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桶油,
你會如何用?

Posted 08/09/22

最近發生的汽油短缺撩動了我輩思緒,思索大家會如何運用手上最後一桶燃料。為此我們請教了許多朋友……

#01 Chris harris

矮個子

我大概會去紐柏靈兜圈兜到燃料耗盡為止,也許會開自己曾經在紐柏靈比賽使用的997保時捷911 Cup。總之一圈一圈地跑下,直到用光所有燃料。事實上我還會在車上安裝一個200公升油缸,如此一來便可以裝載大量燃料。這個想法倘若不可行,我會去挪威找一個在冬天結了冰的湖,用一部Tuthill 911在冰湖上飄來飄去。因為這兩種玩法都是我一向視為最值得在汽車上領略的最終駕駛體驗。

最近發生的汽油短缺撩動了我輩思緒,思索大家會如何運用手上最後一桶燃料。為此我們請教了許多朋友……

#02 paddy mcguiness

北方佬

 

我會省著用,找一部福特Ka加滿油箱到處遊玩,而且要玩足兩遍。這樣的話應該可以讓你走遍英國,旅程結束時說不定還剩下半桶油。我可以料到Harris會怎樣做,他大概會用瘋狂可笑的方法在短短幾分鐘內耗盡所有燃料達到真正痛快的速度境界。我不會這樣做,反而喜歡思而後行。

 

 

 

 

 

 

 

 

 

最近發生的汽油短缺撩動了我輩思緒,思索大家會如何運用手上最後一桶燃料。為此我們請教了許多朋友……

#03 freddy flintoff

大無畏

我不知道自己會選擇哪一條路。好吧好吧,我雖然從未開過這款車,甚至不知道自己這副體型能否正常就座,但我會選擇法拉利Enzo,因為這些跑車的外形就是深得我心。我記得它們最初有售時,人人都覺得索價45萬鎊簡直愚不可及,但這些法拉利的身價現已漲至200萬鎊。我甚至不需要加滿一桶油,只要夠我跑38哩即可。因為這個距離剛好夠我從我家開去普雷斯頓(Freddie的出生地),之後我會一直留在那裏不再他往。

最近發生的汽油短缺撩動了我輩思緒,思索大家會如何運用手上最後一桶燃料。為此我們請教了許多朋友……

#04 Andy Wallace

利曼冠軍

九零年代初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時代。那時候我為豐田駕駛TS010上陣,用市售汽油的話,這部賽車只能產生650hp,但我們使用的是特殊配方。正式比賽用的燃料配方能夠額外產生50hp,排位賽用的燃料可以在這50hp之上再添70hp。所以單憑這些燃料,就可以在排位賽發揮650至770hp。我們必須調整踏板位置以便車手做跟趾動作,因為油門反應實在太敏銳。排位賽用燃料會以20公升桶裝運抵賽道,到得使用時才用手搖泵從桶內抽出來。因為這些燃料一進入賽車便會產生腐蝕作用,油缸、油管以至你用來抽油的機器都會無一倖免。但你還是不惜把燃料加進油缸完成你要完成的賽圈,事後把油箱、油管等等部件全部拆下來丟進垃圾箱就是了。我們當年在山葉賽道第一次試驗這些燃料,所以我會加滿油箱重遊這條賽道。

最近發生的汽油短缺撩動了我輩思緒,思索大家會如何運用手上最後一桶燃料。為此我們請教了許多朋友……

#05 Lando Norris

F1車手

我會趁著夏天開車去喜馬拉雅山遠征。翻越重重山脈和山嵴,加上富有挑戰性的山路,當能成就一次非常精彩的冒險旅程。考慮到喜馬拉雅山區有好些世上最凶險的道路,我無法斷言這是人人消受得起的體驗,不過嘆為觀止的風景應該會令你所冒的風險值回票價。我當然會出動麥拉倫跑車,可是在這種山區有多實用就不得而知了。考慮到越野需要和沿途可能遇上的崎嶇地形,4×4會是比較保險的選擇。呃,但願那桶油足夠回程之用吧……

最近發生的汽油短缺撩動了我輩思緒,思索大家會如何運用手上最後一桶燃料。為此我們請教了許多朋友……

#06 Marques Browniee

YOUTUBER

我屬於比較傾向電動的一派,所以有一桶油任燒的話,我會選擇一些瘋瘋癲癲的混能汽車,如此一來最起眼的選擇便只有一個。我會把這桶油交給麥拉倫P1,然後在賽道兜圈兜到滴油不剩。P1是我首選的夢想汽車,但迄今為止尚未有機會一試。如果一生都遇不上這種機會,我會死不瞑目的。

最近發生的汽油短缺撩動了我輩思緒,思索大家會如何運用手上最後一桶燃料。為此我們請教了許多朋友……

#07 Adrian Newey

F1工程師

我的第一個想法是用蓮花49踏破摩納哥F1賽道,但我們也許需要盡量善用這桶油,所以我會用保時捷917或者法拉利512去利曼兜風。

最近發生的汽油短缺撩動了我輩思緒,思索大家會如何運用手上最後一桶燃料。為此我們請教了許多朋友……

#08 Catie munnings

越野車手

我會把這桶油分成四份,第一份會留到冬天去瑞典和芬蘭北部。對,就是去北極圈。我會用一部配備釘胎的奧迪Quattro Group B,不時甩動車尾與路旁雪堤擦身而過,在變速箱變得寧靜的一刻傾聽釘胎飄過彎角時刮削冰雪的聲音。第二份我會用於中東某些沙漠荒徑,車輛大概會用越野buggy。我和Extreme E隊友Timmy Hansen今年在杜拜習訓時曾經在沙漠迷路,結果在某個駱駝牧場花了幾個小時為那部buggy更換皮帶。第三份會用於美式V8肌肉車身上,我會去加州海灘兜風,中途找一間汽車餐廳吃一頓快餐。至於最後一份,我會用來飛越Travis Pastrana在Nitro Rallycross所造的150呎缺口。

