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gatti Chiron Super Sport
運動日

Posted 08/06/22

一部Bugatti Chiron Super Sport,一條無限速公路,加上一趟叱咤紐伯靈的旅程?早知道就先查下天氣預報……

不是說瀕臨死亡或者出大事時,會覺得眼前一切恍如慢動作嗎?原來真有其事。話說我這一圈儼如Chris Harris十分拿手的無厘頭慢動作飄移戲碼,而且情況不太妙。因為小弟正在經歷漫長到好似十分鐘的意外,除了負隅頑抗等待那轟然一響之外,根本沒有多少扭轉乾坤的餘地。儘管用上夾萬竊匪謹而慎之的手法全力調整方向盤角度和油門行程,眼前形勢還是亂七八糟。休提轉向不足或過多,轉向不能豈非更貼題?不過本人亦難辭其咎。270萬鎊的兩噸重鯤鵬巨獸靠一套冰冷米其林Cup 2輪胎在一片濕滑的場地施放1,578hp威力,任何對物理稍有認識的人都可以料到場面少不免有點棘手,但我還是不得不硬著頭皮吐出那三個字——沒事吧。TG過去做過許多傻事蠢事,這一次卻真的蠢到無極限。

不過我們就算真的讓一部價值連城的Bugatti與防撞欄發生肌膚之親,這一幕至少也不會在太過公開的場合上演。未有用世上第一快車在世上最惡名昭彰的賽道當著遍佈每一彎角祈求我們飄出賽道的攝影師面前大出洋相,實在要謝天謝地。不,剛才一句就當我沒有說過吧,因為我們的確大出洋相。幸好身旁有一位專家給我指點場上154個彎的迷津,在壓力山大時不啻一服寧神定心丸。這位嚮導叫Andy Wallace,也就是那位用麥拉倫F1超跑和Chiron分別錄得386km/h和489km/h極速的利曼冠軍人馬兼Bugatti試車員。聽這位十分可靠的副手說:「其實我在紐伯靈只有一次比賽經驗,試過用捷豹MkII跑了三個圈。坦白說的話,我不是很熟悉這個場地。喔,順便一提,請小心那灘積水。它只會令我們陷入水漂,這裏卻無有緩衝餘地。我們甚至沒有必要開得很快。」多謝啦Andy,果然懂得安慰人。之後我們便做了完全相反的事,車尾頓時一擺,馬蹄鐵形車頭護罩馬上直指右邊防撞欄。我即刻反扭方向盤設法解圍,無奈順勢修正為時已慢,場面只能說慌張到手忙腳亂,然後……姑且就此打住,下場容後再談。

跟所有好主意一樣,TG此行同樣始於一個問題:「如果有一部新型Bugatti Chiron Super Sport讓你開上一整天,你會怎麼運用呢?」大伙兒約莫參詳了五分鐘便提交了一個計劃回覆Bugatti,說我們打算去Molsheim的Bugatti廠房取車,然後北上越過邊界進入德國,痛痛快快踏破一些無限速公路,再去紐伯靈兜上幾圈……在接待遊客的時段兜幾圈。沒料到廠方居然一口答應,於是我們這天便開開心心趕早出發,開著一部污糟邋遢的租用奧迪Q3通過保安站進入Bugatti閘門另一邊的童話世界。所有Chiron都是在窗明几淨的Atelier大樓內用人手組裝(大樓於2005年啟用),不過廠方安排了我們在經過悉心翻新的Ettore Bugatti故居——Chateau——與Super Sport打照面,以此好好烘托他們準備的妙品。

這部Super Sport正是Wallace先生2019年錄得304.773mph極速(490.379km/h),率天下量產車之先衝破300mph大關所用的那款升級加長版Chiron。呃,至少可以說兩者十分相近。眾所周知,Bugatti在Ehra-Lessien刷新速度紀錄後,便宣佈製作30部Super Sport 300+特別版,外觀和機械皆以刷新紀錄的那部Chiron為本(不過考慮到輪胎壽命,特別版的極速以273mph或440km/h為限),所用引擎同樣是馬力增加了100hp的8.0公升1,578hp四渦輪增壓W16,而且車身一律採用刷新紀錄當天的黑底配橙色條紋,每部盛惠300萬鎊。

此外廠方又宣佈會推出機械規格與特別版相同的「標準型」Super Sport。圖中所見的就是標準型,一部盛惠270萬鎊,顏色任擇,條件是不得抄襲300+版本。黑色通常犯了攝影大忌,但不知是目露凶光的面相還是長度近乎荒謬的車尾使然,體型又長又扁氣勢洶洶的SS看起來就是活脫脫一個狠角色。當我一看見車廂那些好像鞍革的棕色真皮,口中更忍不住長吁一聲,很用力的一聲。如果一擲幾百萬鎊的人是我,這種貨色正合吾意。

