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請Czinger 21C,一種為遠大目標鋪路的前所未有元素,一場製造革命於此萌芽。

Czinger 21C
如何3D列印頂級超跑

Posted 14/11/20

有請Czinger 21C,一種為遠大目標鋪路的前所未有元素,一場製造革命於此萌芽。

Words: Jack Rix,Photography: Rowan Horncastle,Translation: Tony。


 

「事情是這樣的,老兄。我想打造真正的好東西,但你若是科技派工匠,便有需要創造正確的生產工具。我希望Czinger這家汽車公司在創造這些能夠表達前衛思想的工具時,比地球上任何人都要超、超、超、超、超前部屬。」語出Czinger Vehicles創辦人Kevin Czinger,可想而知他並非大家所知的一般CEO。

有請Czinger 21C,一種為遠大目標鋪路的前所未有元素,一場製造革命於此萌芽。
「我希望Czinger的思維在地球上海放任何人五條街。」

俄亥俄克里夫蘭寒門出身的Kevin,是這個「工字不出頭家庭」中第一個打破「舉家目不識丁」現狀升讀大專院校的孩子。他聲稱1973年因為看了Jacob Bronowski的《The Ascent of Man》而開竅(這個BBC製作的節目透過人類歷史說明藝術、創意和科技乃互為經緯不可分割的關係)。於是四十七年後的今天,我們身邊才會出現一部Czinger 21C,一件形態修長渾身翼片和氣槽,火力足以把Chiron剝皮拆骨,箇中玄機可能令汽車工業從此面目一新的碳纖維作品。

有請Czinger 21C,一種為遠大目標鋪路的前所未有元素,一場製造革命於此萌芽。

如果你選擇在這一刻捧腹大笑把Czinger當作又一個鏡花水月的經典示範(C字不發音,讀音如同你我很熟悉的某國產商旅車),我絕不會責怪你,畢竟超跑歷史的陰溝充斥著這類野心勃勃的新創企業。但Kevin的如意算盤並非只是以每部170萬美元的價錢賣光八十部21C(25部賽道版,55部街道版),背後其實還有一個使命——透過3D列印的自由度改變汽車設計和製作方法,用一套革命性生產程序把一切一切非物質化和去資本化,21C只不過是有關概念的具體證明。

有請Czinger 21C,一種為遠大目標鋪路的前所未有元素,一場製造革命於此萌芽。

「這是我一直夢想的汽車。如果你有工具製作一些完全擺脫成規的東西,那就放手去做吧。」Kevin又一次露出本色。繞著他用裸露碳纖維編織而成的願景一邊踱步一邊打量,第一個印象是可以把中置引擎跑車的經典比例拋諸腦後,因為21C是變形高手,從側面看過去車身又長又扁,車頭和車尾之間只有一條一氣呵成的弧線。可是當你繞著它細看,又會發覺車身中部好像黃蜂腰,從正面看過去可見一幅從前軸前方開始伸延的擋風窗;從後面看過去,映入眼簾的主要是一只尾翼、一個擴散槽和一大幅蜂巢格網。

有請Czinger 21C,一種為遠大目標鋪路的前所未有元素,一場製造革命於此萌芽。

這個獨特形態其實早在Kevin敲定1+1座椅佈局時已成定案。「我喜歡仿賽重機。從駕駛、操縱和情感的立場出發,中置駕駛席都是最適中的選擇。」他說。當屁股一滑越過寬闊門檻順勢跌進駕駛席,我便知道他所言非虛,甚至不用調整坐姿就生出一份類似人劍合一的專注感。開麥拉倫F1Speedtail,乘客如同左右護法據守兩旁,車手實際上好像拖著兩個大肩墊上路,這裡卻是單打獨鬥。就算有一個乘客掰開雙腿坐在後邊,你亦會很快忘記對方的存在。不過聽到我把這份感覺與雷諾Twizy相提並論,Kevin頓時眉頭一皺。

