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rrari 812 Superfast vs. Aston Martin DBS Superleggera
GT雙霸天

Posted 01/11/19

不按牌理出牌又豈止麥拉倫,法拉利和Aston也用大相逕庭的法門修煉GT至高境界。

Words: Tom Ford,Photography: Greg Pajo,Translation: Tony。


如果汽車也會上網徵友,法拉利812 SuperfastAston Martin DBS Superleggera被拉攏示好的力道大概足以擦爆手機螢幕。它們同樣出身名門,人生觀相近,就連興趣也差不多,喜以聲浪引人回頭張望,加速之快足以用跳接手法剪輯距離,給你拍出背脊苦苦受壓雙眼瞪大如銅鈴的精彩短片。高檔?兩者價錢比普通人買得起的住宅還要貴。

不想說得那麼隱諱抽象也可以喔。它們都是前置V12引擎超跑,馬力同樣是三位數七字頭,儘管812的動力數值其實近乎八字頭。兩者型式上同樣屬於Grand Tourer,重量同樣介於1,600和1,700kg之間,極速達到340km/h,0-160km/h加速時間比掀背跑車直搗100km/h還要快。

812 Superfast加濕滑道路,果然為Brecon Beacons山脈平添驚嚇性。

那麼兩家並無二致嗎?又不盡然。這個故事其實關乎應用場合多於講究圈速,所以這裏不妨先交代一下雙方底細。這部Aston實質上是DB11 V12的進化版,動用了一大堆技術新成果,雙渦輪增壓5.2公升V12進一步開發之下力能產生715hp和91.7kgm。Superleggera之稱暗示它不吝於使用碳纖維,結果體重比同氣連枝的V12 DB11減輕了72kg。所用8前速ZF手自排變速箱也更扎實,以承受Superleggera較強大的馬力和扭力,齒比設定亦較有勁頭(即是齒比較短較密)。下盤方面,高度降低了5mm,並有重新數位洗腦的新型Skyhook可變懸吊系統傍身,車身也有幾處改動務求引人停下來行注目禮。事實上這身造型足以令大部分人的語言能力頓時退化到只會咿咿啊啊連聲讚嘆的地步,又大又寬扁的橫練體格簡直有聲有色。

擂台紅色一方的法拉利812 Superfast也是發展自既有車型,性質相當於F12精煉版,身上設有新型進排氣槽,自然進氣V12能夠在8,500rpm吐出789hp,最高轉速達到8,900rpm。換言之Aston用渦輪增壓器完成催動扭力的工作略為回氣準備下一輪升檔時,法拉利只不過剛剛開始發揮其凌厲轉速。它還有一台快似鞭抽的七前速F1雙離合自手排變速箱,最大扭力雖然小於Aston(73.2kgm),卻有大量電子輔助系統幫你妥善管理強大火力,輕快俐落的感覺勝似限量生產的F12tdf。懾人魅力亦不讓Aston專美,看見它的人似乎莫不喜出望外,儘管有些人一聽它的身價或許會當場噴出來——跟圖中所見規格一樣的812 Superfast,索價可是超過35萬鎊,比同場較量的Diavolo Red紅色Aston貴了幾乎8萬鎊。

