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NO TIME TO DIE
007件你必須知道的《生死交戰》幕後秘辛

Posted 01/10/21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Words:Jason Barlow, Ollie Kew, Ollie Marriage & Jack Rix,Translation:Tony。


001 丹尼爾‧克雷格最後一次飾演詹姆士‧龐德

TopGear:話說你感覺如何?

丹尼爾‧克雷格我很好,做完一件事難免感慨良多。與一夥非常親近的人完成一齣花了兩年時間拍攝的電影,總會有這種感覺。對於整件事,對於這五齣電影,我但覺非常自豪。我今後最懷念的,將會是製作這種電影群策群力的過程,龐德的生態系統實在獨一無二。

TG:你這一次想達成什麼?一切皆由劇本開始,不是嗎?

丹:《皇家夜總會》拍攝完畢後,我心想「我們拍了一齣好電影」。但我做好準備抽身離去的準備,以為「自己拍了一部電影,盡力而為卻未能一擊即中,如此而已」,覺得是時候一走了之,因為誰能料到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呢?結果好不驚訝,電影居然大獲成功。其實我心中一向有一個好想說的故事,而且機緣巧合之下得以付諸實行。我們有一條貫穿各輯故事的主線,這齣電影就是要把所有枝幹化零為整,把007與《皇家夜總會》再次聯繫起來。我們的確設法做到了這件事。

TG:你曾經說「世有完美無瑕的邦片,若能覓得這等佳作,捨命又何妨」。《生死交戰》就是你所指的完美007片嗎?

丹:天曉得呢。有道是過程最重要,不是有這種說法嗎?我這是過於玄之又玄了。你看吧,每一個人都非常高興啊。這件事我迄今已做了一段日子……[略一停頓],容我這樣說吧,不勞者不獲。

TG:你深度參與了整個拍攝過程,據說《生死交戰》拍攝得更加感人。說出來也許出乎意料,我剛剛翻看了一遍《女王密使》,真可謂傑作。

丹:確是傑作,大概因為龐德在片中經歷了情緒大起大落。我非常支持大電影,或者那些撐起票房的大製作,隨你喜歡怎樣叫吧。但你必須有一種感情聯繫,必須與眾多角色投入其中攜手努力,因為他們會做出一些非同凡響的事。就007片而言,故事一開始就說世界急需拯救,大結局則交代龐德成功拯救世界。這是故事主線,但當中的劇情變化呢?所以你必須入戲,戴安娜瑞格(Diana Rigg)在那齣邦片的演技便入木三分。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嗨,我要一份巨無霸套餐,六塊麥克雞塊和一杯冰旋風。」

TG:這一點也證明了007片反映時代的能力何其高。

丹:所言極是。喬治‧拉貝贊(George Lazenby)希望擺脫框框,因為他覺得龐德不再切合時宜,《逍遙騎士》也是在那個時期上映。你可以根據片中人的衣著推斷電影拍攝於哪一時代,甚至毋須與當時政治環境扯上關係,單憑電影傳達的心態便了然於胸。

TG:自《惡魔四伏》之後,你參演了多部十分有趣的電影,擺脫這一切投入拍攝個人第五齣007片到底有多困難呢?

丹:說真的,連這樣的角色也無法動情,還有什麼角色能叫你動情呢?誠如你所言,我深度參與了這次拍攝工作,從開始構思一直參與到最後。遠在開始拍攝之前,我在腦海中已經投入角色,具體做法包括鍛煉體能和冥想。這次我有更多親身上場的動作戲,務須盡量保持身手敏捷,所以我花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自我鍛煉。007片的演員陣容一向鼎盛,這一部更可謂空前……〔略一停頓〕當中不乏我提供的靈感。

TG:好,談談汽車吧。對著方向盤裝出繪影繪聲的身體語言,究竟有何訣竅?

丹:這是個好問題……嗯,你明知我們在拍戲,不是嗎?史提夫麥昆是唯一不造假的演員。時代已經由不得演員這樣做,但我總算有一些親身駕駛的戲份,在馬泰拉(Matera,義大利南部城市)獲准用DB5原地大甩,簡直開心到頂。我有幸結識了一班肯帶我出去一起混的高人,得以談及箇中技巧。我們會談論面對方向盤時的身體語言,不過對方若是駕駛高手,肢體動作其實往往幅度很小,而且通常會跟方向盤保持三吋距離,實在很難說得上劇力萬鈞。看看越野賽車手吧,簡直把方向盤運用得駕輕就熟,所以動作幅度真的很小。總之夠你輕輕一甩車尾略施反打便點到即止……〔略一停頓〕看起來很瀟灑喔!這就是你所能做到的事……

TG:你心目中有最喜歡的007座駕嗎?