看到這裏開始惴惴不安的現役Chiron車主其實毋須擔心,因為Bugatti還是會按原定計劃僅僅製作500部Chiron,只不過當中夾雜了Chiron、Chiron Sport、Chiron Pur Sport和Super Sport,採用特製車身的Divo、Centodieci和Voiture Noire則不在此限。事實上標準型Chiron和Chiron Sport以規格認證為目標的生涯已近乎尾聲,所以花得起最低入場費的話,今後選擇其實不外乎Pur Sport和Super Sport之間。兩者之中,Pur Sport側重彎速、圈速和操縱性能。Super Sport則較為講究流線,以風阻最小化,直線速度最大化為己任。

跟一般Chiron有何分別?SS車頭左右兩端的氣簾不但有利氣流暢順掠過車身兩旁,還有助疏導前輪拱內部的暖空氣和亂流。須知高速推進時,輪拱內部會積聚強大氣壓。如果壓力無從宣泄,便有可能鑽到車底形成一股升力。因此大家在這些輪拱後側和頂部會找到一些令人聯想到EB110 Super Sport的氣槽和氣孔。

為了讓層流更長時間緊貼著車身,車尾一口氣加長了250mm,空氣動力失速亦因此降低了四成,翻譯成我輩聽得懂的說法就是把車身弄到滑似全身搽了嬰兒油再泡在一缸嬰兒油中的章魚。原本打橫一字排開的四出尾喉,則被各據一方以便騰出空間安裝中置導流槽的呂字形尾管取代。這個尺寸大了許多的散氣槽,就算在完全收起尾翼的Top Speed模式之下也可以令下盤緊貼路面。想挑戰這個極速模式,得使用存放於車手左邊大腿近處的二號鑰匙。用法如下:取出二號鑰匙,在停泊狀態下插進匙孔,然後扭一扭。這時SS會用行動評估閣下是否能勝大任,手法包括一下子沉腰坐馬縮短離地距,收起車底鰭翼以調動車頭下壓力,以及進行一系列安全檢查。輪胎胎齡超過兩年嗎?系統會拒絕進入Top Speed模式。在此提醒大家一點,有別於在車身上面添置一些干預氣流的東西,無論你用甚麼方法在車底產生下壓力,阻力都不會因此增加,這個好處自然與Super Sport追求高速境界的抱負十分合拍。

一提起高速境界,我便彷彿聽到autobahn的呼喚,不過出發之前得首先參加Andy主持的導賞團。向我逐一介紹這部車的特點時,他提到一些駭人聽聞的花絮,每一則都勝似試車筆記上的金句。譬如車手若有本事在世上找到足夠空曠的場地一腳釘死油門,SS只需6分50秒就可以令油缸空空如也;或者在時速490公里之下,這套內部經過強化的特製Cup 2輪胎所承受的拉扯力,原來相當於拆走輪圈後用大鐵鏈穿過輪胎一舉吊起三點五部Chiron。就這樣震驚個夠後,我們便正式上路。

大戰三百回合之前,我們首先為絕不平常的Super Sport安排了一些十分平常的工作,譬如應付迴旋處、塞車,以及歐洲莫名其妙的單程公路系統(何況路上還有電車行走),妙就妙在SS處理這些工作時簡直輕鬆到不可理喻。令下盤在難以想像的速度下穩如泰山的快車在緩慢交通中猶能怡然自得,這種工程境界和無微不至的心思正是Bugatti與眾不同的地方。聽Andy說,原來有一位車主已經用Chiron走了超過八萬公里。得悉此事後,我實在無法形容自己何其開心,因為這些Bugatti好用到一塌糊塗,彷彿乞求你經常呼來喚去。

不止一般使喚,還喜歡你全力鞭策。我們現已身在A1高速公路。雖然剛剛越過那個神奇路標,無奈交通繁忙,SS只能以190km/h穩定巡航。這部車的舒適區大到離譜,只不過略為發揮潛力已經氣勢如虹,害得我雙眼頻頻掃描地平線看看能否找到一道缺口以便釋放背後那個火藥庫的威力。我這時的心情極度緊張,部分原因在於不清楚右腳全力一蹬的話會發生甚麼事。另一原因是錶板中間從上而下的一列儀錶會記錄我最多運用了多少成動力,最高車速和轉速達到甚麼水平,換言之一切都瞞不了人。還有一個原因是基於保險理由而同行的Andy Wallace居然煽風點火:「衝了啦,你不覺得220mph很中聽咩?」我是這麼覺得呀Andy,不過我亦覺得「沒有被一部橫衝直撞的HGV撞到變成一灘肉泥」同樣中聽。

