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Image
Next Image

info heading

info content


Zenvo | 別緊張!

Posted 01/10/18

圖中所見其實十分正常,車輛本身也百分百正常,出現這種場面只因為它練得一身活力非凡的主動擾流功夫。


Words: Ollie Marriage   Photography: Rowan Horncastle & John Wycherley   Photography: Tony

無線電傳來一陣驚呼:「Zenvo的尾翼快要飛脫了,真的快要飛脫了,快出示旗號召他回來。」

維修道上少數知道實情的人聞言之後頓時捧腹大笑。與此同時,場上某處想必有一位賽道糾察好生困惑,因為Zenvo衝出他駐守的彎角時,那支看似搖搖欲墜的尾翼居然奇蹟一般恢復原狀……。這部全名Zenvo TSR-S的跑車習得一套我輩從未見識過的奇技。喔,我等當然聽聞過主動擾流,也見過跑車搖動襟翼和升起airbrake,卻從沒見過這麼大開大合的套路。這手功夫顯然令Goodwood一眾賽道糾察如墮進五里霧中,Zenvo名之曰Zentripetal尾翼(德文,意指「向心」)。

一邊開啟Zenvo的尾翼傾斜功能,一邊讓攝影師在翼上表演平衡功夫。

作為丹麥唯一一家汽車公司,Zenvo自2007年開始從事汽車生產。他們面對著小規模終級超跑生產商無不面對的挑戰——市場確實存在,一擲千金購買這類汽車的顧客也大有人在,但他們為甚麼得光顧你呢?Pagani有藝術性作賣點,Hennessey、Bugatti和Koenigsegg標榜極速爭霸戰,Rimac靠電氣動力突圍而出,這天出現在我們眼前的則是最瘋狂的「氣宗」怪傑。

在賽道衝鋒期間,Zenvo一直在我的外圍視野搔首弄肢,儘管自己聚精會神留意著前方,還是免不了在照後鏡上看見尾翼用突兀的機器人舞姿搖來搖去,彷彿後甲板有一隻變形金剛大跳街舞。

我感受得到它帶來甚麼分別嗎?這個很難說,因為空氣動力學的研究對象本來就是一些左右汽車動態的無形力量,唯有在作用一刻方能領會。但我最少察覺到車尾比車頭踏實(想到1,177hp全賴後輪施放,任何人都想車尾踏實一點),車頭的下盤功夫相比之下卻偏軟,轉向有點鬆鬆彈彈,所以予人一種前後兩端不大平衡的感覺。不礙事吶,因為這部車下個星期便會去Nardo賽車場接受車架大師Loris Bicocchi親身點化。

無論如何,現在的我已經迷上了這套氣功,可以鼓起更大勇氣進一步發揮雙機械增壓5.8公升V8的威力。不出所料,它在Lavant Straight的衝鋒氣勢恰如其分,加速火爆扣人心弦,令人不適的本領完全符合這類怪力汽車的應有形象。話猶未了,場上居然出現了黑旗。怎麼搞的?雖說語氣非常詼諧,我們不是對他們說明了尾翼為甚麼搖搖欲墜嗎?這一次又搞甚麼東東啊?原來是噪音誤事。事實證明Zenvo單單跑上一圈便耗盡Goodwood半個小時的噪音配額……

曾經擔當賽車機械師的工程師Troels Vollertsen,是Zenvo的幕後主腦。「TSR賽道版本來使用固定式尾翼,但我一直覺得可以透過改變下壓力令載荷驟減的彎內車輪變得更踏實。這樣不但可以增強下壓力,還可以造出類似防傾桿的效果。所以我們用標準尾翼進行模擬實驗,測試不同應用角度的效果,結果發現功效原來非常大。」大家記得藍寶堅尼活用了吐納功夫的ALA尾翼嗎?Zenvo在概念上其實如出一轍,只是手法張揚得多。

Vollertsen本身的作風並不張揚,卻顯然十分慣於探求耳目一新的解決方案。我們總是聽到汽車公司自誇開發引擎是多麼艱難的事,Zenvo的5.8公升雙機械增壓V8卻是Vollertsen一手炮製的結晶:「所有人都十分害怕自行製作引擎,但所有人還是努力鑽研引擎。他們精通引擎,會修改盤頂,製作新型進氣歧管和凸輪軸。我是動力系統專家,並不覺得引擎那麼難搞,處理變速箱的功夫反而多一倍,至於車廂……真的很難耶。」

