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on Martin Vanquish Zagatos
Z之風雲再起

Posted 23/08/19

在Zagato炮製的四個Vanquish型號中只取一瓢,未免強人所難,幸好我們拿滿四套鑰匙……

Words: Jason Barlow,Photography: Lee Brimble,Translation: Tony。


Aston Martin呼之曰美女與瘋狂(Beauty and madness)。這番並列形容的確比原句絕妙,卻非此間唯一絕之又絕的應景元素。君不見Aston Zagato家族最新的四名成員徐徐進場一刻,我們頭上的天空頓時變得更加黯然無光,天穹彷彿向四野猛然擴張,兩座巨大核電站的身影更令氣氛格外肅殺。這裏是鄧傑內斯(Dungeness),一個凸出於肯特郡海岸的岬角,一片景色蒼涼的礫石荒漠,卻受到當地居民全力捍衛,備受那些眼界超出傳統美的人士所愛。

這番話也適用於Zagato。作為義大利車身製造業的玄門正宗,這家公司今年就要迎來百周年大日子。Ugo Zagato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曾經參與開發Savoia-Pomilio雙翼飛機,之後更把航空技術注入汽車生產工藝中。由Zagato設計外觀的車輛從1927年開始便參與Mille Miglia大賽,直到賽事因為一場血腥的慘烈事故而在1957年停辦之前從未有一屆缺席,Scuderia Ferrari前身所用的愛快賽車也是拜託他們製作車身。事實上愛快和眾多名噪一時的傑作車,有許多都是披上Zagato設計的戰衣,1964年的愛快TZ2更堪稱史上最漂亮的汽車,其他Zagato作品亦以破格反潮流著稱。

四部整裝待發的V12快車馬力加起來共有2,400hp,總值達到268萬鎊。

Aston Martin在1960年與Zagato首度合作。事緣時任Aston賽務總監的John Wyer因為他們的原廠外型賽車在GT賽事上落於人後而大感沮喪,於是拜託Zagato出手幫忙。當時年僅23歲的設計師Ercole Spada遂重新包裝DB4 GT,結果成效立竿見影。Zagato用薄如蟬翼的鋁合金把DB4 GT變成更輕更快,外型甚至比原廠設計更加漂亮動人。他們先後製作了十九件完成品,惟未能在期內全部售罄,豈料其中一部卻在2018年7月的拍賣會上以1010萬鎊成交。

可想而知這是大有可為的生意。Aston自此便與Zagato屢屢再續前緣,每次產量都極小,卻未必每次都叫好叫座。例如標榜楔形線條的1986年V8 Vantage Zagato,雖說非常稀有,價錢卻依然處於偏低水平。2003年兩家合作的DB7 GT Z亦有待出頭天,事實上歷來只有一位車主把DB7 GT Z登記領牌為正式街車,以便他與米高堅爵士共進午餐時用一件比較有趣的代步工具赴約。

我輩跟這四部Zagato的車主並不熟絡,卻對這些紳士感激莫名。這位蘇格蘭地產大亨避開了魚與態掌不可兼得的苦惱問題,一舉買下最新的Aston Vanquish Zagato全部四個型號。Aston在2016年Villa d’Este名車展上發表這個新計劃,並以一部外觀煥然一新的Vanquish S打響第一炮。結果這部一身紅似岩漿用電鍍青銅點綴通風孔、合金輪圈和車廂的轎跑馬上便引得我們的北方大亨上鉤。

他收到這批身穿碳纖維外衣的新寵,只不過是前一天的事,我們這天卻已約同這四部整裝待發馬力加起來共計2,400hp,總值達到268萬鎊的V12快車直搗鄧傑內斯,行事當然要格外謹慎。所以放心吧,就算中途沒有冒出兩名手持機關槍的民間設施警察,我們也會盡大努力規行矩步,儘管這不過是在下自說自話。

Shooting Brake是此中最新最耐人尋味的型號,零度以下的氣溫和缺乏遮擋風雨的能力卻無礙(甚或反而促使)我首先看上Speedster。Zagato著名的雙曲線車頂理論上難免引伸出風吹雨打的問題,Speedster卻有一對Aston喚作Speed Hump的流線型整流罩給你大事化事。順帶一提,其他三個家族成員——Coupe、Volante和Shooting Brake——的產量各有99部,Speedster卻只有28部,背後原因就連Aston那邊也說不清。