 

 

最近發生的汽油短缺撩動了我輩思緒,思索大家會如何運用手上最後一桶燃料。為此我們請教了許多朋友……

#09 Carlos Sainz Sr

越野車手

這個對我來說很容易選擇。我會從現役WRC賽車中挑選最好的一部,可能的話會去挑戰Ouninpohja賽段。如若不行,就去瑞典某處找個冰雪賽段。我會盡量多次從頭到尾跑畢這些賽段。就WRC而言,混能肯定是大勢所趨。不過維繫這項錦標賽的DNA也十分重要,所以全面電氣化也許不是最佳方向。

最近發生的汽油短缺撩動了我輩思緒,思索大家會如何運用手上最後一桶燃料。為此我們請教了許多朋友……

#10 Gordon Murray

汽車設計師

非我家六零年代的Series 3蓮花Elan Coupe莫屬。這部小車開起來出神入化,我會帶它去蘇格蘭西部海岸兜風。我很喜歡這片高地,那裏的公路精彩到極,而且交通不太繁忙。不過到得明年T.50投產時,我隱約覺得自己會轉軚跟那副氣勢磅礴的V12共赴巫山……

 

 

 

 

 

 

 

 

 

最近發生的汽油短缺撩動了我輩思緒,思索大家會如何運用手上最後一桶燃料。為此我們請教了許多朋友……

#11 Jamie Chadwick

女子方程式錦標得主

如果只能把最後一桶油用在一部車身上,我會選擇Singer的Dynamics and Lightweighting Study保時捷911。我十分好運,得以在賽道駕駛現代化賽車,所以在賽道外邊我想開一些有點古色古香的汽車。由於在威廉斯浸淫了好長一段時間,我不用多想便看中這款Singer。對我來說,任何自然進氣911都是必勝選擇,何況糅合了Singer無微不至的工程心得。所謂整體包裝不就是這回事嗎?作為人生中最後一次的駕駛之旅,我會開這部Singer去法國南部。那邊的郊野十分優美,能夠在這些郊區公路盡情駕駛這部車的話,我會十分高興。

 

 

 

 

 

 

 

最近發生的汽油短缺撩動了我輩思緒,思索大家會如何運用手上最後一桶燃料。為此我們請教了許多朋友……

#12 Lee Mack

喜劇演員

如果只剩一桶油,我會開我家露營車去Lake District。那是一部福斯Caravelle 6.1,是我最近改裝的。因為我覺得人有三急時若非光顧草叢,否則根本算不上渡假。這部福斯裝有Roofnest Condor XL車頂營幕,行李艙設有Slidepod炊具連鋅盤,意味我一家五口和傻狗可以自給自足一段時間。考慮到這缸油夠去不夠回,能夠自給自足自然十分重要。Lake District是世上最美麗的地方(一桶油肯定夠你到達目的地),如果你必須與一條吠個不停的狗狗、三個爭吵不絕的小孩和一個寧願入住酒店帶廁套房的太太長時間共處,何不至少讓自己一邊望著The Old Man of Coniston一邊受罪呢?喔,The Old Man of Coniston並非甚麼委婉說法,而是一片真正存在的高地。

 

 

 

 

 

 

 

 

最近發生的汽油短缺撩動了我輩思緒,思索大家會如何運用手上最後一桶燃料。為此我們請教了許多朋友……

#13 Daniel Ricciardo

F1車手

且讓我們首先選定目的地吧。這個目的地必須陽光普照,如此一來自然會想到加州太平洋海岸公路,不過我們要去的地方其實是維多利亞省大洋路(Great Ocean Road)。我想像的情境是在燦爛陽光和陣陣清風中駕駛一部打開篷頂的手排老爺車,不過心目中並沒有特別聯想到哪一款敞篷車。那可能是一部美國車,一部舊型Mustang,總之又老又硬又有feel。

最近發生的汽油短缺撩動了我輩思緒,思索大家會如何運用手上最後一桶燃料。為此我們請教了許多朋友……

#14 Ken Block

HOONIGAN

我會用一部現行規格的WRC賽車去挑戰自己喜歡的越野賽段——紐西蘭。憑著高度技術開發和尖端整流設計,這一代WRC賽車簡直令人佩服到五體投地,所以你唯有在比賽場地方能徹底發揮它們的妙處。為甚麼選擇Rally Whangarei的賽道?原因在於這些道路的特性,沿途有好些天下無雙的傾側彎角,簡直好玩至極。如果這是我人生中最後一桶油,最轟烈的用法莫過於此。

 

 

 

 

 

 

 

 

 

 

 

 

 

 

 

原文出自《TopGear極速誌》2022年3月 第07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