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行俠回歸-TOP GUN:MAVERICK

Posted 16/09/22

Words: Jason Barlow

Translation: Tony


電影《捍衛戰士》把一個叫湯姆克魯斯的年輕有為演員變成電影明星,事實上你大可以說他進入了超音速境界。這是十分貼切的形容,因為事隔整整三十六後,他為了拍攝《捍衛戰士:獨行俠》再次登上戰機駕駛艙,而且當你知道他和新一代早熟飛行員打算做甚麼,肯定會大吃一驚。

湯姆克魯斯以Pete Maverick Mitchell身份重現銀幕一事,似乎與《悍》片最燒腦的那句對白——I feel the need, the need for speed——所描寫的心態相當南轅北轍。他並不害怕拍攝續集(好像不可能任務第八集便正在拍攝中),多年來卻一直拒絕再拍《捍衛戰士》。等到最後回心轉意時,計劃卻為因為導演東尼史考特悲慘離世而脫軌。那麼大家可以對這齣續集抱有甚麼期望呢?最終誘使Maverick復出的原因又是甚麼呢?

這邊就交給好萊塢頂級導演之一兼《悍》片續集共同編劇Chris McQuarrie解答吧。他告訴TG有一些元素打從1987年便一直醞釀發酵:「到了2011年時,我們手上已經有許多『尋求』好故事的有趣念頭,卻硬是覺得缺了甚麼。於是我和三位曾經參與拍攝原作的人聚首一堂,並決定自己在開會期間主要擔當旁觀角色,專心揣摩十七歲那年觀看《捍衛戰士》的感受。」

「我一直問自己『我們何以這麼喜歡《捍衛戰士》?這份感情為何歷久常新?誠然,片中確有Danger Zone、Loving Feeling、Take My Breath Away、摩托車、排球、Mav與Goose、Mav與Charlie、Mav與Iceman,但這些元素大可不理。因為這些元素之後被抄襲了不知多少次,卻從未能夠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那麼《捍衛戰士》何故一枝獨秀呢?當中到底有何玄機呢?』」

這位仁兄已經五十有九,應該感應到需要早點上床

於是McQuarrie決定致力挖出這個「秘密成份」。2016年《不可能任務:失控國度》殺青後,仍在揣摩箇中玄機的他與湯姆克魯斯取得了聯繫。「大約在《捍衛戰士:獨行俠》開拍前一個月,阿湯叫我看看那份劇本。我在腦海中重寫某一幕戲時突然有所領悟,終於知道那個秘密成份如今可以怎樣發揮。我向阿湯交代了有關想法,之後便馬上獲邀用兩個星期重寫劇本,於是接下來兩年便與這齣電影結下了不解緣。」

同一時間,與導演Joe Kosinski(曾經執導《tron》和《遺落戰境》)一直保持聯繫的製片Jerry Bruckheimer趁著湯姆克魯斯在巴黎拍攝期間,聯同Kosinski找上門表明後者有意拍攝《悍》片續集。「Jerry運用了非常高明的製片手腕,沒有挑明阿湯其實不想拍這齣電影。」Kosinski告訴我:「他抗拒拍攝續集已有多年,但仍然抽出半個小時讓我交代自己的想法。聽我交代完畢後,他便打電話給派拉蒙影片說『我們決定拍這齣電影』。那次會面好不超現實,震撼程度勝似Superbowl。在我拍過的電影中,總有向明星據理力爭的時刻,那天的會面就是其中之一。」

Kosinski認為新片有一條感情線打動了湯姆克魯斯,一份意外溫情的角色深度。續集起用了一班面目全新的好手也是原因之一,這班新人得到湯姆克魯斯的高海拔甘道夫式醍醐灌頂,因此牽扯進一項風險極高的瘋狂任務,最重要是片中有大量動作場面。湯姆克魯斯很喜歡駕駛飛機,幾乎與喜歡泡在飛機旁邊擺姿勢的興趣一樣濃,續集的空戰場面更逼真到嚇壞人。

Glen Powell plays “Hangman" in Top Gun: Maverick from Paramount Pictures, Skydance and Jerry Bruckheimer Films.