96萬鎊的Speedster也是當中最昂貴的型號,我離開鄧傑內斯奔往林德(Lydd)時當然銘記於心。由於DBS SuperleggeraVantage是Aston目前的當紅型號,大家很容易忽略衍生出這四個型號的現役Vanquish S放諸今天依然是非同凡響的作品。Zagato Speedster在這個基礎上重新調校了避震特性,同時換上更粗壯的後懸吊防傾桿和修改轉向系統,加上5.9公升自然進氣V12的雷霆聲威恰如其分,叱咤公路時果有大俠風範。如今這種淡定俐落的身手卻偏偏罕似鳳毛麟角,豈不可哀,尤其是當你像我一樣不欲測試他人的碳纖維分流板抗碎力。

Zagato司機在後視鏡中見到另一部Zagato,這種情況恐怕絕無僅有。
Speedster設有世上最頹廢的車尾裝備——彈出式點心架。

雖然時間並不充裕,我還是設法試遍了四個型號,迄今世上只怕沒有人像我這麼幸運吧。這四部車之間顯然有許多共通處,但也各有特色。四者之中以Coupe最正統,輪廓好比帽沿的座艙玻璃屋清晰展現了Zagato的筆風。Volante的紮實程度令人嘖嘖稱奇,只有微乎其微的車架晃動透露出這是開篷構造。說到聲浪滔天殺氣騰騰,則莫過於Speedster。

不過最耐人尋味還是Shooting Brake。由驚世跑車變出來的旅行車居然有此韻味,豈不怪哉?原因也許是我輩來自一個愛狗成性的國家吧,所以很自然會幻想用它接送愛犬。只不過……對Zagato來說也許無關痛癢,可是考慮到車尾整幅甲板用碳纖維製成,就算只是擺放一罐茄汁黃豆我也會十分猶豫。無論如何,四個型號中就以它最像概念車,旁觀者莫不為之目瞪口呆。

「與Zagato攜手創作這些汽車是一大榮幸。」Aston Martin設計總監Miles Nurnberger告訴我:「他們是我兒時仰慕的人物,作風毫無疑問別出心裁,筆下設計非常自我,作品儼如跟董事局的決定唱反調,車身比例往往……就讓我們說是不按章法吧。」

Miles進一步指出決定製作這個Zagato系列時,他們原本只是打算推出三個版本,後來才由三變四。「Zagato的作品往往叫人愛恨分明,但Coupe版在發表之前已全部售罄。最偏激的設計也許就是那套尾燈,形狀酷似一把旋風刀。我們跟供應商談及這個設計時,對方還當場大笑呢。就特殊汽車開發計劃而言,這種反應正好說明你抓對重點。」

事實證明Shooting Brake也是當中最考驗功力的型號。須知Vanquish的油箱藏在座椅後方,原封不動的話肯定會弄出世上最不實用的旅行車。所以工程部隊不得不重新修改VH平台和調動Rapide超級房車的油箱,結果總算找到善用Shooting Brake車尾空間的辦法。SB的輪軸距也因此大於另外三個型號,車身也比較高大,儘管乍看之下似乎比實際高度矮小。車身上半部結構是全新製作的,直達大後方的側面結構用一整幅碳纖維板製成。車頂同樣嘆為觀止,不單演繹了雙圓曲線的經典特徵,還動用了一幅尺寸巨大的光感應變色玻璃面板,用家輕按中控台上的按鈕就可以把鄧傑內斯的陰暗天色隔絕窗外。

劍客Zorro到此一遊的痕跡從未如此錯綜複雜。

跟另外三個版本一樣,這個車廂糅合了人字形紋理的碳纖維和苯染皮革,座椅和門板軟墊一律綴以Z字形絎縫,置身其中難免忍不住回眸顧盼那個堪稱當今藝術風味最濃的行李廂,繼而抬頭打量那個非常壯觀的車頂。至於動力性能,SB毫不遜於另外三個版本,修長體態更以絕妙手法帶出義大利那份橫跨一個世紀的狂放俠氣。

「四個型號中我最想偷走這一個。」Nurnberger說,只是施展空空妙手時或會發覺鑰匙早已不翼而飛。

四個型號中就以它最像概念車,旁觀者莫不為之目定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