有請Czinger 21C,一種為遠大目標鋪路的前所未有元素,一場製造革命於此萌芽。

1+1的問題在於中置引擎汽車安裝機件後不會剩下多少縱向乘坐空間,所以這張駕駛席的位置才會這麼貼近尖削車頭,引擎則有部分掛在後軸之後。我問Kevin這個格式的道理何在,他說:「是呢,這是一個挑戰,但人生不就是一場挑戰嗎?」

有請Czinger 21C,一種為遠大目標鋪路的前所未有元素,一場製造革命於此萌芽。

準備好聽聽技術數據沒有?那麼請大家坐穩一點吧。引擎是自家開發的2.9公升雙渦輪增壓V8,力能產生950hp,轉速極限設於11,000rpm,不過其中一位曾經效力Koenigsegg的工作師輕描淡寫地指出技術上不難達到13,000rpm。這副V8將會成為世上火力密度最高的引擎,動力則會經由一副七速序列式變速箱施放。此外,前軸那邊還有兩個電動馬達,電力由藏身於門檻並以一個後置發電機馬達維持電量的2kWh鈦酸鋰電池供應(充電和放電比一般鋰離子電池快)。就圖中所見預定2021年推出的純競技版本而言,這些發揮四驅功能的電動馬達可以額外提供240hp,總動力輸出亦因此增至1,190hp,數值非同小可,1,165kg淨重卻堪稱小可。「我喜歡李小龍,不是阿諾史瓦辛格那一派。未來講究的是精悍和效率,動力重量比方為王道。」

我輩十分認同,但這等性能表現未免太荒謬吧:0-96km/h據稱不外乎1.9秒,四分一哩衝刺只需8.3秒(衝線速度約273km/h),極速380km/h,儘管在250km/h之下所產生的下壓力高達790kg。等到2022年才出手的話,你亦可以選擇外形比較平滑,合乎道路法規認證的公路版。這個公路加強了混能輔助力道,總動力輸出達到1,250hp。雖說體重會增至1,250kg,但也說不上一身肥膏,何況極速會達到苦了輪胎的430km/h。

有請Czinger 21C,一種為遠大目標鋪路的前所未有元素,一場製造革命於此萌芽。
引擎容積小於Supra居然可以產生950hp?此之謂進步。

不過以上所說只是惹人注目的頭條新聞,你我唯有看過光禿禿的車架方能領會它何其與別不同。這副車架的每一部分,尤其是承受高載荷的部位,只要可行便會用3D打印方式製造,從懸吊結構、車頭撞擊安全結構、擋風窗框至到儀錶板,無一不是ctrl+P列印出來的鋁鈦合金製品。列印件之間的連接點亦盡可能用現成材料連結起來以節省成本,譬如利用碳纖維管和標準尺寸的擠壓成型鋁件,與3D列印組件構成剛度奇高兼且十分養眼的結構。當然養眼嘛,因為設計這些列印組件的電腦軟體,只會把材料用於必需位置,由是創造出好像筋腱肌肉的有機形狀,簡直看得人如痴如醉。

有請Czinger 21C,一種為遠大目標鋪路的前所未有元素,一場製造革命於此萌芽。
1. 這個是2017年洛杉磯車展首度曝光的舊型車架,但已夠各為了解其中一二。至於車架呈現銀色,大概是3D列印效果吧。2. 懸吊搖臂由軟體設計,軟件只會把材料用於有需要的地方,是以完成品的形狀才會這麼耐人尋味。3. 盡可能使用形狀一致的現成材料,譬如碳纖維管和擠壓成型鋁件。4. 圖中無法看見的部分,是車頭3D列印安全結構的複雜內部形狀。

其結果就是剛性更高,耗用較少材料則代表成本較低。循環再造亦很容易,3D組件到了大限的話,只須熔掉再用氮沖噴,就會變回隨時可以再用於3D列印的粉狀材料。另一好處是多功能化,譬如排氣消音器,Czinger的軟體並非只是把它當作一個消音裝置,而是作為車尾撞擊安全結構的其中一環。那個3D打印的長方形尾管大概也逃不出閣下法眼,其特殊形狀原來可以在引擎超轉時形成X形的火舌。

