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服

Posted 27/09/19

較昂貴的運動裝會比較勝任嗎?

Words: Jack Rix,Translation: Tony。


兩部車動力相差99hp,價錢相差70,000英鎊,0-100km/h加速時間相差十分之八秒,極速相差65km/h。形像方面也難以相提並論——Vantage好比度身訂造的西裝,寶馬則是現成的Levis。然而撇開這些細節不談,它們扮演的角色其實大同小異,兩家都是神速後驅轎跑,天生不是製造天倫樂的材料(儘管寶馬在後座一環完勝Aston Martin),無論日行千里或瞬間汽化後輪胎都勝任有餘。幸好TG註冊專利的Speed Week計分制度(其名曰「最擅長逗得我輩傻笑者勝」)把售價、動力和其他關乎數字的比較全部置諸度外,讓各路人馬得以不問出身公平較量。

不出所料,Aston Martin在視覺、觸覺和嗅覺方面的刺激性都以莫大距離超乎對手。所以吶,既然場地是一條賽道,自己又未曾開過新型Vantage,加上賽道咫尺之外的水泥牆太也咄咄逼人,我決定先從M2入手。我很欣賞這部寶馬完美無瑕的車身比例和橫練輪拱(儼如戴著白色皮手套張牙舞爪),暗自慶幸寶馬在添置一對M款照後鏡之外沒有畫蛇添足破壞M2原有的設計。就紙上數據而言,M2 Competition是車迷打從M2出道以來便引頸以待的作品,是抹上M系魔術粉精製的強化街頭賽車,而非多添一小匙醬汁伴碟的M240i。

各位大概早有耳聞,知道這個版本的妙處很大程度上關乎引擎。Competition捨棄了標準型M2的單一渦輪增壓3.0公升直六,改為使用M4的雙渦輪增壓引擎,但把動力輸出下調至404hp和56.1kgm。這個動力水平仍然比一般M2高兩成,不過考慮到體重增加了55kg,動力增幅其實並非那麼顯著,功效卻立竿見影,一踩油門便會產生強烈貼背感,加速感更加火爆刺激,瞬間反應力略勝從前,追求高轉速的意慾也較強。一腳釘死油門的話,這具引擎會發出M4的刺耳金聲,吐勁乖巧富有線性,簡直令人渾忘這是渦輪增壓貨色。大家不妨把它比作引擎中的美工刀,切口準確俐落,卻未至於令人談虎色變……

「M2幹勁衝天,時而連跑帶跳掠過路肩,時而矯若游龍放輕爪勁衝過減速彎。」

Vantage與之不同。那具來自AMG的4.0公升雙渦輪增壓V8暴戾成性,經常鬼哭神號獨領風騷,速度感甚至超乎503bp和69.8kgm應有的水準,力量彷彿源源不絕,每每把你背部轟向椅背,一經增壓器挑撥便會暴跳如雷,車尾蠢蠢欲動。在起跑一刻善用Vantage的寸勁確實挺考功夫,可是邁開闊步後,這部Aston Martin便會氣勢如虹挾著驚人速度絕塵而去。這等爆發力在不久前之還是超跑方能修得的境界,實非上一代Vantage傾向用四百多匹馬力製造聲浪多於推進力的4.7公升V8可比。

看到這裡,各位大概就是說一聲「夫復何求」,其實新型Vantage有兩大問題。首先是八速ZF自動變速箱雖然十分順滑,積極性卻未能配合那具V8,拖檔尤其拖泥帶水。第二個問題出在Vantage即時回應車手細微動作的整體積極性不太像Aston Martin固有風範,開起來比較好勇鬥狠,扭力更霸道,比大家所知的Aston Martin跑車更加咄咄逼人,車手自然需要略為調整心態。