「等一等,這張相如果是我拍的,方向盤上那雙手又是誰的?」

我最先選擇的交手對象是DBS,因為用它處理奔往威爾斯的幾個小時沉悶車程似乎最討好,畢竟英國人都樂於在路上見到Aston Martin,大家都很能接受這個品牌,喜歡Aston的造型和氣質。這套用蜘蛛網幾何圖案裝飾的座椅,為原本被略嫌平凡的儀錶板佔了最大戲份的車廂增添了一番活力,舒適程度亦未有因為動力驚世駭俗而打折扣,自排變速箱變招毫不矯揉造作。下盤雖然偏硬,卻不至於硬繃繃。想露兩手的話,DBS亦勝任有餘,前提是大開油門之前務須確定前路暢通無阻,否則或許會始料未及一頭栽進前方車輛的屁股。所以奉勸大家一聲,三、四檔發力真的要好自為之。這部Aston也予人噸位沉重的感覺,比諸法拉利受到較大掣肘,不過一旦改換模式多多利用手排撥片,很快便會擺脫拖泥帶水的重量感。由於引擎功力彷彿深不見底,車手自然可以用更安全的手法超車。煞車強而有力又連貫,足以讓你揮走羊腸小徑開大車的種種憂慮,儘管有必要提醒大家一句,這部車永遠不會給你車身細小的感覺。不過它的衝鋒氣勢未至於猛似餓虎,不會唆使你以身犯險挑戰自己應付不來的速度境界。從一片漆黑的車廂望向長長車頭,你會意識到這部車勝似一座要塞,自然不會貿貿然興起攻城的念頭。雖然這樣比喻未免太失禮,但DBS就像一把錘子,把每一條路都當釘子來敲。

法拉利的Grand Tourer功夫另有一套。坦白說,比起Aston,它有較多弱點需要車手遷就,譬如胎噪較為明顯,整體噪音水平也較高,轉向精準近乎過敏,瞬間壓縮距離的功夫不像Aston那麼輕描淡寫。變速箱火候的確上乘,但缺少了Aston在市區猶能順滑變招的寬容氣度,變速反應往往比對手突兀一點,神經有更多時候繃得緊又緊,顯然不是最適合輕輕鬆鬆走天涯的拍檔,車手亦絕不敢有一刻忘記這是一部渴求速度的快車。就初步觀感而言,Aston擁有比較鮮明的雙重人格,動與靜之間的分別較大。

812車廂中可以找到幾個manettino開關和筆者留下的七公升汗水。

但這樣並不是說大家不能把這部法拉利當GT來用,或者不能把Aston當作賽道利器。分別只在於Aston在速度快得離奇的Touring跑車中屬於前段班,法拉利則比較像賽車,只不過豪華程度足以擔當Touring角色。換個說法,當Aston在公路上祛除車手戾氣的時候,法拉利則會發揮煽動殺意的本色。讓我舉個例子:這兩部車都有足夠動力在濕滑場地殺的牽引控制系統一個措手不及,同樣有本事造成扣人心弦的嚇破膽場面。Aston化解車輪打滑的手法一言蔽之就是吞吞吐吐,總之一滑就喊停,再滑又喊停,直到車速趕上車輪轉速。處於Sport模式(Wet模式之上一級)的法拉利則會任憑四檔送你一程飄過白色分道線。我只能說法拉利有一套這麼快而準的轉向系統實屬幸事,否則我恐怕早已頭部插進法拉利方向盤化作石牆上一灘肉泥。

請容我提醒大家一點,讓這些跑車在路上肆意發威,有時真的會危害社會。它們加速之快簡直令你恍如憑空出現於他人眼前,何況此行所經的威爾斯道路蜿蜒曲折,路面又非常狹窄,過程中還有羊群出沒。加上雨紛紛和好些大水坑,發生尷尬意外的可能性自然變得越來越實在,所以我們有要必移師至沒有車速限制或牲畜出沒的賽道鬆一鬆。

「讓這些跑車在路上肆意發威,有時真的會危害社會。」

Llandow賽道場地雖小,Aston Martin甫上擂台卻又一次叫人刮目相看。開啟所有戰鬥駕駛模式的DBS馬上挾著火力全開的排氣聲浪和穩如泰山的下盤功夫,以漂亮身法舞過一彎又一彎,煞車非同凡響,引擎毫不吃力。轉向過多傾向顯然蠢蠢欲動,但真的甩起來時,卻覺得一切盡在掌握中,性質上相對良性,豈止耐人尋味,簡直趣味盎然。事實顯而易見,這部Aston一旦有機會舒展筋骨,就會把公路上的行走特性發揮得淋漓盡致。我們已有好一段時間不曾見過功夫這麼到家的Aston,豈不快哉。

