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s Panther
酒紅色傻豹

Posted 23/01/20

想要一部富貴親友也沒有的汽車嗎?Ares有辦法——把Huracán改造成七零年代紀念號。

Words: Charlie Turner,Photography: Rowan Horncastle,Translation: Tony。


「Complimenti…Bellissimo…」

為了避開義大利炎夏盛暑,我們把Ares Panther ProgettoUno停泊在某個寧靜教堂廣場上,其間不知打從哪裏冒出一位義大利女士連聲低嘆「崇高敬意,美不勝收」。這一幕乍看好像有媒婆安排相親,其實不然。在義大利Modena附近一帶山區,對汽車的愛可是深入每一個人心。

「É un Ferrari(是法拉利嗎)?」那位女士在狂拍照片和致電孫兒通風報信之際問道。考慮到Panther的矚目外形,以及轉位拍攝時在中世紀石牆之間蕩起的點火聲浪,女士有此一問亦屬合情合理,於是我嘗試用破破爛爛的義大利語解釋Panther其實是甚麼。我努力吐出了Ares和Carrozzeria兩個字,但她只是聳聳肩。拋出藍寶堅尼的字號更令事情進一步複雜化,但見對方開始從一臉困惑,變成一副這個英國笨蛋想必曬太陽曬到傻了的表情。所以在這此先向大家交代一下整件事的背景也許比較妥當。

Panther ProgettoUno是Ares Design推出Legends Reborn系列的第一擊。Ares Design是Dany Bahar創辦的車身改裝公司,根據地設於Modena,銳意在超跑市場開拓商機,為顧客提供個人化改裝服務以重現昔日時代精神。Panther的靈感來自當年De Tomaso炮製的Pantera,設計上糅合了Pantera的主要特徵,背後卻動用了現代科技。觀乎旁觀者驚艷之下倒抽一口氣的空氣吸入量,以及區內網上社交平台的動靜突然大增,Panther這身設計顯然博得義大利汽車重鎮的認可。

有道是美貌不外乎臭皮囊。好消息是Panther在美貌下面還有內在美,沒有偏離Ares「傳奇重生」的整體方針和心態。這個特製碳纖維車身下面其實是一部藍寶堅尼Huracán,顧客可以全權決定用哪一個規格的Huracán作為基礎。不過你若急於躋身Panther車主行列,Ares方面亦可以助你挑選出適合捐軀的型號,然後著手改造,整個過程遠非單單改頭換面那麼簡單。

這襲新衣看來好像可以直接披到Huracán的硬體上,實際上卻不是那麼容易。為了令Panther ProgettoUno的視覺震撼力無遜於正版Pantera,工作人員必須更改A柱的位置,這一改則代表他們必須大幅修訂車架,以及加建一個全新設計的翻滾保護架。此外,A柱這樣子向後一搬,雨刷的活動機關和膠刮片也得另行修改。考慮到彈起頭燈是Pantera畫龍點睛的其中一筆,Ares當然也得解決相關安全問題。所以Panther雖說明顯修訂了原著的美學設計,但是考慮到車架和機件的出處,要把修訂幅度控制在這個水平,工程設計方面所下的功夫其實比大家最初所得的印象繁複許多。為求再三確定工程設計沒有紕漏,Ares拜託了德國安全檢查機構TÜV測試他們所造的每一項修訂以取得認可證書,於是成就了這件視覺震撼力恰如其分,十分適合作為Pantera現代演繹版的完成品。

主編Turner居然沒有升起頭燈,我們完全無理解他為何要這樣子上路。

Ares團隊在車身之外還破解藍寶ECU重寫脈譜,重新調校DCT變速箱換取更快更順的換檔反應,並修訂懸吊設定和車輪定位以削弱初段推頭傾向,令下盤更加快捷靈敏。此外又拜託Capristo特別炮製了一款不鏽鋼排氣系統。

我們約了Bahar和Ares團隊在Modena西北面某條法拉利常用的試車路線會面。由於我們到達前兩天當地大雷大雨,還有速度足以碎人頭骨大似高爾夫球的冰雹肆虐,這一帶目前仍處於劫後復原階段。事實上雷暴過後,許多行走於Modena的1990年代初飛雅特集團出品都被冰雹敲打至滿身梨窩,大部分德國車和它們用料比較厚的車身鋼板卻不知何故逃過一劫。所以把這場雷暴比作大自然即興檢定汽車製作品質亦無不可,對我們來說則帶來了三個影響,分別是高達攝氏44度的熱浪、難以忍受的濕度,以及相機中暑失靈。為免落得相機同一命運,Rowan和我決定去一家店面毫不起眼按義大利傳統重視食物質素多於裝潢的餐廳避一避烈日鋒頭。正當我們飲飽食醉快手快腳上Google翻查能否買一些gnocco fritto炸餃帶回英國*,濕氣瀰漫的義大利郊區便遭遠方依稀可聞卻又十分熟悉的V10聲浪劃破寧靜。

Panther終於駕到,緊隨其後而至的是Bahar和他的另一作品——坊間現存的第三部保時捷GT3 RS Targa。「這是精品中的精品,但外界真的很喜歡它。」Bahar說。

