沢付出許多錢及心思在這輛Range Rover上,可是二話不說就換成第二代Range Rover Vanden Plas(註3)。 自此Range Rover成為神谷家的first car。年幼的成順與兩弟妹及父母常坐這輛車前往滑雪、釣魚、露營,還有騎馬及打高爾夫球都出動Range Rover。「甚至曾經為了協助山野造林,帶電鋸開車到深山伐木墾地。」高義說。 雖說Range Rover構造簡單,故障不多,但是剛購入期間仍是更換了已磨損的引擎齒輪等,亦曾經發生前往釣魚途中引擎出現故障,要到附近民居進行緊急維修。 即使有「前科」,筆者仍想試乘這部紳士車。

我獲得安排坐在助手席,隨車離開寺院前往富士山,途中要經過幾條鋪設好的上山道路。車廂設計簡潔,高義操控長排檔桿或前或後,以手動方式不斷加速。或許車輪採用行程長的懸吊關係,乘坐感覺很柔軟舒適。 「你看,即使這樣煞車,不是也沒有俯衝的感覺嗎?」高義一邊停紅燈,一邊說。確實不像普通車減速時產生向前慣性的俯衝,而是與路面持續保持平行而慢下來。「第一次駕駛時不禁想『莫非設計這款車的人同時愛騎馬?』」馬匹停步時是不會俯衝的,在徐徐減速下,最後前足順勢前推而保持馬體平行。原來如此!Range Rover用了類似原理。「車架裝有自動水平儀,所以有這效果。」成順勤於保養這輛車,精通其機械結構。 登上富士山周邊的中段後駛入樹林,停在一片翠綠而夾雜耀目陽光的樹林中,Range Rover車身顏色與大自然調和,被稱為Sahara Dust的淡米色,眼前景像如畫一樣讓時空凝結。打開四片門及尾門,讓我重新欣賞各個細節,與近年的高級SUV完全不同風格,設計非常簡樸。

「前擋泥板並非焊接,用鉚釘與車體連接固定,這是考慮到戶外緊急維修需要,真是設想周到呢!」尾車窗與尾門上下能夠各自開關,而且車窗特大,加上接近全平的車身鈑件,創造了良好的視野,前保桿也易於預估與前面的距離。即使這系列車款其後漸漸「進化」,但仍然保留很多初代優點,是汽車設計師規劃新車時的優秀「教材」。 此車雖說45年前製造,然而其越野四驅車的本領,以及行走公路的優秀表現,充份突顯全能的特性。別忘記它比「SUV」這個名詞來得更早。高義及成順並排坐在打開的尾門,二人自然地流露笑容。「45年前英國已能夠製造如此優秀的汽車!日本運輸機動化充其量只有50年,可想而知這有多厲害。」英國製造汽車的歷史感動了高義,但成順能否對他出生前的汽車有同樣感受呢? 「我從沒輕視這輛車,反而為它經歷接近半世紀仍能走動而驚訝。不是純粹視為代步工具,而是以享受駕駛為目的。操作過程令我獲得很大樂趣,我甚為尊敬它!」最近家庭成員各自買了其他汽車,Range Rover減少出動,去年只行走200km。 「即使如此仍是值得保留,久久啟動一下引擎,聽V8的引擎聲是種享受。」Range Rover彷彿成為神谷家的成員,正因是「家人」,筆者應該無需憂慮今後他們是否會繼續相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