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ge Rover<br/>新王登基 - FEATURES - TopGear

FEATURES

Range Rover
新王登基

Top Gear Team Published: 25 十一月 2022

連英國君主都指定使用,Range Rover當真得到名人中的名人背書,那麼最新推出的一代能擔御用大任嗎?

Words: Ollie Kew

Photography: Jonny Fleetwood

Translation: Tony


在九十六歲壽辰的那個週末,英女皇被鏡頭捕捉到在桑德林漢姆府出巡時所用的代步工具,既非金光閃閃的皇室馬車,亦非她的特製賓利豪華大房車,而是一部Range Rover。雖然女王陛下在過去數十年間先後擁有過數十部Landie,但最喜歡親自駕駛的還是Rangie。

女王目前駕駛的Range Rover於2008至09年度登記入庫,所以我們可以肯定她正在引頸以待看看2022年新型Range Rover有何好處,之後再決定應否換車升級。Ma’am,我輩謹遵聖喻,這就登上龍椅帶上柯基,查明世上最頂級豪華4×4的第五代當家是否落足功夫足以博得我輩拿出剛剛勞作出來的皇室御用官方印鑑蓋章認可。

01    猶能越野嗎?

用兩個字概括所有Land Rover汽車,就是「正宗」。這些汽車就算一生中所踏足過的最崎嶇地形不外乎主人家門前用碎石鋪砌的車道,「攀山涉水在所不辭」的堅毅精神始終是Land Rover的獨特賣點。新型Range Rover習得外界現已見怪不怪的Terrain Response II牽引及穩定控制神功。無論越過甚麼地形或河流,這套高明系統都會好好控制2.4噸重的車體,懂得按情況鎖上差速器,在攀爬期間自動調節油門和變速箱反應。

要說有甚麼不習慣,就是新型Range Rover不玩全時四驅。只要氣溫高於攝氏3度,時速又介乎21至100英里之間(約34至160公里),新型Range Rover都會進入後驅狀態,藉此減少機械摩擦和廢排。一旦偵測到腳下是一條偏僻荒徑,或者在畫面精美的模式螢幕上人手調校一番,系統便會馬上接通四個車輪的動力,而且一開一關就像管家輕咳一樣不著痕跡。

在領地到處遊玩,對新型Range Rover來說仍然不外乎牛刀小試。標準氣壓式懸掛能夠把車底升高135mm(此時當然難免削弱乘坐舒適性),越野時流露出最新一代Defender那種處變不驚的氣魄,只不過方向盤不會那麼容易扭來扭去,以及樹枝劃過平滑車身時會較為膽怯。

去參加騎馬狩獵障礙賽?理所當然嘛。不過好此道者請留意新型Range Rover雖然保留了上下分離式對開尾門(值得開心),但開關動作仍然相當遲緩(演出失分)。此外,打算在尾箱安裝來福槍架的話,便得割捨那個十分優雅的新型自動折疊置物架。

 

02    設計對口味嗎?

Land Rover談及「比例和諧」和「利用精確細節營造出車身恍如用一整塊金屬銑削而成的觀感」。新車外形基本上就像一部Range Rover,從車尾四十五度看過去與舊設計相仿,儘管全身都經過認真琢磨,直到車身表面比宮中檯布還要平滑貼服,去除無謂棱角、線條和細節後給人一種清新爽利的感覺。

你在正後方會找到一個最值得一提而又含蓄到近乎不值一提的設計變化——苗條尾燈在黝黑光亮的錐形車尾上顯得格外起眼。整個造型散發出深厚品味,對比寶馬、賓士、賓利那種囂張設計應該越老越有韻味。

對於那些開銷遠低於皇室預算的Land Rover忠實擁躉來說,尤其值得開心的消息是Range Rover這副新造型原來是Land Rover今後所有型號的試金石。換言之下一代Sport、Velar、Evoque和其他型號都會借鑑這個表面滑似鵝卵石的政要造型,設計未有流於暴發粗鄙則代表這是坊間唯一不會令乘客覺得自己好似商業銀行家的豪華4×4。

 

03    樂得駕駛嗎?

