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sche 356
笑傲天下

Posted 28/04/22

這部輕度改裝的保時捷356曾經在世上好些最艱險的地方出賽,不過尚有一個挑戰有待它完成

Words: Rowan Horncastle,Photography: Mark Riccioni,Translation: Tony


很瘋狂吧?所以說這部保時捷不是大家通常所知的356並無不妥,不過這部356絕非Photoshop數碼法術變出來的幻象,更加不是甚麼鐵皮仿製品,而是如假包換的1956年保時捷356 A。那麼這部車為何打扮成一副要跟機戰騎士Sir Killalot出席婚前單身派對的模樣呢?因為它準備勇闖某個很特別的地方,某個又冷又危險,世稱「南極洲」的地方。

如果你沒空撿起剛剛啪嗒一聲掉到地上的下巴,倒不如省下這重功夫,因為它在這個故事中大部分時候都是在南半球那邊叱咤風雲。南極洲亦不是這部勇敢小跑車的旅程起點,而是終點,象徵著這部五零年代保時捷踏遍七大洲馳騁二萬哩,其間參與了世上六大殘酷不仁越野賽的長征終於畫上句號,真真正正稱得上足跡遍天下。

「這些履帶實際上如同一條尺寸巨大的扁平輪胎」

「這部五零年代保時捷真正稱得上足跡遍天下」

這段漫長征途始於2017年墨西哥La Carrera Panamericana(世上最凶險的柏油路越野賽),之後這部356便搭船到南半球另一邊參與Targa Tasmania(世上車速最高的柏油路越野賽)。由於渴求更多苦難,它在澳洲賽後又搭船去了南美洲,具體地說是也去了秘魯參加Caminos del Inca(世上歷史最悠久的碎石柏油路越野賽,車手須登高4,900米,小心高山暈眩)。下一關是橫越兩大洲共十二個國家,在三十六天之內走畢18,000英里和喝掉大量能量飲品的北京至巴黎越野賽。最後再次橫渡大海,在肯亞四十年來最多雨水的一個夏季去當地參加East African Safari Classic Rally。就一部老爺車而言,這輛356的來歷可謂相當不得了吧?不過這段長征其實尚有最後一道難關,那就是南極洲。

看到這裏,閣下大概以為這部356的車手九成是個被虐狂,而且很有可能是飽歷風霜經驗老到,眼力勝似千里眼,皮膚厚似犀牛蛋蛋皮的探險家。非也非也,如果我說這位車手是談吐出奇溫文,打扮整齊得體,育有四子名叫Renée的六十五歲美國婆婆,你會相信嗎?

「大家看見我上場時常常大感意外。」Renée Brinkerhoff說:「反應就像『哇!原來是位女駕駛』,或者『這位女士……欸……相當成熟啊』。當你這樣一想,難免會覺得好生出奇,因為這個六十多歲的女子竟然在世上最艱苦的越野大賽上與那些壯漢一較高下,而且往往是場上唯一的女車手,但我就是喜歡這一套。」

TG也很喜歡這一套,主要因為Renée並非按慣例在卡丁車上浸淫了一萬個小時,再稍為涉獵autocross、初級越野賽之後才踏足大舞台嘗試挑戰Safari Rally之之類的瘋狂大賽。她完全跳過了這些成長步驟,大約五十五歲的時候竟然在處理家務期間恍然大悟,就此踏足賽車領域。

「當時正在洗衣服的我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心想自己『必須參與賽車』。」於是乎幾年之後,毫無賽車經驗的Renée便開著自己深愛的保時捷356直闖墨西哥Carrera Panamericana起步點。

「我不能控制地全身顫抖,根本無法停下來。賽事第一個早上,走在我前面幾部車之前的兩兄弟便因為翻車意外而陰陽相隔。三日之後又有一部賽車失火,領航員得用直昇機緊急送院救治。」

就一下子跳進截然不同的環境而言,Renée這一跳簡直深似深海潛水,可是她並未就此卻步,反而成為了Carrera Panamericana史上第一位奪得所屬組別冠軍的女車手。在墨西哥大賽上陣好幾次後,Renée決定把目光放在更遠的賽車擂台,希望藉着在全球各地比賽提高世人對販賣兒童問題的關注,並透過她的慈善團體Valkyrie Gives打擊人口販運。

以為自己上班時遇上的路面坑洞已經夠離譜了嗎?

