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Image
Next Image

info heading

info content


DRIVES│攻殻機動車 Alfa Stelvio QV

Posted 07/05/18

愛快的503匹SUV有靈魂嗎?答案原來藏在某處沙漠和崇山之間。

Words: Ollie Kew/ Photography: Mark Riccioni/ Translation: Tony

這一天開始得不太順利。

我們有八個小時跟愛快羅密歐Stelvio Quadrifoglio快活。攝影師Mark已將攝影器材塞滿尾廂和後座,加上兩個大男人加起來的體重,接下來一個小時車程將會帶領我們沿著世上最精彩的死路登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第一峰——哈伊斯山(Jebel Jais)。

在這天出現的第一個交叉路口,愛快的衛星導航系統殷勤有禮地要求我們從圓環第二個出口鑽進一條地下通道,通道上邊卻有一名身穿愛快T恤的男子在隧道口邊緣手舞足蹈示意我們應該轉右直奔八線高速公路。Mark和我不安地交換眼神,心想這時應該信賴科技好呢,還是相信那位在酷熱下用舞蹈傳情達意的陌生人。

看吧,這就是自動化攤販,只要打開尾門大開油門就可以開店營業。

結果證明活生生的義大利人比二進制電腦可信。事實上一個小時之後,我們在沙塵滾滾的晨霧中便看見巨大石林,愛快相形之下頓時淪為小巫。不過眼下第一要務是在販賣輕型機車零件、二手鷹架和疑似食物的夾道店鋪之間突破亂七八糟的八陣圖。相對於遠方地平線上高聳入雲搖搖欲墜的哈里發塔,眼前光景實在跟我預想中的杜拜相去十萬八千里。

這款愛快跟大家的預期也大有出入。你用少於3.4萬英鎊就可以買到一部精打細算,停在Mothercare和瑪莎百貨公司外猶能吸引注目禮的2.2公升渦輪增壓柴油Stelvio。不過精神奕奕載著我們突破拉斯海瑪(Ras al-Khaimah)精肉起司商場的Stelvio並非那麼溫文儒雅的版本,那些綠色(verde)四(quadri)葉草(foglio)為記的白色徽章便透露了這部漆上Competizione Red塗料的Stelvio其實是快刀手。就算對徽章不以為意,從引擎蓋上一對散熱槽、四出尾管和輪拱也可以看出端倪。

一言蔽之,這是寶馬M3為之尷尬難堪的Giulia Quadrifoglio超級房車衍生出來的高蹺版,兩者共用同一底盤平台,2.9升雙渦輪增壓V6同樣力能產生503hp和61.3kgm,粗獷刺耳的唱腔同樣充滿歌劇感,八速自排變速箱同樣與引擎遙遙相對,變速箱同樣用廠方稱為換檔撥片的武士刀操控,貼合手形的苗條碳纖維方向盤以至儀錶板也如出一轍,買家甚至可以選配Giluia承惠3,250英鎊的全碳纖維桶座。這次出場的Stelvio雖然使用標準型電動座椅,座椅本身的設計倒是十分高明,在強大G力下猶能夾穩四肢,又不至於令乘客苦不堪言。況且沒有光亮的碳纖維椅背,你就不用擔心後座的小傢伙每次腳踢前座都會導致座駕大幅減值。「到了嗎?」

越來越難否定氣候轉變對多塞特郡的影響。

其實已經到了。最後拐了一個九十度彎,我們便順利擺脫跳蚤市場迷宮一樣的橫街窄巷,進入大致上不需要紅綠燈或專注前方路況的巡航領域,四周景色也變得比較像電影風光,形容起來大概就是月球和《獅子王》大象墳場的綜合體,地上偏佈灰色岩石,沙塵不時隨風飄舞,中間還會見到以這片夏天氣溫高達攝氏45度的沙漠為家、白化樹幹扭曲得奇形怪狀的樹木。幸好現在是十二月,早上氣溫徘徊於相對怡人的攝氏28度,但溫度無疑正在持續增加。