最近幾款Range Rover經常為人詬病的地方,是它們再也不是生而為4×4,而是下盤碰巧離地幾呎高的豪華汽車。這種事發生在心廣體胖的豪華大房車身上倒是沒有甚麼問題,反正在上一代Range Rover服役年間,這個王國已經遭受到賓利Bentayga、寶馬X7和Aston Martin DBX入侵(排名不分先後),買家不吝花費的話更可選擇勞斯萊斯Cullinan。所以Range Rover如今給人的印象已不若以前那麼像下盤高聳的S-Class或7系對手,而是比較近乎今天的豪華SUV。不過體型高大顯然有一些需要作出妥協的先天特性,譬如想辦法「確保轉彎不會翻車」。

Range Rover的解決辦法是動用48V防傾桿。這是一套連接衛星導航的防傾系統,能夠早在你轉向之前預先得悉前方彎角緩急。另一個比上一代大幅改進的地方是車輪控制力。我知道車輪控制力是很內行的說法,所以姑且用以下比喻說明吧:舊型Range Rover越過路面坑洞時,車手會覺得那套22吋輪胎好似一下子裝滿了沙的拉扯車身,新型Range Rover便沒有這種頓挫感。

「轉向直徑比所有Land Rover都要小」

廠方今後會陸續推出野心更大的動力系統,包括在不驚動引擎的情況下能夠從白金漢宮一直跑到溫莎堡的插電式混能版本,全電動Range Rover亦可望2024年推出。不過現階段只有引擎為主電力為副的輕度混能型號供應,而我們這次測試的則是D350。多得Land Rover合乎邏輯的命名法,大家不用多想便知道這是350匹馬力的柴油Range Rover。這個型號現已用直六代替V6,柴油聲浪既隱約,又開化,聽起來出奇安心,恍如通風農舍地牢鍋爐傳來的升火聲。他日開電動版的話,我應該會十分懷念這股聲浪。但話說回來,想到一公升柴油要1.8鎊,到時或會另有想法吧。

我們在倫敦得到重機車隊護航,但他們還有一些凍壞了的漢堡需要派送

可是再一次話說回來,這個步履如飛反應敏捷的英國本土主力型號力能拖動3,500kg,而且加滿油最多可以行走850公里左右,就算在皮卡迪利圓環進退維谷,平均油耗猶能維持在8.6L/100km水平。48V電氣威力無疑大大增強了運勁吐勁的效果,不過感覺上廠方似乎把油門和煞車設定成不可能將這部車開到「七上八下」。唯一不太暢順的反應是從D檔手起刀落切換倒退時,八速變速箱偶爾會因為無所適從而打斷流暢節奏。

要說最特殊的功能,肯定非後輪轉向莫屬(Range Rover在沙塵滾滾的越野場面中看似快要甩尾,就是後輪轉向造成的錯覺)。這個自動系統能令後輪以前輪相反的角度扭轉7.3度(只會在車輛行走時有效),是新型Range Rover全線型號的標準裝備(收得你10萬鎊入場費,該當如此),轉向直徑因此得以縮減至11.4米,豈止小於Evoque,更比Land Rover任何一個型號都要小,大大革新了在上環一帶窄街駕駛這種2.2米寬超級殲星艦的體驗,司機甚至可以一看一扭便完成路邊停車。既然身手這麼靈巧,又何必請私人司機跟自己搶功勞呢?

 

04    科技和品質討喜嗎?

座椅超級軟嫩啊!Range Rover最強烈的第一印象其實來自乘客屁股下邊,座椅軟到好似內襯塞滿了拉布拉多的耳朵。坐在艦長椅手枕之間的你會發覺自己置身於一個還沒有大幅偏離Land Rover特色的車廂中,設計師更成功抗拒「裝一個Hyperscreen吧!」的衝動。當然,一度佔據中控台的按鈕功能現已全部收進一個觸控幕內,而且後者的控制介面設計得很好,實在值得鳴放禮炮升旗致賀。我們這部車架編號994的D350在測試期便僅僅發生過一次畫面輕微停頓,而且燙手程度不像其他大螢幕那麼令人憂心。

這個螢幕在滿佈上乘真皮、精緻金屬薄片和塑膠小配件的車廂中佔據著舞台中央位置,但在下既然要從評論家的角度審視這部車,聽一聽溫莎皇室御用珠寶、皮革及奢侈品供應商Asprey的意見肯定沒有錯。那麼今天的「奢侈品」到底都是甚麼構成呢?據Asprey所說:「就是複雜細節、非凡品質、精湛工藝和稀有性。品味雖然好像生活時尚不斷演變,但是創造出一些真正配稱藝術兼且產量又這麼少的東西,總能令人垂涎三尺。我們亦發覺外界對我們所用的物料深感興趣,今後將繼續致力改善我們對環境和社會構成的衝擊」。所以新型Range Rover可以選配全素車廂裝潢實在功德無量……

 

05    可以在後座喝杯茶嗎?

