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爾曼仗劍江湖行

Posted 13/09/19

車手夠膽的話,這些形狀大小不一識時務的德國貨都有本事來去如風。既然如此,也是時候繞一點遠路會一會阿爾卑斯山。

Words: Ollie Kew,Photography: Rowan Horncastle,Translation: Tony。


義如其言的德文不乏諷刺膽小鬼的精彩造語。大家不妨試試這一個:Schattenparker,意指「把座駕停泊在遮蔭處的人」。不中聽嗎?看來閣下相當Beckenrandschwimmer呢,翻譯成中文就是「只會傍著泳池邊玩水的人」。暴露於這種近乎病態地無法容忍畏首畏尾的氛圍中,也難怪德國栽培出花樣百出駭人聽聞的蓋世汽車。歡迎歡迎,歡迎大家加入德國隊這個蓋世行列。

「最好還是趕在觸發落石之前溜之大吉,山上牛牛請多多包涵喔。」G-Class試圖隱藏身份潛入跑車行列不果。

我們此刻身在雲海上,因為德國單調乏味的高速公路雖然有助我探明它們的表現,從而知道縱使架著涼亭大的尾翼亦無礙691hp的保時捷911 GT2 RS錄得9.7L/100km,知道寶馬新型M2 Competition是聲浪滔天穩如磐石的巡航高手。經過多輪比試後,我甚至可以確定從新型賓士AMG G63游繩而下橫越偉岸車頭直接跑到公路收費亭取票再手腳並用登上高高在上的駕駛艙,比起解開GT2六點式安全帶從碳纖維座椅探身窗外收取收據再重新扣上六個安全帶扣來得省事,不過這些戲碼實在談不上蕩氣迴腸叫好叫座。

馬力幾近700匹的保時捷不知何故壓倒700噸的賓士。

是故各位才會隨著我輩來到中立國瑞士,在德國和目的地Circuit de Charade之間踏上一條值得花時間繞道的曲折道路。這條隱藏於瑞士南端接壤義大利邊境處的道路,名叫Gotthard Pass。在海拔2,100公尺以上的阿爾卑斯山區依山而建,Gotthard Pass的壯麗風光堪稱天下一絕,壯觀程度簡直令人類自慚形穢,自覺無權逾越這片巍峨筆峭灌木叢生恍如西洋鏡中幻境的天地。

除了嶙峋山石,這裡還有牛,一些以為自己是高山山羊屹立崖邊上大嚼灌木,頸上牧鈴不時發出走音鈴聲的牛。不過撇開牛牛風鈴的合奏聲,Gotthard倒是靜得近乎詭異,祥和氣氛直到德國頂級五花肉軍團現身才被一舉劃破。

愚見以為保時捷內部曾經有人好生苦惱,覺得GT3 RS既已填補911陣中空隙好好扮演下壓力超群的輕量化角色,在此之外再添一個聲量受到兩個大型渦輪增壓器掣肘的型號或會流於號召力不足。事實上GT2 RS兩道鈦合金粗壯排氣管產生的聲浪亦未至於響似空襲警報,不會太容易招惹噪音糾察,歌聲卻不失粗獷嘹亮,聲調平坦鬱似悶雷,唱腔類似top fuel直路加速賽車多於陰陽調和的平臥對向六汽缸貨色。所以我們最好還是趕在觸發落石之前溜之大吉,山上牛牛請多多包涵喔。

被史上速度最高的保時捷深深吸引乃人之常情,但這班人究竟在想甚麼啊?馬力幾近700匹的甲蟲,扭力輸出超乎Aventador S,而且單靠後輪施放威力,活脫脫就是未經刪剪的911 Turbo,簡直害得我心驚肉跳有苦自己知。我認了,我原來是個Handschuhschneeballwerfer——戴上手套扔雪球的人。天啊!我本來就十分擔心會下雨,但願老天不會落井下石下雪吧。

幸好這部GT2的愉悅外形略為紓緩了威嚇性,恐怖程度大概降至藍精靈德州電鋸殺人狂的水平,車廂則貌似由鬼才昆丁塔倫提諾親自執導。這部保時捷迄今累積的里程數已達14,000公里,不設銨鈕的碳纖維方向盤不知被多少雙汗濕如洗的手摸過,紅色絨面如今已染成一片難看的灰綠色。伸手一握這個滋生細菌的溫床,進一步扣緊安全帶祈求上天庇祐,再鬆開那個硬似石頭的煞車踏板挾著風雷雨電之聲絕塵而去,我但覺好不驚訝,驚訝於這麼像賽道利器的東西居然可以合法行走於一般道路。

發現GT2的轉向系統靈巧得來富有溝通力,下盤控制功夫又到家(儘管懸吊全面使用了和尚頭軸承),確是令人欣慰的事,但這個著眼點未免有點不著邊際,感覺就像高空跳傘潛入平壤前仔細欣賞降落傘的縫紉功夫,何況GT2的速度比HALO跳傘但有過之而無不及。此行嚴格來說只是送貨,但多少運用一下變速箱也無傷大雅吧你這個Zebrastreifenbenutzer(斑馬線使用者)。在彎彎曲曲通往Gotthard卵石古道的雙向路上,其實有一些直路足以讓你領略RS的推力。這傢伙的衝刺威力果非「加速」一詞所能形容,升檔簡直天衣無縫,速度引人入勝,卻未至於一試上癮。