不過賽道也凸顯了Aston為確保公路行車舒適性所作出的犧牲。譬如那個在市區十分管用的變速箱,便不太樂意配合連消帶打的退檔意圖。所以急彎前連環降檔的話,車手會發覺自己要等候變速箱切換至心目中的齒比。引擎在中低速範圍的娛樂性無疑可圈可點,聲浪和吐勁卻硬是欠了一種真正懾人的氣魄。這些妥協之處絕對逃不出各位法眼,但個人認為都是一些良性妥協。畢竟DBS並非擂台武痴,這種文武雙全的GT套路亦比較貼合我心。

「當Aston在公路上祛除車手戾氣的時候,法拉利則會發揮煽動殺意的本色。」

可是開法拉利殺上賽道,你又會忘乎所以,別說胎噪、敏感轉向和價錢盡皆拋諸腦後,就連自己姓啥名誰家住哪邊有甚麼親朋戚友也會忘個一乾二淨,儘管突然之間你又會好想見親人一面。因為這東西根本不是車,而是一枚用合金輪圈架起的炸彈。在一個人們經常言過其實的世界,我覺得不妨用稍為輕描淡寫的手法形容這部法拉利——搭載這副引擎的812 Superfast,簡直是鬼斧神工。這副引擎轉速快似超級重機,直搗極限的氣勢就像壞掉的轉速針,退檔爽似F1賽車,隨時隨地都可以在地上畫出一道道黝黑胎痕,並不局限於飄移期間,儘管這手功夫也許與法拉利認為這場賽道比試缺之不可的「額外選配」輪胎不無關係。其實812 Superfast的賽道功夫並非繫乎輪胎,而是在於這部車致力用匠心獨運的自然進氣引擎和爽脆變速箱達成一個發人深省的意圖,令人覺得腦袋應當與身體四肢共同進退其實是不近人情的要求。

車手起初會覺得信息豐富得好像鋪天蓋地的山洪,感覺恍如從寧靜花園突然墮進一個人聲鼎沸的派對,可是很快又會發覺信息原來有不同頻道區分,每一條頻道都傳達著微言大義。車手只要認清一個事實,謹記這部車有789hp湧往後輪,大部分時候當能穩操勝券。慢速彎?油門只不過開大了那麼一毫米,已經夠我第一時間原地調頭露出一臉迷茫的表情。高速彎?812簡直令我冷汗直流,不得不全力聚精會神化解轉向過多。打算關上牽引控制系統用812 Superfast認真挑戰速度的朋友,最好吃光早上那碗維多麥,乾掉幾杯咖啡,再順便接受一趟腦白質局部切除手術吧。在一般公路上,你我根本沒不可能徹底發揮812的威力。但話說回來,我們在公路上又何嘗發揮到DBS的十成功力呢?所以就點與點之間的代步用途而言,這兩部跑車其實相當類似。那麼放諸賽道呢?法拉利有本事撇下DBS任其自生自滅,再把它燒成灰塵歸塵土歸土。

「我們有要必移師賽道鬆一鬆。」

一如往常,這場比試並不容易簡簡單單分出高下,但避重就輕不失為權宜之計。如果你問我去摩納哥快活十二個小時會挑哪一部車同行,我會第一時間回答要Aston Martin DBS。因為它作為GT更稱職,演繹設計大綱的手法比較圓融,又是Aston歷來最好的作品之一,這可是非常罕見的嘉許喔。這部車就是快得荒謬,在不同場合都非常舒適,養眼造型又看得人目瞪口呆。

可是若問我兩者之中最想擁有哪一部……各位英國同胞請恕罪,我會選法拉利。我實在無法相信在生產商或多或少用混能或增壓技術提升效率的大勢之下,自然進氣V12今後猶能高潮叠起,無法相信法拉利造出這些張狂到極致的汽車後猶能輕鬆自在。我忍不住想像自己要是每天都可以開這種車,肯定會為了這副引擎和變速箱愛屋及烏無視諸般瑕疵,無論聽到甚麼指摘都可以左耳入右耳出,無論去甚麼地方都會運起十成功力耀武揚威。我會買更多醫療保險,而且大有可能在風馳電掣之際撞車。可是管他呢,這樣走人不是挺痛快嗎?

原文出自《TopGear極速誌》2019年9月 第04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