丹:豐田2000GT敞篷,這部車實在太異乎尋常。這件日本設計的作品集許多不同東西於一身,正合我意。還有這次再現銀幕的Aston Martin V8……《皇家夜總會》的DBS實在非凡。我在這些馬丁車上耽了不少時間,還先後弄壞了兩部,把離合器摧殘至體無完膚;我的腳下功夫可是相當笨拙。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002 準備好想要一部Aston Martin V8吧,同時打醒精神欣賞DBS Superleggera

丹尼爾‧克雷格的007生涯不乏古色古香的Aston Martin名車。他在《皇家夜總會》牌局贏得一部DB5,後者助他突破M型寶馬圍困,後來在《空降危機》又與007並肩背水一戰,繼而在《惡魔四伏》驚鴻一現佈下伏線,告知粉絲久歷沙場的007片活招牌DB5將會在Q先生最新一輪琢磨下回復雄風。不過為了隆重其事,《生死交戰》製作隊打算重召007另一舊愛出山,以此紀念丹尼爾克雷格最後一次穿上名師西裝飾演冷面特工。鑑於女魔頭Pussy Galore事務繁忙,他們最終決定起用的Aston Martin另一傑作,是八零年代的V8。007究意用了甚麼辦法妥善存放這麼多精彩舊車呢?先別管龐德的殺人執照,難道007另有一個執照特准他在首都中心闢設秘密地下停車場乎?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下巴方硬不怒自威英偉非凡……不,所指者並非提摩西‧達頓,而是重出江湖的V8。

《生死交戰》的宣傳片雖然證明了DB5再次披甲上陣一事,007在倫敦市中心從完美無懈的V8踏出車廂那一幕倒是比較氣定神閒,是以這部V8可望不會淪落到名列MI6年度保險理賠名單吧。下巴方硬虎背熊腰的八零年代V8,不愧是當年龐德的座駕,正好把當今007與提摩西達頓較為輕率粗暴的作風貫穿起來。作為馬丁蓋世GT之一,V8與部分現代接班人構成的時間軸當能好好交代時代變遷。《生死交戰》還會帶給大家一位零零字頭的新特工——自信心爆棚的Nomi(Lashana Lynch飾演)。大家會見到她在片中駕駛Aston Martin最新銳的720hp雙渦輪增壓V12 DBS Superleggera,也就是舊型V8筋肉王精神上的衣缽傳人。如果採取Sundance電影節的觀賞角度認真講究戲味,我輩應該會在新舊特工的更替和所用座駕之間著墨做一番藝術性比較。不過我們此刻只是衷心期盼,期望在大銀幕上看到和聽到一些儀態萬千的英國汽車大顯身手。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003 特技統籌員Lee Morrison講解新一輯007片中最火爆場面之一如何拍成

Illustration:Blood Bros。

「在戲中加入重機飛躍場面,好讓龐德迅速跨越一段距離直搗市內某一處,其實是丹尼爾‧克雷格的主意。」

「我們讓龐德所做的一切都有理可依,絕不會單單為特技而特技。個人而言,最重要莫過於入情入理。我們大可以用重機飛越200呎,中途加插後空翻和其他花式都行,但龐德素以實打實著稱,而且自有一套風格。你必須投入他的心態設身處地去思考,思考他正在風馳電掣,生路只有一條。他在這種時候會怎樣做呢?會施展一記後空翻嗎?當然不會。」

「我覓得三個場地,推算出所需動力和達成目標的方程式,以及適用於哪一地方,再交給丹尼爾、製片Barbara(Broccoli)和Michael(G. Wilson)過目,Cary(福永大導演)當然不在話下。最終定案是讓重機一舉跳進Piazza Duomo,於是乎在下就得找義大利當局磋商,磋商過程難免需時。」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一待各方批准有關構思,我便要想辦法令計劃行得通。為此我們得建造一面支撐牆,但這面牆必須造到廣場既有建築物一樣。所以我首先聯絡了美術指導Mark Tildesley,再拜託藝術總監Chris Lowe幫忙。」