隨著地表溫度上升,我們開始用高度化解酷熱,眼前道路也開始扭來扭去,彷彿賭氣般誓要衝破阻路石壁。Stelvio在這裡馬上展露其過人之處。不是高高在上的駕駛位置吶(反正這段路的視野本來就相當開闊),而是電動輔助轉向快捷銳利的反應(另一個源自Giulia的傍身法寶),以及倍耐力P Zero輪胎抓地力非常強大,使得前軸身手格外敏銳積極,明顯超乎SUV應有的水準。就SUV而言,Stelvio其實相當輕盈,但絕不輕型。儘管用上碳纖維傳動軸(大家猜猜是從哪裡摸來的),它的體重仍然達到1,830kg,舞起來卻非常敏捷可靠,甚至令人甜在心頭。

速度也相當可觀。雖然沒有任何形式的彈射起跑功能傍身,車手只要一蹬油門,變招天衣無縫的變速箱和了無惰性的強勁V6便會支撐大局。迄今為止,唯有兩點動搖我的信心。首先是煞車,這輛Stelvio使用鋼碟而非額外選購的碳陶瓷貨色,煞車碟在貌似電話撥號盤的20吋精美輪圈映照下未免太寒酸。另一點是油光亮滑的路面突然冒出警方檢查站。

從法拉利V8身上砍掉兩個汽缸,便會得出這款引擎,或者被捕。

看著Mark裝上廣角鏡準備拍下即將發生的逮捕過程,我只能暗中祈求Stelvio不要因為風頭太勁而招惹無妄之災,一邊慢慢靠向那位一臉嚴肅身穿迷彩軍服、軍靴和貝雷帽的警官身旁停車。他道了一個早安,然後遞上一個垃圾袋和一張傳單,要求我們尊重哈伊斯山(「吾山值得我自豪」),謹記自行帶走所有垃圾。交代完畢後,我們便獲准繼續上路,用Stelvio比較寧靜的駕駛模式之一離開檢查站。Mark則趁機會換過另一支鏡頭,調校好相機準備捕捉哈伊斯山的雄奇風光。

屹立於阿聯酋和阿曼之間的邊境,海拔1,934公尺的哈伊斯可不是地質奇觀那麼簡單。話說每一個國家都有一條最具代表性的道路,譬如羅馬尼亞有Transfagarașan,義大利有Stelvio(順理成章),英國則有繁忙時段的M25/M4公路交匯處,眼前這條路則是阿聯酋的代表作。哈伊斯山道既是嘆為觀止的建設,也是不可理喻的門面工程,全程17英哩都是玻璃般平坦的三線公路,沿著數百萬年前形成的峽谷或急(高速彎道)或緩(髪夾彎)通往山巔,還未翻到另一邊山便戛然而止,再無去路。

這條山道也許終有一天會接上另一條貫穿曠野的公路,屆時我輩當會搶先探路。不過就眼前所見,這條公路已經美不勝收,簡直好像空投而下順著地勢攤開的FIA正規賽道,每一個避車處出口地上都可以見到粗闊胎痕(沿途還不時碰見賓利、Camaro和改裝Jeep),可想而知有不少人慕名而至,環境卻十分清潔,證明訪客大多遵守勸喻帶走垃圾。

這是寶馬M3為之尷尬難堪的Giulia Quadrifoglio超級房車衍生出來的高蹺版。

Stelvio在這個舞台大放異彩,引擎無視海拔高度在岩壁之間翻起滔天聲浪。認真閱讀前文的有心人大概留意到我沒有說過Stelvio借用了Giulia的後驅格局,皆因Stelvio Quadrifoglio實際上是全輪驅動車,但與大家所知的全輪驅動有點出入。這套系統絕大部分時候並不依賴前輪驅動,而是把十成動力交給後輪發揮,再巧妙利用左右輪之間的扭力分配促進轉向,直到後輪吃不消才會把最多五成動力調往前輪把車頭拉回正軌。