「Maverick依然是Maverick,本色一如當年!」Bruckheimer說:「雖然年紀較大,人又比較老成——只是老成了那麼一點點吧,Maverick仍然敢於忤逆制度。他被召回訓練一群飛官,不過故事其實關乎熱愛航空,熱愛飛行,與Maverick這個角色十分吻合。讓Maverick回到空中做自己最擅長的事,這就是整件事的意義。為此他必須回到TOPGUN,回到他當年所待的地方。」

至於如何拍攝,Kosinski表示該片沒有運用CGI。「我讓阿湯看了一些YouTube短片,看看海軍機師在噴射戰鬥機駕駛艙用GoPro拍攝的飛行實況。我說『如果我們無法超越這些短片,製作這齣電影便毫無意義可言』。三十五年後的Maverick在幹甚麼,也是一個很有挑戰性的問題。我曾經有點執著,覺得他應該好似Chuck Yeager那樣,以試飛員身份參與比較隱秘的海軍研究計劃……」

面對著艱辛任務的Kosinski就此開始工作。除了指導一班年輕演員和老手(Ed Harris和Jon Hamm都是脾氣暴躁的老薑。Iceman?是呀,這個角色再次落在韋基馬手中),Kosinski還得想辦法捕捉F/A-18超級大黃蜂叱咜高空的雄姿,最終他和攝製隊居然想到辦法在每個駕駛艙裝上六個IMAX畫質的攝影機。

湯姆克魯斯更親自為有關演員制定了一個為期三個月的訓練計劃。話說拍攝上一集電影時,演員中就只有他承受得了強大G力,所以大部分駕駛艙特寫鏡頭其實是在一個大型常平架上拍攝的。這一次所有演員卻要真刀真槍親身上陣,是以必須接受訓練直到適應海軍飛官在現實中承受的種種苦頭。這亦意味他們必須掌握攝影器材的用法、學習打燈,同時牢記自己的對白。「我們反覆彩排,直到把這一切變成條件反射。」Kosinski說:「有些地方可能會出錯,譬如他們可能忘記拉下頭盔面罩。所以每次拍攝後,我們會馬上翻看片段,然後在下午升空重拍一遍。我們拍攝了超過八百小時的片段,過程煞費苦心。不過為了得到我們想要的東西,這是唯一辦法。據我所知,阿湯一天會飛上三趟呢……」

飾演Coyote的Greg Tarzan Davis對這些演練記憶猶新。「我們並沒有在演戲,而是活在其中。」他告訴我說:「我不是說我們變成了海軍飛官,但我們經歷了他們經歷過的事,學會在承受強大加速重力時眼望地平線,學會如何正確呼吸,學會避免扭頭左望右望,因為我們必須盡量面向鏡頭。阿湯總是說『我們需要看見你的臉,因為這樣才賺錢……』」

需要新手套的話請豎起拇指通知一聲

「是呢,大家還變得很好勝啊!自己絕對不可以嘔吐,想做出重力最厲害的爬升,你飛了一個小時,我就得飛上一個小時十五分……我好想公開大讚Monica Barbaro一聲(飾演Phoenix),她真的忍了下來呢!」

「等一等,有人見到我的……喔,原來在這啊,當我沒問過」

由此而來的成果,正如許多電影人所說在銀幕上有目共睹。「拍戲對我來說從來不是關乎一個錢字,而是關乎我們怎樣娛樂大眾,如何帶他們瀟灑走一回。我之所以從事電影製作工作,就是因為世上有《捍衛戰士》這樣的電影。」Bruckheimer說。片中當然也有汽車和摩托車,仔細留意的話,在某個交代時地的鏡頭中便會見到一部Aston Martin DBR1,旁邊還有一部在上集舉足輕重的川崎Ninja重機。除此之外,客串陣容中還有一部早期保時捷911。

不過這些陸上運輸工具只是為了讓觀眾分心而安排的角色。因為在忘形觀看飛行場面以外的時候,觀眾可能會發覺自己思潮起伏,好想知道他們到底用了甚麼辦法完成這麼高難度的拍攝工作。這方面就有勞Kevin LaRosa講解吧,因為他在這齣續集中身兼空中調度員和主攝影機師,而且是電影行內少數具備噴射機駕駛資格的從業員之一。

「(阿湯)當時正在談論下一集《捍衛戰士》。他說『Kevin……我們打算拍這套戲』。須知每當阿湯說自己打算做某件事,他總會付諸行動。然後他接著說『Kevin,我們必須動真格。《捍衛戰士》所有場面都必須真刀真槍,因為那種經歷和表現根本無法偽造』。」