「負責駕駛重機的特技演員是Paul Edmondson。他是英國史上最傑出的鐵騎士之一,曾經四度奪得耐力賽錦標。除了駕駛技術一流,擔當這個崗位的人還要精明能幹,必須對自己和特技統籌員實話實說。設計特技場面時,我會嘗試納入所有因素,譬如有多大機會衝過頭,哪一個角度最好看,如何拍攝整個過程,以至失手的話會發生什麼事……」

「拍攝這一幕時,重機須用二檔開盡油門,在80km/h左右轉上三檔。跳台形成的起跳角度是65度,重機必須一口氣衝上55呎半空飛撲廣場。考慮到起飛角度之陡斜,以及一飛而過的距離,風勢無疑是一個重大影響因素。我們沒有筆直衝上跳台,而是在頂部稍為偏左。通常你會瞄準著陸的方向轉向,不過這個跳台實在太斜,根本沒有多少餘地讓你做轉向動作,硬來的話恐會直撼牆壁,所以阿Paul必須一擊即中。」

「這一幕由Alex Witt拍攝。他是世上最好的第二拍攝組動作導演,事前會確保一切妥妥當當。所以得他首肯時,你盡可放心付諸實行。」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油門全開,在80km/h左右換上三檔,開始求神庇祐。斜台呈65度角,比高手滑雪坡的平均斜度還要厲害。一口氣衝上55呎的最高點,後空翻就免了吧。須知此乃007片,不是什麼馬戲表演。在Piazza Duomo著陸時避免壓扁路人,大功告成!

*007片特技乍看匪夷所思,其實全部有根有據。經過多個月籌備,他們在義大利古城馬泰拉的主要廣場之一建造了一道與支撐牆平行的假樓梯。進行無數次彩排後,特技車手Paul Edmondson在正式拍攝時加速衝向一個隱蔽斜台,著陸後務須小心翼翼讓座下凱旋Tiger 900向左一扭驅散那些正在去教堂的路人甲。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004 DB5原來非常擅長大動作甩尾。我們知道,因為我們用片中的特技車試過

我不可以透露這部車的真身,但我可以告訴你這部車開起來滋味如何,一言蔽之就是笑逐顏開,滑稽程度足以在「一邊吃綿花糖一邊跳華爾茲」的搞笑榜直逼Ariel Nomad,有本事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動作。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可想而知,大家在《生死交戰》所見翩翩起舞的Aston Martin DB5,並非原裝規格價值50萬鎊的DB5,而是馬丁為了這齣電影特別製作的八部特技車之一。它們一律使用碳纖維鈑件,車架採用spaceframe結構。你在車廂會找到一個大直徑木方向盤、翻滾保護架、一對碳纖維桶椅、一個液壓式手煞,以及一根出奇眼熟的排檔桿。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這些特技車設計上務求做到車手用最小刺激動作就可以促使下盤開開心心飄來飄去,所用輪胎沿用當年樣貌,但使用現代橡膠配方。傳動方式用後驅,動力來自一副自然進氣引擎,整部車重約一公噸,馬力超過300hp。這些車操作上有一兩個怪癖,Mark Higgins形容側滑動作時指出它們「基本上想把你一口吐出車外」。這些仿古輪胎抓地力良好,但方向感乏善足陳,根本無從確定車輪何時直指前方,所以最簡單的解決辦法莫過於永遠不要讓它們直指前方。

標準型DB5既不會飄,亦不會原地轉圈。開一部活潑調皮的DB5上街,尤其是想到其他人的目光,我倒是傾向選擇特技車多於正版貨。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005 Mark Higgins仍然是至高無上的車手

TopGear:聽聞你們用可口可樂提升抓地力,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Mark Higgins:你不會相信分別何其大,抓地力居然可以增加四倍。馬泰拉的整個街道皆用鵝卵石鋪砌而成,用非常非常光滑的鵝卵石鋪砌而成。所以根本沒有抓地力可言,意思就是毫無抓地力可言。那些騎重機的可憐人根本不可能正常駕駛,因為在任何街道轉彎都會馬失前蹄。

所以你需要在路上薄薄噴灑一層可樂,讓太陽烤個十至二十分鐘就可以大步走。電影宣傳片的開頭,是我們第一天拍攝的場面,增加抓地力時大概重手了一點。你見到車胎留下的黑色痕跡嗎?那些都是真真正正的胎痕,殘留地上的橡膠就是有那麼多。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TG:馬泰拉那邊的拍攝工作進行得怎樣?