Marriage盡棉薄之力在歐洲大陸上宣揚英國的豪邁民風。

你我不難看出Aston Martin以劃清DB11和Vantage之間的界線為己任,而且在某些方面做得相當成功,某些方面卻未盡人意。以轉向為例,就缺了一種渾然天成的感覺,反應速度卻與488 Pista不相伯仲,所以長驅直進時大打噴嚏的話,只能說一聲後果自負。我其實挺喜歡這一套,因為這樣可以逼使車手用最小的手部動作發揮最大效果,其他同事卻對這此感到猶豫。車廂也有同一情況,設計上雖跟DB11拉開了距離,卻未見得大獲成功。論品質無疑高於上一代Vantage,按鈕之多卻容易令人混淆,觀感上也略嫌低俗。

相比之下,Competition的車廂設計直接了當,理直氣壯,置身其中不會覺得與一般M2大為不同,橫練輪拱亦不會映入眼簾。可是當你一拐彎又會馬上改觀,覺得這部寶馬打從一開始便與你共同進退,比標準型M2更善於掌握路面情況,車手自然第一時間信心大壯。我通常根據自己完全關上牽引控制系統的時間有多早來判斷一部車是否擅長壯軍心,結果M2 Competition僅僅跑了半圈,我便發覺自己在賽道上瘋瘋癲癲飄個不亦樂乎。

換作Vantage,車手便需要較長時間建立這種信任感,因為它的極限遠高於M2。只要你有意思,Vantage任何時候都可以拔劍而起突破後輪極限,只是收招有點流於突兀,牽引控制系統的干預手法較為不近人情,而且這一切都在更高的速度之下發生。撤掉所有駕駛輔助功能嗎?我覺得比駕駛M2時更加在意小命不保;張開電子安全網嗎?又會覺得Vantage受到掣肘。

「Aston Martin的轉向系統反應速度與488 Pista不相伯仲,長驅直進時大打噴嚏的話,只能說一聲後果自負。」

然後,場上開始下雨。我最初想過把它們的鑰匙環丟進最就近的草叢提早鳴金收兵吃法國長麵包去也,三思之後卻苦口婆心告誡自己這場雨其實是福不是禍。因為場地濕滑反而降低了風險注碼,有利我試探它們突破極限前後的動態特性。M2在雨中幹勁衝天,時而連跑帶跳掠過路肩,時而矯若游龍衝過減速彎,每次出彎都會調皮地放輕爪勁。雖然我好想說手動變速箱才是王道,卻無法自欺欺人,因為寶馬這套雙離合系統實在太優秀,足以令我覺得手動變速箱可有可無,何況雙手不用離開方向盤也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這一點對Vantage駕駛者來說也是一大喜訊。這部Aston Martin雖然重量不輕,在濕滑場地上的平衡功夫卻恰到好處。我開始領略到它的微妙操控反應,開始欣賞它運用四個車輪的手腕,欣賞車頭動作何其準繩,煞車何其可靠,從而發覺開這部車的竅訣在於駕駛手法務須流暢,只要信賴它的下盤功夫,不要煽動其獸性,放鬆下來任其發揮所長即可。

為了示範有模有樣的平行泊車,台上觀眾不惜傾巢而「出」。

那麼我又為何老是回到寶馬上呢?因為用M2多跑一圈是一種享受,用Vantage多跑一圈卻暗藏凶險。這部M2雖然比變身前來得火爆敏銳,劍氣縱橫,但也有圓滑老練的一面,氣質比較平易近人。大家不妨把Aston Martin包羅萬象的引擎暫時拋諸腦後,全神灌注於它的一舉一動,自然會發覺Vantage內有乾坤,從中看出背後的深思熟慮,以及廠方為了煉成一部快車不惜徹底發揮每一組件性能的深湛技藝。然而有別於以往的跑車傑作,Vantage不會第一時間表明自己的妙處,反而需要車手多方試探自行發掘。當然,這一點未必是壞事,可是對這一回合來說卻是值得關注的要點。我喜歡Vantage,一百個願意買它一部,然而真正帶給我更多歡樂時光的卻是M2。哎,誰叫我一向習慣穿平價成衣……

枯草易燃,後胎生煙,後果豈止於星火燎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