如今Renée便給自己安排了迄今為止最危險的一大戰挑,打算用這部356橫越世上最嚴寒苛刻的大地,成為曾經在七大洲賽車的史上第一人(無關性別的第一人),回程時更會嘗試創下南極洲的陸上速度紀錄。

這種遠征需要的東西當然不止於一襲寒衣和一大袋上上籤。與Renée一起上路的領航員,是英國探險家Jason De Carteret。這位仁兄曾經十多次踏足南北兩極,其間更刷新了多項世界紀錄,可想而知並非那種喜歡賦閒在家的人。考慮到Ferry Porsche開發356期間不曾想過「凍土」這回事,令這次遠征變得可行的裝備和零件便有賴南極專家和最快抵達南極的紀錄保持者Kieron Bradley製作。與此同時,身兼氣冷911大師和神經刀Singer ACS幕後主腦的Richard Tuthill則負責打點356的機件。

第一項工作是改裝引擎。通常來說,確保氣冷式引擎不會過熱是356的一大難題。可是當內陸氣溫可以下跌到差不多攝氏零下九十度,風速又可以高達320km/h的時候,這次遠征的一大難題反而是確保引擎不會過冷,因為化油器和燃料在這種低溫環境中可以迅速結冰。所以這部356安裝了一套發熱式進氣系統,並巧妙利用熱水管確保所有機件暖呼呼。

蓋世Golf?其實356和福斯金龜的共通處比較多

最矚目的外部「違章建築」,大概非車尾那套殺氣驣驣的履帶莫屬。這些履帶實際上如同一條尺寸巨大的扁平輪胎,一方面能夠把356的重量盡可能分散到地面上(以免壓破冰雪墜進深淵),另一方面又有助維持最大牽引面積,車尾藏有一副120hp四汽缸引擎亦有利履帶發揮牽引作用。如果使用脹似氣球的大直徑輪胎,不但需要裁切車身,還會令傳動軸承受巨大壓力,如此一來就得用portal hub或者減速型車轂避免變速箱吃不消,對於身處保時捷車房千萬里外的朋友來說當然不是十分理想的方案。車頭那邊的滑雪板貌似非常簡單,其實與Intersport的出租滑雪板無法相提並論。這對滑雪板用高度研發的鉻鋼製成,成形後還經過熱處理。滑雪板的基座用超高密度的polytetrafluoroethylene製造(各位自問喝了幾杯後能否讀出這個英文字呢?鐵氟龍會比較容易吧),沿著中心線連接基座底部的滑雪板則負責發揮牽引力和化解南極飄移風險。

最後是那個從保桿凸出來的架狀物體。不,這個物體並非跳水板,亦非預留作慶祝刷新兩項世界紀錄的頒獎台,而是車上最重要的安全裝備之一,能夠防止356跌進南極洲最要命的冰隙陷阱。

冰隙防摔架附有太陽能電池板

所謂冰隙,就是通常藏在冰雪下的大裂縫。這些裂縫長度可達數百公尺,不難一口吞掉整部車,所以墮進冰隙的東西大多有入無出。356車頭伸出的細長金屬桿,用途就是在前輪「腳下一空時」時讓車頭得以擱在裂縫另一邊,防止車頭直插冰隙。這個支架還順便安裝了一些太陽能電池板,一方面為車上的通訊系統提供電力,另一方面又可以充當載貨台,以便隨時調整裝備的擺放位置改變整部車的重心和重量分佈,這在情況生變時可是十分重要的應變措施。

滑板令356變身俏皮Ski-Doo
坦克履帶在超市停車場或會引起騷動
情況緊急請用此敲碎車窗逃生

就遠征而言,Renée和隊友無疑請纓參與了世上最狂野、最破費兼且最獨一無二的旅程,惟凶險程度亦屬最高。當你閱讀這篇文章時,這部車應已搭上一艘開往智利的船,到步之後會跟車隊成員轉乘俄羅斯伊留申IL-76貨機,預定在十二月飛抵Union Glacier Camp一望無際的原始冰原。TG在此祝願他們洪福齊天,看到這邊各位現在有空可以撿起掉在地上的下巴了。

原文出自《TopGear極速誌》2022年3月 第07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