難,卻無阻他左右開弓解決這兩道難題。由於受夠了碳纖維供應商一次又一次令其失望而回,Zenvo現已自行處理所有涉及碳纖維的工作。對,所有的意思是從車身、車廂到所有碳纖維配件。他們使用的序列式變速箱雖說只有單一離合器,外殻卻是CIMA出品,內部機件更按Zenvo的技術規格全部更新。「換了螺旋齒,所以不會吵雜,不過嚙合沿用直齒而非同步嚙合。同步dog box非常好啊,但電子控制系統必須設計得當,因為你絕不想在駕駛期間聽到齒輪碰撞聲。為此相鄰齒比之間的軸速差距必須控制在10至20rpm之內,否則齒輪便無法嚙合。所以我們製作了一套全新液壓換檔系統,光是這個項目便花了四年時間。」

除此之外還有好些創新設計。以IQ引擎動力設定為例,便可以跟穩定控制系統相輔相成,在當前情況所容許的範圍內盡可能提高動力輸出,一旦察覺車輪打滑則會略為降低最大動力輸出,一待抓著力回復又會略為調高動力輸出。

話題回到尾翼上。這套系統由Zenvo和丹麥公司Aerotak共同開發,後者也曾參參與Koenigsegg One:1的擾流設計工作。由於氣動力以垂直角度作用於翼面,尾翼在拐右彎時要是向左傾斜(乍看好像受不住重力快要飛脫),氣流在重新誘導之下便會向尾翼支架施壓,令彎內那邊車身承受額外壓力。這根尾翼可以根據車速、G力和加減速率無段調節仰角,但傾斜幅度僅限於15度之內,系統只要測得橫向載荷達到0.5G便會爽快俐落用液壓機關擺動尾翼。

弊處?Zenvo的數據顯示尾翼就算降至水平狀態,下壓力也只是從最大攻角所產生的270kg下降百分之三,換個說法就是少於10kg,阻力之大可想而知。由於這次賽道測試時間匆匆,我不宜斷言這支尾翼的功效有多神奇,但最少可以肯定B級公路不難觸動它的神經,而且我自問雖已努力保持理性客觀,可心裡最渴望的其實是車尾有一個攝影鏡頭把尾翼動作即時傳送到錶板螢幕上。

儘管六邊形主題或會令人聯想到藍寶堅尼,這個車廂的特色風味仍然值得一讚,手工也很好,而且大多由Zenvo自行組裝。對一家小規模公司來說,車門密封功夫能夠做得這樣不起風噪,實在值得佩服。

此刻Zenvo的表現非常積極。雖說車頭反應在賽道上略嫌柔弱,移師至一般公路卻變得義不容情,對路面傾角相當敏感,儘管出奇狹窄的245mm前輪胎傳達的轉向感十分美妙,不過這個同樣只是微整上的小瑕疵。我不太相信這個車廂日後會變成Pagani那般堂皇華麗,但是開起來確有一種煞有其事的隆重感,防火牆另一邊的引擎不時發出充滿殺意的怒吼。換檔功夫的確需要熟習掌握,譬如從D檔進入R檔得花點時間等待軸速吻合。不過一旦起步走,車手就可以用油門和駕駛模式自在變招,施展渾身解數時甚至會覺得這副變速箱的瞬間反應比雙離合貨色更有意思,變招速度卻不遑多讓。

這部跑車比我預期中更加思慮慎密,既有獨到創意,又善用了賽車理念,只是猶須最後一步琢磨再添一點便於使用的特性。Zenvo迄今完成的汽車少於25部,正如Troels所稱,「我們的顧客意不在買車,而是志在投資這家公司」,一家因緣際會覓得獨特賣點的

公司。喔,還有一點不可不提,車廂原來有一個靜態示範模式,以便閣下停車後搖擺尾翼跟好朋友炫耀一番,或者向賽道糾察證明你的戰車並非正在解體。

彷彿後甲板有一隻變形金剛大跳街舞。

Specs

ZENVO TSR-S

售價:未定

引擎:5.8公升V8,雙機械增壓,1,177hp,120.3kgm

傳動:7速序列式,後驅

性能表現:0-100km/h 2.8秒,325km/h

淨重:1,495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