於是LaRosa及其拍檔花了九個月時間想方設法。結果開發人員把一架本來用於訓練機師的捷克制L-39 Albatros雙座噴射機改造成Cinejet,在機鼻安裝了一個活動範圍非常廣闊的Shotover攝影機常平架。「(攝影機)可以向上看,左右兩邊都可以向後大幅扭動,亦可以垂直向下,甚至扭向L-39機腹下邊拍攝我們正在跟蹤的飛機。」LaRosa解釋道:「我們就是用這個方法拍下F-18迎面衝來的那些精彩畫面。我們還動用了一部高度改裝的Phenom 300商務噴射機以拍攝比較長程的任務,此外當然少不了我們的攝影直昇機。」

LaRosa很熱心於表揚他的攝影機操作員David Nowell和Michael FitzMaurice。「他們是留守後座的勇士,在我飛行期間一直埋首盯著監視器,一邊在我們穿過亂流或者在距離地面只有幾呎的高度以時速三百海里一掠而過時,運用順滑無比的反射神經指揮攝影機拍下這些鏡頭。」

除了投入大量人力和科技,續集運用現場實景的手法亦極具戲劇性,Kosinski和LaRosa更不約而同把這個因素視作該片得以震撼人心的關鍵之一。這裡就不做劇透吶,但也不妨為大家提供一點線索:在英屬哥倫比亞喀斯喀特山脈拍攝的一組連環鏡頭,當能看得你熱血沸騰。

「我們可以去哪裏找到最驚心動魄的拍攝背景呢?要怎樣做才能在當地盡可能貼地飛行呢?」LaRosa說:「在地面一萬呎上的藍天拍攝飛機,人人都做得到。可是當你用這些飛機深入世上某些最極端的地形,動作場面便會開闢出一個嶄新境界。」

因為新冠疫情而延誤兩年的《捍衛戰士:獨行俠》,上映檔期適逢老派娛樂大有市場的時機。各位大可疊埋心水用這齣電影徹底重燃那份對速度的渴求,離開戲院時但覺心滿意足。

這套續集確是千萬金元大製作,但也是傾注了無比心血和靈魂的電影。「無論製作規模大或小,我都會用同一態度看待人物和故事。世上可沒有甚麼規定一套電影就不可能既是大製作,又能夠觸動人心。」Chris McQuarrie說:「電影曾經有過這種兩全其美的時代,所以我們立心要去拍攝大家再也不會拍的那種電影。對我來說,這就是成就《捍衛戰士:獨行俠》那份懷舊感的真正秘密。我不但得以和一個角色和故事再續前緣,還重新連接上一個時代,一個每逢夏季都有這種角色和故事登上大銀幕的時代。」

 

TOP GUN

妙語佳句

 

MAVERICK:

「I feel the need…」

「我感受到渴望……」

GOOSE:

「…the need for speed!」

「……對速度的渴望!」

 

STINGER:

「Maverick, you just did an incredibly brave thing. What you should have done was land you plane! You don’t own that plane! The taxpayers do! Son, your ego is writing cheques your body can’t cash!」

「Maverick,你剛剛做了一件非常勇敢的事,但你應該要做的是降落!擁有那架飛機的人不是你,而是納稅人!小子,你的自負心正在開出你賣身也兌現不了的支票!」

 

ICEMAN:

「You can be my wingman any time.」

「你可以隨時做我僚機。」

 

MAVERICK:

「Bullshit! You can be mine.」

「放屁,是你可以做我僚機。」

 

JESTER:

「That was some of the best flying I’ve Seen to date – right up to the part where you got killed.」

「那是我迄今為止見過最精彩的飛行之一,直到你害死自己之前為止都精彩萬分。」

 

MAVERICK:

「You don’t have time to think up there. If you think, you’re dead.」

「你在空中根本沒有時間思考,思考的話你就死。」

 

NICK(空中):

「Let’s turn and burn!」

「等我來畫一個漂亮轉向曲線!」

 

MAVERICK:

「Sorry Goose, but it’s time to buzz the tower.」

「不好意思,Goose,是時候嚇一嚇控制塔了。」

原文出自《TopGear極速誌》2022年7月 第08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