這種安排的確更有效率,亦有利下盤平衡,不過在這個很適合Stelvio翩翩起舞的場地使用Dynamic模式,反而會弄巧反拙,因為牽引控制系統會試圖干預,在全輪驅動系統拆招之前搶奪控制權。解決辦法是動用排氣聲浪最強勁、換檔只消150微秒、油門瞬間反應更敏銳,而且牽引控制或穩定輔助功能沒有插手餘地的Race模式,換言之一切就看你本事。

Stelvio的抓地力果然厲害,下盤簡直穩如泰山,在迂迴曲折的哈伊斯山道跑了一整個下午也沒有發生《大掏金》擱淺崖邊搖搖欲墜的場面,實在好至極。此外,鑑於可變懸吊仍然設有繞指柔模式,我敢打賭稍後回到比這條道路崎嶇的地形時,下盤舒適程度猶能媲美Giulia。

他們所欠的豪華享受,可以用杜拜養老村的風光補足有餘。
Alfa Stelvio的字母可以串成Fast LA(左撇子)Olive,純屬偶然嗎?我輩認為未必!

好一片風光,好一片寧靜。在空氣這麼清淨的高處極目遠望,那種詭異美感和祥和氣息實在難以言喻。但我們無法久留看著乳白色的太陽落到山峰背後,因為我想趕在這天結束前一探不曾見識的杜拜另一面。時間逼人,行車電腦顯示的25.7L/100km平均油耗同樣值得擔心。「不必過慮。」Mark輕鬆快活地說:「重力可是大自然的V能量。」

一行人遂沿著這條前無去路的精彩山道返回山下,再一次越過乾癟扭曲的疏落樹木和國家清潔衛兵,再一次踏上高速公路飛快掠過不知多少個圓環和工業區;杜拜似乎可以比作中東的英格蘭中部呢。

我們在天色黑透時才抵達陰森古鎮Al Jazirah al Hamra,氣溫卻仍然高達攝氏30度。

儼如空投而下順著地勢攤開的FIA正規賽道。

由於這次遠赴杜拜的目的在於見識一款比所有對手更靈氣逼人的汽車,我好想把Stelvio帶到這個坐落於拉斯海瑪海岸地帶的鬼鎮。Al Jazirah建於七百多年前,曾經憑著珍珠貿易成為十分繁榮的港口城鎮,吸引了不少富商和漁民家庭在此聚居。他們以十三間建有美麗尖塔的小型清真寺為核心,用波斯灣附近採割的珊瑚建成了三百幢房屋。

後來到了1960年代,石油貿易徹底改變了杜拜的面貌、經濟和名聲。Al Jazirah這類省城幾乎一夜之間人去樓空,任由風吹日曬回歸黃土。Al Jazirah能夠存活於當地人心中,皆因這個城鎮盛傳有名為djinns的食人妖精作祟。我討厭拆穿神話,但是根據迄今為止的實地調查結果,我有理由相信那些邪惡妖精其實是科學家口中的蚊子,正好說明杜拜並非獨缺Celine Dion坐鎮的中東拉斯維加斯那麼簡單,正如人有我有的SUV不一定華而不實。

風塵僕僕一身沾滿煞車片碎屑和上千蟲屍的Stelvio Quadrifoglio,在鬼影幢幢下再一次發出鏗鏘冷卻聲。這款SUV未至於完美無瑕,導航系統太也落伍,車廂有一些表面裝飾太容易受損,後方駕駛視野令人髮指,而且胃口相當大,比忙了大半天的Mark和我還要飢渴。可是就這次旅程而言,它確是很有感染力的正宗愛快出品,絕對有資格分享品牌積聚多年的福蔭,為公司今後的發展護航。

這天開始得不太順利,結果卻十分圓滿。

風塵僕僕一身沾滿煞車片碎屑和無數蟲屍的Stelvio,在鬼影幢幢下再一次發出鏗鏘冷卻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