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1966年型)
踏上漫長歸途

Posted 09/05/21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Words:金子浩久,Pictures:田丸瑞穗,Translation:齋寫樂。


常聽聞日本的古典車車主把車贈予博物館,不過為德國總公司博物館送上愛車,真是前所未聞。筆者知悉後立刻致電那位人士,雖然通話時間短,但是可以想像那部Type 1 Convertible狀態完好。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燈的尺寸仍然很小,到1970年代,各類燈變得更大。

廣野幸誠在大阪經營鐡工廠,是農業機械零件的生產商。祖父與父親元吉一起於1945年創業。1966年,35歲的元吉在梁瀬大阪歌島店購入展示中的Type 1 Convertible。由於五十多年來從沒在雨天行走,而且元吉休息時必定親手保養,因此它就如新車般亮麗,風姿使人一見鍾情。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父親尊重設計師及製造技師的意念,一直用心保持原本狀態持續駕駛。」元吉言行一致,車輛維持於出廠狀態,唯獨是後座地毯破開了,實屬意料之外。「這是購入新車時的物品,經過長時間使用老化破損,父親原本可以買新品替換,但他想繼續用,於是放在原位。」整齊摺疊的頂篷外罩亦有輕微使用過的痕跡,放在行李廂內。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地毯經年月洗禮滿免如此。

元吉亦曾自己改裝,例如在擋泥板頂端鑽個外面看不見的孔,以及在引擎蓋內側加裝膠管。即使雨天不開車,細心鑽好排水孔,亦有助預防生鏽。其他還有幾處改裝的地方,但是並非蓄意展示給別人看,而是低調實用的設計。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前後座面料保持出廠狀態。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到日本後安裝的安全帶確保駕駛安全。

「金子先生,請!」嗯!?「你想試駕嗎?」面前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或許今後再沒有機會駕駛如此良好的Type 1 Convertible,於是開車向他的公司駛去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Type 1 Convertible與Standard Type 1相同,主車架裝載氣冷水平對向四汽缸引擎,傳動為4速手排。「不要只用低檔位驅動,立刻轉2檔加速會更暢順。」如廣野的建議,在高速公路上加速。由3檔轉4檔之際,前方路燈轉為紅燈。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水平對向的四汽缸引擎因為是空氣冷卻的,所以結構簡單,不易損壞。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從1965年開始,引擎的排氣量由1,100cc增加到1,300cc。

「煞車與現今汽車不一樣呢!」現代汽車需要快速用力踏煞車,而這車必須用柔勁持續踩踏腳煞,確實有點不一樣。此外,這車亦不能快速換檔,因為那個年代的車都有個共通點,就是如果檔位齒輪不準確咬合,便會發出怪聲和無法換檔。如果準確而充裕地煞車及變速,隨高速公路的車流行走絕對沒有問題。引擎完善保養,甚為輕快。聽著原廠收音機接收AM電台,有種時光倒流的感覺。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放下頂篷行走時,乘坐感意外地舒適。穩固的主車架四輪連接懸吊,輕巧吸收路面傳來的衝擊。風吹面頰,靜靜聽著氣冷水平四缸的節拍行走,心情舒暢。如果總公司博物館的人員看見這部運行良好的Volkswagen,必定驚嘆連連。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我們到達了廣野先生的公司。玄關前設置了創立者祖父的半身像,入口支撐屋簷的樑柱下方,橫置扳手外型的紀念座,刻著HIRONO。「這是公司遷移時年輕員工製造的,像祖父經常守護我們。」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創業契機的扳手故事製成了紀念碑放在玄關。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經營中的廣野鐵工廠的現場。

廣野鐵工廠在戰後不久創立,當年不只大阪,日本全國都處於極度貧困狀態。工廠因美軍空襲被炸毁,全國各地再利用燒剩的物資,同時開始進入戰後時代。「當時聽說祖父及父親購入工作機械,維修好便開始營業。」因為是空襲燒過的工作器械,所以不能直接使用。要進行拆卸、清潔和研磨等,更換零件再組裝,才可以開始操作。那時必要的零件、工具及機油等非常不足,那並不容易做到。「聽說燒過的螺栓和螺母鬆不開,使勁勉強扭動會折斷或扭曲扳手。認識的工匠建議用德國製扳手可以解決問題,於是尋找經銷商及大批買入,很順利解決問題。兒時已經多次聽父親說『德國工具很厲害』。」自此,德國製扳手成為廣野鐡工廠最早的根基及起始點,是絕不可以忘記重要的東西。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大廳陳列往日的工作器械。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玄關大堂放置了很多創業時期的器械,即使不能用亦不丟棄,這是元吉的宗旨。「父親有一個信念,就是『物件藏著製造人的精魂,所以即使壞了不能用,亦不能立刻丟棄』。因此,這處的打字機及樓下的機械等器具,都用心保存。」不只是元吉,日本民眾都不會忘記戰時及戰後缺乏物資的勞苦經驗,尤其是與生產有關的器械。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從1965年開始,引擎的排氣量由1,100cc增加到1,300cc。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元吉購入Type 1 Convertible時,廣野是小學二年級生。他清楚記得那時情形。「兒時覺得這車像昆蟲,全然不覺得有風格。」廣野想起那時感受不自覺笑起來。「引擎很吵,並不舒適。雖然父親在假期會帶我們到遊樂場,經常用『車燈暗』和『未下雨前要回家』等理由,午後很快就要離開遊樂場。」廣野即使至今仍然覺得是個笑話。對於當時仍是小學生的他而言,Type 1 Convertible是難以理解之物。元吉曾向廣野說過氣冷水平對向引擎放在車尾的合理性,原來這個設計是戰爭中期Dr. Ferdinand Porsche建議下完成的。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這公司進口和銷售Volkswagen、Audi、Mercedes-Benz及GM等汽車。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父親進行日常保養外,亦會拆化油器清潔、檢查清理火星塞、調整方向機齒輪等,親手做一切可以做到的事,盡量詳細說明過程學得設計上的心思、活塞和曲軸等摩擦部分的優秀性能等知識。」對元吉來說,Type 1 Convertible是家族業務的一部分,亦是廣野的好教材。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細心的元吉實際上多買入一部Type 1,不是Convertible,而是硬頂的 Type 1,預備雨天用,因附有冷氣而變成了日常代步車。開了兩年之後,車轉讓了給弟弟,20年間行走了30萬公里。元吉在1969年購買全新的Mercedes-Benz 280S作為替代車,同樣用心保養,在廣野家的車庫保存至今。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看車庫內最遠之處,是一部從1969年開始擁有的Mercedes-Benz 280S。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不僅是這部車,古典的德國Convertible體積又大又堅固。

