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Image
Next Image

info heading

info content


Infiniti QX50 & QX80 | 戈壁尋龍記

Posted 31/10/18

在一望無際的戈壁跑幾百公里路,報酬是把八千萬年前的恐龍骨頭放上手心。

Words: Yiu Tsz Ho/ Pictures: Manufacturer

路?多走幾次就出現囉。

其實……放上手沒甚麼,我還舔過恐龍骨頭。

沒騙你,這是一個簡單的鑑定方法,身邊的古生物學專家Badmaa Zorigt說如果真的是骨頭化石,上面的某種物質會輕輕黏住你舌頭,好似吃雪糕那樣,至於怎樣確定那是恐龍骨頭而非其他的呢,只好相信這位來自The Institute of Paleontology and Geology of Mongolian Academy of Sciences(IPG)的專家。

未出發前每部QX都光鮮亮麗,待會兒就知道。

何以我會流落於一片死寂、電話顯示沒有訊號的荒漠之中尋找白堊紀時代的恐龍遺骸呢?唔……故事稍微有點複雜,起點大概是一百年前。美國探險家Roy Chapman Andrews在20年代初曾遠征蒙古,旅程中最大的收獲是發現了考古史上第一粒恐龍蛋化石,意味恐龍和鼠、牛、虎、兔等等都不同,非哺乳類動物,反而更接近爬蟲類和麻雀。雖然我對於古生物學一無所知,聽起來還是會覺得很起勁,百年前就敢走入這種鳥不生蛋的異域探險,還找到恐龍蛋和骸骨,根本是現實版法櫃奇兵(其實有傳聞Indiana Jones是參考他而成的角色,雖然George Lucas沒有開口承認……),令人更加想知究竟當時如何進行探險,徒步?騎馬?騎駱駝?原來通通答錯,據知Roy Chapman Andrews的團隊是第一支使用汽車到蒙古探險的先鋒,本來打算用Ford的Model T,但後來因為某些原因改為使用了Dodge。時光飛逝,一百年後的今年,集合一班現代Indiana Jones的Explorers Club香港支部會同蒙古的古生物學家決定重溫這趟旅程,再次深入戈壁找恐龍化石。重點來了,終於要說到和我有關的部分,還記得我講成百年前Roy Chapman Andrews是用汽車走戈壁嗎?今時今日無理由退化回駱駝隊伍吧?總得找一批車去跑根本沒有馬路的荒漠,否則未找到恐龍骨自己已變成骨。又探險又off-road,你一定以為是用那些英國車吧?錯了,也不怪你,因為很難估到隨團車隊是Infiniti,還要是幾部理應作為都市SUV的QX系列。

巴士總站有點擁擠。

別以為這次是舊日的足跡開心自駕之旅,Explorer Club HK的成員和其他專家全都有正經任務在身,是相當有學術性的考古項目。例如,它們首次在戈壁使用無人機及GPS技術,配合多光譜相機及熱像儀去尋找新的挖掘點,又素描又3D又對照衛星圖之類,實際技術太深奧我聽了幾次都不太明白,總之多虧幾位無人機專家的協助,這趟勘察了幾百公里從未有人踏足過的地方,換來相當豐富的收獲。20日的旅程、35人的團隊,最後找到了250個疑似有化石的地點,也收集到過百件有研究價值的古生物骨頭,當中包括三種潛在的新品種恐龍,以及非常珍貴的獸腳亞目(Theropod)恐龍蛋。令Badmaa Zorigt最為興奮的大概是找到Tarbosaurus的大型脊骨、盤骨、頭顱碎片和尾巴骨,而我當然不知道Tarbosaurus是誰,Badmaa形容道:「唔……你知道T.Rex吧?這是它的蒙古表親。」我完全明白了,T.Rex嘛,專咬正妹那隻囉,原來蒙古也有親戚,又學到東西了。其實還學到很多很多東西,他們把重要的都運回位於首都烏蘭巴托的IPG研究所,看來足夠Badmaa忙好一陣子。

別以為幾部無人機飛來飛去再挖一下就找到,當然未至於那麼簡單。需知道戈壁是超級荒漠,一望無際無遮無掩,考察點之間動輒都要跑百幾公里,克服地形是問題,補給又是一大難題,天氣更是可怕的敵人。團隊遇過甚麼恐怖事?沙暴似乎不能避免,考古旅程後段吹走了兩個營之餘,更打爆了三部車的玻璃。爆胎維修這些少不了,另外也要忍耐高溫,最熱可以到55度,都市人對這種溫度應該毫無概念。大自然的破壞力不止於天氣,還有動物,聽說有位團員被沙漠蠍子咬到,要當場放血緊急治療再送到一個鐘頭車程外的醫院做手術。好在,我並非那35人的其中之一,Badmaa只是在考古完成後帶我們回去幾個已確認有恐龍骨的地點,我在戈壁也不過是睡了兩晚蒙古包。