司機代勞還是親力親為?Land Rover兩邊都兼顧到。雖說陣中有一個車身比這部5公尺D350還要長200mm的長軸距版本,其實說到後座空間,就連這個五座基本型號也十分充裕。儘管我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感覺,覺得只有不太出名的皇室成員、丟人現眼的政客、球員協會成員和經常用「不會就事件進一步評論」耍太極的藝人才會躲在這個車廂後邊上路。喔,恕我離題了。

國王陛下必須保持政治中立,Ollie卻不理三七二十一先抹奶油

舒適這回事該如何量化呢?TG的辦法很簡單:一邊切開新鮮烤餅抹上奶油和果醬(必須按此次序,不得異議),一邊飛快踏破白金漢郡。在高速公路風馳電掣,新型Range Rover的下盤真可謂得其所哉,氣壓式懸吊的懸浮效果恰到好處,從無搖風擺柳之弊,同時又遠遠不像德國那些動不動張牙舞爪的sportwagen那麼硬繃繃。當然,正如英國皇室不會介意摻雜一些日爾曼血統,Range Rover亦不會,所以寶馬V8現已列為選項之一。

坦白說,我原本以為在象牙色真皮車廂製作草莓醬鬆餅會很考功夫,Range Rover的淡定身手卻代表刀刀筆直,一抹就妥。不過這部D350是裝備水平較低的HSE版本,沒有冰箱保持餅上果醬形狀一致,少不了要扣一點分。

 

06    在英聯邦外邊吃得開嗎?

Words: Jason Barlow

雖然有可能只是江湖謠傳,但Keith Richards顯然曾經用「a lovely bunch of guys」形容Mick Jagger,這番形容到底有何含意呢?與新型Range Rover的不同版本共度兩天累積了好些里程後,我發覺自己也生出了差不多的想法,覺得這些不同版本清一色表現絕佳,其中有幾個版本甚可稱為傑作,但它們在行為上也有一些不連貫的地方。

以長軸距版本為例……呃,這邊就拿P400 SV做例子吧,原因主要是廠方就是派了這個版本去舊金山機場接我。置身後座的我相當快便斷定這個長軸距版本的乘坐感覺,與大家心目中的豪華感受有著相當的落差。

從加長版SV移師到平常尺寸的P530,不知何故但覺別有一番滋味。這個版本借取了寶馬的4.4公升汽油V8,在陸上力能發揮530hp和76.5kgm,0-100km/h只需4.6秒,卻有本事錄得11.9L/100km和270g/km燃效,英、美、阿聯酋的好此道者勢將視之為首選。

我對D350十分滿意,P530則把焦點帶回到新車架上。此行舊金山北方的大部分路程,與我所知的愛爾蘭和蘇格蘭公路十分相似,P530仗著新型電子防傾控制、扭力導引、主動四驅和後輪轉向功夫表現得駕輕就熟,與保時捷911 GTS當能湊成一對夢幻車房拍檔。

 

07    結論

不用心留意的話,可能會覺得新型Range Rover不過爾爾,畢竟車尾以外的外殻從任何角度觀看都相當近似上一代。除去近乎絕不掛點的觸控螢幕(真是等到脖子老長)和革新遊戲規則的後輪轉向功能,亦談不上滿載格外矚目的新穎功能或者開創先河的技術。

所以大家或會覺得廠方並未傾盡全力,其實他們已經在一向擅長的領域加倍努力,涉及像素之類的數位小裝置則交給德國人去傷腦筋。新型Range Rover是耳目一新的現代豪華汽車,因為它沒有試圖用大量花巧裝備轟炸你,亦沒有刻意用科技博取你歡心,感覺上好比一個穿上雨靴的管家,而不是馬斯克化身。

鑑於車價、保險等等出車總開銷按英鎊計現已增至六位數,新型Range Rover確是非常昂貴的汽車,不過也是一件十分周全的產品,簡直把四十年前的璞玉概念琢磨到幾近完美,可以再做得更好的地方根本少之又少,誠是多才多藝的超凡作品。願我王萬歲萬歲萬萬歲?該當如是。

原文出自《TOPGEAR極速誌》2022年7月 第081期。

FB: https://www.facebook.com/TopGearTaiwanCar
YT: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846SasKQgZoHI87KEOnuzQ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