元吉和廣野時常到德國旅遊。1976年,他們初次一起出遊到訪各地,當中有三天到慕尼黑的德國博物館。「父親年輕時已十分留意德國事情,甚至學習了meister system。從扳手到Beetle,一生都心懷最大的信任。」廣野在營運公司方面亦深受德國影響。「物品背後必由人造,那人擁有的技能從熟練的技工傳給年輕人,其實是很美妙的事。」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戴帽的元吉和子孫們。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最後一次與Convertible出遊前來個合照吧!

翌晨,廣野與妻子及兩兒子作最後一次開Type 1 Convertible,由大阪自宅開往約250公里外的愛知縣航運港口豐橋。進入港口及登記取消手續後,這部車便無法再行走於日本公路。數月後,它會回到54年前德國的「出生地」Wolfsburg,並在Volkswagen Museum展覽。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Convertible的車身是由德國Carrozzeria「KARMANN」製造和安裝。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元吉在YANASE買印有「德國製造」的貼紙,應該為德國製造而自豪吧。

「父親35年前到德國考察旅行,到過Volkswagen 及 Mercedes-Benz博物館。回國後的口頭禪是『有一天能夠送這部車回鄉是幸福的事吧!』。」可是沒有具體的方法。廣野最初向德國領使館查詢被拒絕。之後詢問Volkswagen,Volkswagen總公司的博物館表示有興趣,於是傳送車身號碼及影像,繼續來往聯絡,終於成功迎來這天。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元吉用蠟打磨多年,車牌文字及數字邊緣的油漆脫落了。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方向盤原本很滑手,所以元吉在YANASE買來膠帶綁好。

「我想過不同方法、搜集了不同資訊。一心想著如何能夠實現父親的心願,如何可以把車讓給年輕一代承繼。」兩位兒子擁有不限駕駛自排車的執照,可以開Type 1 Convertible。而兩人各有日用車,同時認為Type 1 Convertible應該屬於博物館的,沒有想過據為己有。「日本國內亦有很多優秀的汽車博物館,想到這部車最合適展示的地方是德國的博物館。如果真的在德國,就只有Volkswagen的博物館吧。」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受惠於晴天亦沒遇上堵車,預定行走250公里路程,只用了四小時多到達目的地豐橋市的Volkswagen Group Japan。臨海一角是宏偉的PDI Center,輸入日本的Volkswagen、Audi、Porsche、Bentley等海運到此,收車前進行檢查。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三組車匙,左邊VW標誌的皮革經年累月而斷開,元吉為此三次交給專家維修。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Standard Type 1 的說明書,元吉想要Convertible版本的,可是找不到。

廣野看來百感交集。「父親10年前因心臟病突然病發離世,當然不知道有把車送還德國這種事。然而,現在終於完成父親遺願,他應該感到高興。」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沿著高速公路從大阪一路向東行走前往豐橋。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在接近豐橋的VGJ時,廣野放下頂篷。

這兩天像經歷奇蹟一樣,元吉的故事,從戰後物資匱乏時期德國製的扳手開始,結成Type 1 Convertible的果實,最後回歸德國。元吉「物品中藏著製造者的精魂」的想法很強大,產生永久影響力,Type 1 Convertible就這樣盛載廣野父子的意志回歸德國。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Volkswagen Group的新車運抵登陸,Type 1 Convertibles 相反送上貨船運到德國。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規格表

車型名稱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1966年型)
引擎排氣量 1,285c.c.
引擎型式 四汽缸
馬力輸出 40hp/4,000rpm
傳動配置 RR
變速系統 4速手排
車身尺碼 4,070 x 1,540 x 1,500mm
車重 780kg
極速 120km/h

廣野幸誠將一部1966 Volkswagen Type 1 Convertible由日本運送到德國的Volkswagen總公司博物館,只為達成父親的心願……

原文出自《TopGear極速誌》2021年01月 第06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