好犀利,但好戲尚在後頭,因為Czinger的DAPS(divergent adaptive production system,分散式可變生產系統)將會徹底巔覆汽車製造業的傳統經營模式。這套系統把工廠分割成15m乘15m全自動「作業單元」可以整除的單位,每一個「作業單元」能夠一年組裝10,000副車架,相當於每20分鐘完成一副車架,設置機械人和其他硬體的前期成本卻只需250萬美元。「我們推翻了亨利福特那一套。」Kevin說。

有請Czinger 21C,一種為遠大目標鋪路的前所未有元素,一場製造革命於此萌芽。

當然,你還需要一個嚴格控制溫濕度的3D列印實驗室在生產現場列印組件,以及預留一些空間以便用人手完成最後裝配功夫,但這套生產方法當能以倍數幅度削減新公司的起始成本。此外,由於不涉及模具,應用彈性自然高到無人可比。譬如某個車型銷售情況不如另一型號,你只要調撥較多「作業單元」生產較受歡迎的型號以應需求即可。換言之你毋須根據含糊不清的預測一擲數以十億元興建超級工廠,就可以從較少規模開始營業,再按情況逐步擴大生產規模。

有請Czinger 21C,一種為遠大目標鋪路的前所未有元素,一場製造革命於此萌芽。
請過目,這就是21C的懸吊,科技與藝術的完美融合。

可是筆行至此,我們觸及的仍然僅屬皮毛。Kevin的終極夢想其實是「無限發揮匠心獨運」,翻譯成凡人語言,意思就是在有需要的地方運用性能強大的軟體,讓電腦執行所有工程運算,製作出你所需要的零件。換言之一按列印鍵,再稍候組裝完成,這部車就是你的。「我們目前只是處於次系統的水平。」Kevin告訴TG:「但整合整部車的一天不遠矣。」大家不妨將之想像成一個不但容許你挑選內裝和顏色,還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外形、尺寸和性能,花費較少兼且更環保的車輛規格線上選購系統。

「這個可不是套裝樂高積木,而是『在你觸碰第一塊樂高積木前,所有積木早已按你所需用途量身訂造』的套件。」Kevin解釋:「在此之後還想造出其他東西嗎?只要化整為零再量身訂造每一塊積木,所有積木就可以互相契合同氣連枝,這就是數位化生產的最終形態。我們不再是供應商,而是這些生產工具的授權人。」

21C擁有四個車輪和一副引擎,動力足以改變地球的自轉方向,是小伙子裝飾臥室牆壁的海報明星,也是我輩好想盡早全力一試斤兩的對象,但它並非汽車,至少嚴格來說不是單純的汽車。它是一家公司用最引人入勝的手法宣揚一個好主意的具體示範。TG向來不搞營銷噱頭,不過真的要搞的話,自當以此為鑑吧。

有請Czinger 21C,一種為遠大目標鋪路的前所未有元素,一場製造革命於此萌芽。
又長又大的車門,主要考慮到乘客進出後座,放諸超市停車場肯定是一場惡夢。

我們所去的地方用不著模具。

Czinger的宏圖是彈性無窮的工廠。工廠會用3D列印設備在生產現場製造組件,然後在這種15m乘15m的自動化「作業單元」把零件裝嵌成車架(每20分鐘製成一副車架),之後車架就可以送往最終裝配區安裝動力系統和車身鈑件。由於生產過程不需要用到模具,你大可以在早上生產汽車,下午則改為生產電單車,亦可以隨時中止不暢銷的型號,馬上改變生產其他車型。你可以從一個「作業單元」起步,再視乎生意情況逐步擴充生產線。如此一來便可以大幅削減開業成本和提高盈利能力,可能性簡直無窮無盡。

有請Czinger 21C,一種為遠大目標鋪路的前所未有元素,一場製造革命於此萌芽。

原文出自《TopGear極速誌》2020年09月 第05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