覺得S&M夜店不夠刺激嗎?不妨考慮一下GT2 RS。

我自欺地說服自己用GT2 RS跑公路其實比GT3 RS更加合情合理,因為高速公路鮮有機會發揮GT3自然進氣引擎的9,000rpm轉速,GT2反而有較多機會發揮增壓威力,只是車手也會更早見好就收。這是促使人奮發圖強的稱職跑車,並非甚麼寡婦製造機,不過眼下我還是好想試試另一部令人眉開眼笑而不是大汗淋漓的汽車。

Tom Harrison正好開着G-Unit趕上來。「這部車愛煞我也。」這個邊緣分子興奮得手舞足蹈地說。從寶馬M2走下來的Stephen Dobie踱著方步靠近AMG,打算換拍檔玩一兩個回合。「那個平底方向盤上的東西是Alcantara嗎?」Stephen說罷便作勢欲嘔,立刻撤退回到寶馬矮腳虎上。所以阿Tom別無選擇,唯有乖乖接受保時捷的六點式安全帶和發霉方向盤,我則登上賓士揚長而去。

這部AMG豈止比Taylor Swift更誘人,簡直叫人耳目一新。它使用了特別開發的全新平台,身上裝有賓士最豪華的裝備和主被動安全系統,擴寬了121mm的車身又百分百忠於G-Class傳統造型,與上一代共用的零件雖然僅限於門鎖(開關依舊爽似拉槍栓),軍用風味卻絲毫無損地保存下來。

賓士車廂混雜了許多方形和圓形圖案,方向盤就是名正言順的例子。

坐在危乎高哉的多向調校電動王座上的你,如同君臨天下俯視著風馬牛不相及的S-Class寬螢幕和古色古香的方向燈塔台,頭上是一扇淺窄天窗,平平坦坦的擋風窗大可充當昆蟲墳場。它打破了G-Class先例,首次為乘客提供足夠空間安置左右兩邊手肘,又設有方便手機充電的插槽。然而對大多數車主來說,最重要的發現莫過於三個用來鎖定差速器的撥動開關。此外,你在膝部旁邊會找到更多按鈕,而且使用起來相當稱手,不用擔心出現高山症症狀。這些按鈕的用途包括調升懸吊硬度、解除四根側置排氣管的嗓門限制,以及對那具來自AMG GT R的577hp動力心臟注射咖啡因。

上一代G 63不得不將就使用弱化了的V8,因為舊型車架受不了橫風吹襲,此行卻未見新型G 63有這種過敏反應。它大概是盡得AMG三昧的典範,唱功在這次神行會上堪稱首屈一指,一旦大開油門又會哼著鼻車尾一蹲,車頭仰天,彷彿誓要後備輪胎的保護殻磨上柏油路面。只要略為交手,任誰都不會誤以為新一代G-Class成長得正正經經,反而會覺得轉向縫隙之大勝似六零年代好萊塢的汽車追逐場面,牽引控制系統的容人之量好比維多利亞時代女教師,煞車威力跟車身的風阻減速功效不相伯仲。

我原本以為自己很討厭G-Class,覺得它空洞無物徒有一身不合時宜的過度發達肌肉,感覺就像穿金戴銀的Dan Bilzerian。可是本該一身俗氣的它卻擁有一份感染力非凡的貴氣,舒適程度更大出所料。所以銘記在法國破爛不堪的高速公路最好以乘客身份登上G 63後,我便移師至寶馬M2。

這時一行人已抵達Gotthard Pass路面狹窄摩擦率偏低難以一眼看穿彎角的經典舞台,小型M系理應大有用武之地。

擔心你家GT2 RS太招人耳目嗎?躲到G 63後面吧……

且慢。新型M2 Competition基本上是植入了M4雙渦輪增壓3.0公升S55引擎,前懸吊添置了碳纖維塔頂橫樑以提升入彎身手的升級2系,現役M4卻是喜歡鬥氣的傢伙。讓這個傢伙力能產生404hp和56kgm的引擎在輪軸距較短的底盤上發威(Competition版本的動力比一般M2多39hp和4.9kgm),實在很難叫人安心,尤其是考慮到在這裡衝出懸崖的話,飛墮距離可不是以英呎計,而是用分鐘計。

事實卻證明這是杞人憂天,因為Competition以實際行動平反了這款引擎。M4之所以在濕滑場地動作多多飄忽不定,罪魁禍首其實是反應突兀的變速箱和差速器。就算使用了2,125英鎊的方向盤換檔撥片,Competition的表現仍然十分友善,忠誠可靠(儘管我們很樂意省下一筆購買具有轉速自動吻合功能的手排版)。事實上它在鑽進彎角一刻更加咬地,油門反應顯然更爽快,而且唱腔比過去十年的M系出品都要正宗。個人以為它是寶馬加入渦輪增壓陣營以來最傑出的M系作品,舞起來不再那麼像舞關刀,性能更趨平衡,就連Warmduscher(受不了冷水浴的人)也不會覺得它太可怕。

「快啊!大傢伙既然停下來休息,正是我們超前的好機會。」
轉向過多?轉向不足?原地掉頭?無論哪一招,這位好漢都會奉陪到底。

由此可知,這三部車都是非常出色的舊派好手,實力足以越級挑戰重量級人馬。三者之中既有高爾夫球玩家樂用但性能直逼終級超跑的轎跑,又有打扮斯文的400hp快刀手和表面裝得好像Kendrick Lamar腕上手錶的軍車。若非待之禮,棘手程度無不足以害你脈搏停頓,但它們的存在最少可以讓我們推翻德國人缺乏幽默感的說法。

911前有M2,M2前有G-Class……喔,搞錯了,M2前面原來是一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