之後路上交通便好像紅海中分,道路變得直又直。於是我用一腳踢穿隔艙板的力道狠狠踏下油門,耳畔隨即響起雷聲隆隆的重低音,當中夾雜著增壓器蓄勁的嘶嘶聲,以及一些由於此乃老少咸宜的雜誌而不能在此繪影繪聲形容的聲浪。總而言之,這一腳油已夠我們挾著難以理解的速度沿著快線長驅直進。由於無暇查看車速,我決定疊埋心水釘死油門,直到下一個彎看起來好像髮夾彎才鳴金收兵。就刺激腎上腺分泌而言,高空彈跳和過山車根本無法與之相提並論,因為這股加速快感既粗獷,又真切,而且完全合法,卻不知何故又給人一種犯罪感。之後我終於想起要重新呼吸。這趟衝刺動用了1,615PS(相當於1,593hp,換言之我們憑空創造了幾匹馬力),並以6,900rpm達到211mph(約340km/h),應該還算出色吶。此外,雖然不是完全出於自願,我們在過程中確曾以190mph(約306km/h)通過彎角,儘管那一刻的感覺遠非聽起來那般轟烈。

老實說,這手加速功夫你也做得到,空間足夠的話連你家爺爺嫲嫲都做得到;這部車簡直把超人壯舉變成易如反掌的小事。電動特級超跑一眾後浪(包括Chiron的新室友Rimac Nevera)也許在起跑之初撐得住場面,可是Super Sport越戰越勇的性能實在太厲害,從160km/h爆上320km/h的氣勢堪稱凶殘暴戾,可觸可聽可聞的機械反應也令人覺得更加刺激。這副W16可謂整部車的心臟、靈魂,也是我有幸操縱過的最出色引擎。但願Mate Rimac今後能夠為它找到一個好歸宿,或者從中衍生出其他引擎成就更多Bugatti。

Autobahn滿分過關,也是時候兜兜圈,老天卻在紐伯靈映入眼簾時開始十分熱心地潤澤大地。天有不測風雲,十分正常;有人在滂沱大雨中用一部Bugatti玩Touristenfahrten可就不太正常了。無怪乎在場的超跑追星族馬上傾巢而出,其中一位出奇貌似史瑞克的仁兄更在接下來三個小時跟屁蟲一樣跟著我們。

Andy看來憂心忡忡,原因也許是我對面前艱險顯得不太在意。無論如何,我們還是向閘門駛去,然後做了一些起飛前的安全檢查功夫:「輪胎至少要達到攝氏三十度,否則會毫無用處……還有,別做傻事。」由於對形勢還是一知半解,我仔細想想便選取了ESP減辣的賽道模式,然後恃著曾經在紐伯靈跑過兩圈的經驗(五年前用Megane RS挑戰場地乾爽的北環)和盲目樂觀心態殺上賽道。如是者舞了兩個彎後,Andy甚至懶得叫我重新開著ESP,乾脆上身一挨伸手一扭把模式選擇器撥到Autobahn的位置,我亦因為這個信號察覺到情況可能比原先所料更為凶險。

我好想告訴大家Super Sport在極限之下身手何其了得,或者用Pur Sport的終極彎速換取了甚麼神功而不至於在彎路左支右絀,無奈實情是我只能躡手躡腳步步為營,試招一事竟已變成一場求生之戰。為了不辱Bugatti門楣,我不能任由其他車超前而去。不過更重要的是確保車頭面向正確一方,以及避免打電話向保險商報哀。為了讓各位對當時的抓地力等級有一個概念,不妨告訴大家我曾經與一部寶馬320td Compact打了一場十五個彎的拉鋸戰。

你問上文第二段提及的驚險事件嗎?總算勉勉強強化險為夷,但過程中不無屁股尿流嚇到大叫老媽的場面,儘管清心直說的話這段記憶其實有點模糊。不過我記得當時腦海浮現出第二天報紙的頭條——BBC TOPGEAR在世上最可怕(兼最濕滑)的賽道報銷了世上第一快車!這群人的腦究竟甚麼做的?但我總算完好無缺地回到維修站。驚嚇過後,我提議交換位置,好讓大家見識一下高手的正確做法,Andy卻毫不猶豫一口拒絕。於是我們就這樣坐在停車場上等待滅世豪雨變成一般豪雨,之後Andy便答應試跑一圈。這一圈比我開得更快,但Andy還是十分謹慎。其間雖然出現了一兩次搖風擺柳的場面,但至少看得出SS在濕滑場地未至於一籌莫展。

多麼美好的一天,多麼精彩的汽車。縱使冒上被指食古不化的風險,我必須指出這是十分有力的證據,足以證明純電動車還有好長一段路途方能修得曠世引擎劇力萬鈞的境界,而大塊頭Chiron依然是箇中翹楚。安息吧汽油陣營,你們的光華雖然轉趨黯淡,但一手絕技還是天下無雙。

原文出自《TopGear極速誌》2022年2月 第07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