MH:拍攝工作在上個夏天於義大利南部展開,所以天氣真的很熱,大伙兒前後熬了七個星期。我們事前就汽車特技場面做了好些彩排,大部分都是在這邊進行(意指舒梨郡Longcross試車場)。無論如何,這些車都是相當後期才完成的,所以把它們運往拍攝場地之前,我們可以做的事前功夫其實不多。到得製作人員齊集現場,我們便要實地查明它們的特性。

我們安排了一個小型賽車場做實驗,想測試車頂裝有駕駛艙的道具車,或者就戲中穿越車流的場面彩排的話,場內也有一個大型停車場可以用。這時我們會在場上安插其他車輛,看看計劃是否行得通。

TG:以007的身份開車,要點是盡己所能大開大合龍飛鳳舞嗎?

MH:並不盡然。龐德講究效率,講究一切盡在掌握中,所以你必須顧及這種處事風格。一般來說,竅訣在於略為收斂,設法把動作做得稍為快捷暢順。不過除此之外,你亦須謹記鏡頭往往用異於人眼的方式觀看事物。所以我覺得精彩的角度,攝影師甚或不屑一顧。因此達成共識是很重要的,安全更是重中之重。當你大幅度飄移時,絕對不會興之所至心想「這一招很好啊」,繼而狠狠煞車施展烏龍擺尾,因為你知道背後有一部拍攝車緊隨而至。你必須時刻對身邊發生的一切保持高度警覺,何況還要兼顧無線電通信、種種拍攝程序,諸如此類。如今的我已把這一切視作理所當然,但最初還是好像你接下第一份工作時一樣如入地雷陣。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006 新型Defender力證本身功夫何其硬,不過大將之風還是以Series II稍勝一籌

在福特旗下Premier Automotive Group大玩植入式廣告的糟糕往日,Land Rover(或者悄悄說一聲福特Mondeo)充其量只能期望客串一個轉瞬之間不知所終的詼諧角色。對,我們說的就是《皇家夜總會》和「撐到有代客泊車為止」笑話中的Range Rover Sport。時至2020年,大家對這類無恥宣傳的警覺性已變得更高,眼光也變得更銳利。所以新車若想在007片粉墨登場,就得憑實力博取認同。那麼有請擂台右方的全新Defender上台吧。你我在會第一次《生死交戰》看到本年度最引頸以待的新車變成真真正正的落水狗。據我輩偷偷窺探所知,製作人員似乎對新型Defender毫不客氣。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但話說回來,凌空飛躍以至用油盤橫掃車輾,說不定是Land Rover核准新型Defender量產計劃的要求之一。新型Defender若能捱過007片的追逐場面,他日就算在倫敦伊斯靈頓區(Islington)接送子女往返學校時遇上最霸道的減速丘,亦大有可能如履平地(何況這類減速拱的出現機會比狂妄大壞蛋的爪牙高十六倍)。龐德本人顯然比較偏愛潮人玩法,所以大家會看到他在牙買加的「短暫退休」生活中用車胎高高瘦瘦的Land Rover Series II代步,豈不諷刺?坊間對植入式廣告和龐德最近嗜飲的綠色罐裝啤酒或許議論紛紛,但最後一次飾演龐德的丹尼爾克雷格在選擇座駕時,看來還是偏好經典貨色多於省招牌的新作。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007 馬丁價值100萬鎊的1,000hp特級超跑Valhalla客串一角

據我們所知,Valhalla將會在新片中粉墨登場。至於戲份有多少,或者會否由龐德親自駕駛,請恕我們也茫無頭緒,不過是次客串仍然值得期待。圖中所見是片中一幕,一部披上Valhalla外殼身份不明但聲浪有模有樣的道具車。實物看來非同凡響,緊緊罩著車輪的身軀恍如瀕臨撕裂的緊身衣,就連我輩也看得牙癢癢,最重要是此乃量產造型。話說Valhalla在2022年便會正式下山,Lawrence Stroll閣下深不見底的荷包當能確保它前程似錦……

從馬丁飄移場面至到那一幕重機飛躍特技,再加龐德親身說法。

原文出自《TopGear極速誌》2020年06月 第05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