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Image
Next Image

info heading

info content


Mercedes-Benz C111
虛實相生

Posted 24/05/18

它功能齊全,並非一般概念作。你相信嗎?賓士竟恩准TG一試其功夫。

Words: Jason Barlow,Photography: Richard Pardon,Translation: Tony。


試想自己是六零年代末的汽車設計師。這些高人憑著前衛思想構築了Pininfarina Modulo(法拉利512前身)、Bertone的愛快Carabo、蘭吉雅Stratos Zero等等今人仍在苦等的劃時代美夢。

不過在汽車史上留下光輝印記的,又豈止於思想開明藝高人膽大的義大利人。在1969年法蘭克福車展首度現身的賓士C111,便以一雙鷗翼車門點明其血緣,令人第一時間聯想到賓士五零年代促使車壇跨向未來的傑作──目光遠大別出心裁的300SL。按賓士慣例,C111亦非純粹迎合太空時代的科幻展覽品(阿波羅11號就在它亮相前兩個月登陸月球),而是功能齊全的原型車,最初搭載的引擎運用了Felix Wankel的革命性技術,以單一方向旋轉的機件代替往復式活塞。

轉子概念無疑非常高明,後來更在馬自達手上成功量產(儘管現已束諸高閣),但賓士很快便捨棄了轉子技術,因為成本、可靠性和效率問題大大超出了280hp三轉子引擎運轉暢順體積小巧的先天優勢。

不過這些制肘並未妨礙C111繼續演進。1970年,賓士便另行製作了四部C111,其後十年還陸續發表了多個衍生版本,包括劃時代的渦輪增壓柴油版,以及多輛刷新世界紀錄的快車,比如1978年在試車場連續行走十二小時期間測得186mph(299.3km/h)平均車速的超低風阻C111-III。總計下來,賓士先後製作了14部C111,足以證明這是一個持續演進的概念系列,絕非曇花一現的作品可比。這些完成品中有九輛得以保存至今,三輛原型車則已報廢,另有一輛在撞擊測試後塵歸塵,土歸土。

未來世界沒有變成這副樣子,實在可惜。

幾年前有一輛C111短暫投奔英國,與漢米爾頓雙雙出席倫敦時裝週。一待漢米爾頓辦完正事,賓士更不忘一問TG是否有興趣試車。這次能夠真刀真槍試招,全賴他們在七零年代初把滑溜如絲的3.5公升230hp V8房車引擎移植到其中一輛C111身上,並委託ZF為它特別炮製一具五速變速箱。換言之這輛C111是健步如飛的跑手,甚至加裝了現代化引擎管理系統。為了確保這件館藏珍品毫髮無損,賓士這天安排了一位叫Matthias的老兄擔當監護人。

「話說呀,這輛車值多少錢?」我指著車鼻好像食蟻獸的橙黑雙色中置引擎楔形尤物問道。「這個難說得很。」Matthias說:「因為這輛車太也特別,但我知道它買了600萬歐元保險。」

就算撇開江湖地位和稀有程度不談,光憑保險費已知道它價值連城。

特製ZF五速變速箱恰如其分。

就車齡四十五年的概念作品而言,這輛C111真的十分出色。儘管汽車生產商每隔不久便會讓我們試駕他們最新製作的展覽作品,但這些車無論外表多麼誘人,內部結構其實往往有賴膠布、膠水黏合起來,所謂試車「感受」說白了只是九霄驚魂一樣的驚嚇,其間所用車速大概只有15km/h。

這一次卻是例外。那雙赫赫有名的車門雖然要小心翼翼地開關,工程火候其實相當到家,關門聲跟其他舊派賓士一樣結實。玻璃纖維外殼以膠水和鉚釘鑲在鋼製車架上,油箱就藏在異常粗壯的門檻內。車身旁邊的顯眼進氣口用於冷卻V8,引擎艙蓋本身則明顯缺乏散熱孔,但Matthias指出散熱方面不成問題。

車廂氣氛跟其他古典賓士一樣貼合人心,只有直立式中控台令人意會到這是概念作品,就連冷氣也是功能正常的貨色,座椅剪裁適中又扎實,腳踏編排合情合理,駕駛坐姿一拍即合。

扭動鑰匙,第一下便點火成功,V8迅即進入流暢自然的怠轉狀態。檔位作狗腿式編排,要撥進左下方的一檔,必須按下排檔桿頂部的小小按鈕,但操作起來十分順手,C111起步一刻亦毫無發冷顫抖或離合器痛苦呻吟的跡象。比它更難侍候的現代化量產汽車,我自問倒是見識過不少呢!它也許是地球上最受盡百般呵護的汽車之一,卻未有恃寵生驕,反而出乎意料溫文爾雅。

事實上我們很快便發現一個意想不到的問題──這輛C111雖然樂於輕鬆巡航,卻顯然有能耐跑快一點。既然如此,若不多抽兩鞭,豈非於禮不合?忠於實驗品角色,它的後懸吊採用了賓士新一代街車後來沿用的新型多連桿構造,難怪下盤出奇矯健,胎壁偏高的舊式輪胎在英國保養不善的B級公路上猶能駕輕就熟順著路面起伏和傾角變化如覆平地,抓著力十分充裕,儘管循環滾珠式轉向跟同一時期的賓士量產型一樣,訊息回饋未見得感情豐富。我原本以為在滿布坑洞的路面這樣子一衝,車廂難免脫落一兩件裝飾物,C111卻堅實如初,毫不動搖。

「有型」幾乎是無法清晰界定的概念,可是人人見之卻又自然明白那是甚麼一回事。C111正好具備這種特質。

C111顯然有能耐跑快一點,若不多抽兩鞭,豈非於禮不合。

我輩最欣賞的概念車

 

──設計師天馬行空,我輩只能夢想成真。

2013 PEUGEOT ONYX

眼光遠大的夢想家,造就了TG近年最喜愛的概念車。Onyx載有908利曼賽車的600hp柴油引擎,車架由十二件碳纖維組件構成,外殼則是銅製品。

1971 MASERATI BOOMERANG

Giugiaro的Boomerang,幾於至善矣。以Bora車架為基礎,動力來自4.7公升V8,Boomerang以楔形設計主題走在七零年代之先,甚至把整個儀錶板收進方向盤內。

1958 GM FIREBIRD III

「我設想了一種截然不同的汽車,好讓人們開著它直奔登月火箭的發射基地。」通用汽車傳奇設計大師Harley Earl當時構想的未來,顯然遠遠超乎車廂杯架的境界。

1953 ALFA BAT 5

生於擾流概念仍然停留在飛機身上的氣動力學萌芽階段,第一輛BAT概念車(後來多造了兩部)非常先進,風阻只有0.23Cd,高速穩定性十分優秀。

1970 PININFARINA MODULO

史上最偉大概念車。現在說來也許難以置信,但法拉利當年製造的25部劃時代512S耐力賽車居然未能全數售罄,遂把其中一副車架讓給Pininfarina,後者的設計師Paolo Martin則將之變成圖中不明飛行物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