一望無際無遮無掩,考察點之間動輒都要跑幾百公里,克服地形是問題。

跟之前的專家們相比,我的行程相對輕鬆,可說是坐享其成,一早直接就開車去已知的地點。要說戈壁是極艱鉅的off-road地點嗎?也算不上,起碼我跑的路未至於極惡,因為那裡相對平坦,不會遇到太多要慢速攀爬的路段。只不過,路面變化卻很大。草原並未難倒我第一天開的QX60,另外幾部QX50及QX80都沒甚麼狀況,唯獨是路上會經常出現一堆堆大約半米高的植物,聽當地人說這些怪草非常硬,我們開到80km/h左右時一定要轉動方向盤迴避,否則輾到的話很容易爆胎。進入怪草陣,我自覺都轉得不錯,雖然因抓著力不高方向盤經常輕飄飄,但總算無驚無險逢草過草。問題是這種路面夾雜住好多沙石,就算和前車保持七、八部車距離,還是會被它刮起的沙塵擋了九成能見度,往往要到最後一刻才看得到那些硬植物,好些都要勉強跨過,大概是這個原因,其中一部QX60便中了招,碰到後保桿移了位,最後大家合力把它硬拍回原位、拆了擋泥板又繼續上路,哈,off-road嘛,小小皮外傷怕甚麼。其實當時我好羨慕開QX80的朋友,離地距高根本不怕車底中招,看似開得很輕鬆。反之又慶幸我不是坐在QX50裏面,因為它比QX60更低,嘻。草原算是level 1,後來走的碎石路便是level 2,碎得來大塊,大塊得來尖,真的要好小心,就算這批車已換上越野胎,還是不可疏忽,帶頭開路的pickup便在途中爆了胎。路況變完又變,最老神在在的還是QX80,雖然它沒有專用的off-road模式,但一個auto mode已處理得來,至於理應最斯文、最都市人的QX50,在某些大坑當然顯得艱難一些、狼狽一點,不過最後還是可以跑完一整天兩百多公里野路,算是有所交代了。若論最強大的off-roader,絕不會是這幾部QX,但夠膽放它們在戈壁當工作車,只能說這趟Infiniti勇氣可嘉。

當地的公共交通工具不接受悠遊卡。
面前設置了天然slalom供隨意轉向。

恐龍骨呢?有,一開始不就說找到了嗎。Badmaa帶我們去的地方,怎會空手而回,人家可是做了20天功課嘛。在一個叫Oosh的地區,一下車走路不到兩分鐘,大家已像尋找掉了的隱形眼鏡般蹲在地面,原來眼尖團友看到一截恐龍脊骨,本來冷靜沉著的Badmaa居然像中頭獎一樣,一邊忍住笑一邊拍心口說鬆土下肯定有其他部分,很可能是一副接近完整的駭骨,可惜礙於這回工具和人手都不足,未能即時進行挖掘,他說遲些一定要回來,果然是恐龍專家兼狂熱份子。真這麼容易可以看到?是的,在這一帶走來走去,只要細心打量地面,好多白白黃黃的都是恐龍骨化石,不過經多年風化大部分都已成碎片,多數細至一、兩厘米,也有些可達半隻手掌那麼大,但不多。這個已知區域的化石大概是八千萬年前的生物,即白堊紀的遺物,多虧早前的艱辛勘察,我才有機會這麼容易看到真正的恐龍化石。以前覺得恐龍不過是圖畫書或大銀幕裡面的角色,這趟來到戈壁,親身拎上手放入口,才感受到這星球的久遠。與在浩瀚景色中發覺世界之大人類之渺小那種老土卻真實的體會相比,這種感覺又是另一回事,是另一個dimension,相當奇妙。

這趟來到戈壁,親身拎上手放入口,才感受到這星球的久遠。

後記: 由戈壁回到烏蘭巴托,好像是從火星回歸地球,附近終於有人有路有車,興趣使然總會到處看看這裡時興甚麼車款。其實這城市不算落後,車款不似古巴那麼old school,時不時都會見到好多全新歐日汽車,不過多數都是加大碼SUV,LX和Land Cruiser不少,也有些Range Rover。聽當地導遊講,蒙古的交通條例和美國一樣,即是開左駕車,汽車靠右駛。但很奇怪,我在街上見到起碼有一半是右駕車,原來當地很流行從日本和香港引入二手車,法例也容許這些車在路上出現,所以在烏蘭巴托好多車都是熟面孔,Alphard、Wish、Jazz……滿街都是,最誇張是Prius,應該是當地為數最多的車款,坐在路邊一分鐘一定見到四、五部經過。另一樣開眼界的,是當地人的駕駛方式,有點似越南或中國某些地區,一字記之曰:走!小路紅燈無人無車照走,逆向無車照走,雙白線要調頭U-turn繼續走,而且要高速調頭,強啊。導遊說政府還是有清楚的交通規則,但人們就是不喜歡遵守,哈,好在我不用在烏蘭巴托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