他毫不保留地散發出平時的熱情帶領我們參觀Panther,交出車匙的時候只是說了一聲「但願你喜歡」,然後爽爽快快跳上他以GT3改裝的作品揚長而去。

車廂佈局與Huracán相彷彿,但細節經過修訂,成效有大有小。外圍呈方形的儀錶群和不吝使用Alcantara的主儀錶板與De Tomaso原著維肖維妙,Huracán的制式方向盤則以改良過的保時捷方向盤代替,盤徑較小的周長跟現代化車廂的復古氣氛更相稱。整體裝嵌功夫和質感令人眼前一亮,Connolly真皮、Alcantara和碳纖維無一或缺。

成效相對遜色的地方則有跑車座椅,設計雖然養眼,但觀感上令人覺得車廂密質質,乘坐位置也偏高。至於諸般按鈕開關,安裝位置保留Huracán原樣,但形貌有所修訂,部分改用撥桿開關(堅固質感遜於Huracán原裝開關),部分則採用按鍵,並以鋁合金覆蓋開關表面以營造Ares獨有的開關手感。

方向盤來自保時捷,儀錶方形外罩來自……是雪鐵龍GSA嗎?

事後Bahar曾經這樣慨嘆:「按鈕很難搞,我們仍在努力階段。」

TFT螢幕與資訊娛樂系統目前一律沿用藍寶堅尼的數據格式和圖形,但Ares正為第一批量產Panther開發一套自家介面。藍寶原裝音響則讓路給Daniel Hertz系統,所以你想用音樂蓋過V10聲浪的話,一定辦得到,為甚麼要這樣做卻非在下所能理解。

我們的義大利文不太流利,但相當肯定gelosa若非解作妒忌,便是雪糕,嗯……

Rowan和我用見慣見熟的藍寶堅尼點火開關喚醒Panther後,便馬上直搗山區。所得第一個印象是Panther出乎意料紮實,尤其是考慮到這是原型製品。再考慮到經我手解體再化零為整的東西通常只會剩下屈指可數的備用零件,完成品的結構剛性勢必弱似濕紙巾,Panther有此紮實程度實在值得佩服。

Panther也是一個說明關鍵touch point如何令一部車引人入勝的精彩示範。我十分幸運,曾經與Huracán朝夕共處六個月,所以發覺Panther給人的感覺居然這麼異於林寶時不禁大為驚訝。譬如那個直徑和周長較小的方向盤,便大幅改變了握感,修訂ECU設定、換檔反應更快捷和車頭反應更敏銳無不有助Panther青出於藍勝於藍,成為一件比原裝Huracán更鋒利的利器。為了給Panther的Strada、Sport和Corsa模式制定一套別出心裁的參數,Ares深入發掘這套ECU所花的時間和精力果然沒有白費,每當車手調高駕駛模式,刺激感(包括Capristo排氣管聲威)的變化幅度都大於原裝Huracán。若想比較舒適地長途駕駛,Strada模式當能令Panther變成輕鬆寫意的千里馬;若想在幾里之外先聲奪人,轉速更爽快兼且每次退檔炮聲隆隆的Corsa應該是你最想用的模式。

Panther完全命中那種「講都沒人信」的絕世造型。
Ares用X形撐桿隱藏引擎出處的意圖以失敗告終。

隨著氣溫和累積里數上升,Panther一而再再而三為那些有幸擁有許多珍貴汽車的人提供了增添一件獨到藏品的強力理據。它有銷魂賣相,造工優良,身手因為車架和電子系統經過悉心修訂而變得比背後發功的原裝Huracán更矯健。須知Ares志在博得最高端的客戶垂青。這是一個講究尊貴獨到的市場,尊貴程度足以顛覆常人價值觀。個人化正好讓這些尊貴客人有機會去擁有或創造一些同儕所無的東西,對於崇尚唯我獨尊的人來說可謂至高法門。Ares會收取41.5萬歐元把你用作捐軀的Huracán變成Panther,這個金額對絕大部分來說非同不可,唯有極少數人才接受得來。不過這類少數確然存在,Ares今年便忙於製作顧客預訂的九部Panther,明年還會再造十二部,屆時限產計劃便會劃上句號。所以你若有幸成為買家,出席本土汽車俱樂部活動跟同好喝咖啡時,遇上他人開Panther赴會的機會應該微乎其微。

我們朝著山下進發,回到這次冒險的起點把車停泊在教堂廣場上。那位女士的孫兒聞風而至後馬上興高采烈地仔細打量Panther。這件作品的稀有性和獨到程度,是促使大部分買家垂涎欲滴的一大原因,這一刻卻深深打動了萍水相逢的義大利年輕人,在其大腦記憶體刻下無法磨滅的回憶,把Panther變成相當於臥房牆上海報的現代版本——社群媒體的帳號大頭照。當年的我有Countach和Blu-Tack,如今的他則有Ares Panther和不知多少個讚。嘲笑限量生產汽車,嘲笑它們的價錢完全脫離現實,這種事人人都做得到,但這些汽車的存在若能俘虜和啟發下一代車迷,無疑是值得表揚的功德。

「身手比背後發功的原裝Huracán更矯健」。現在一起高呼「Huracán做得到的,Panther做得更好」吧。

大貓日記:有請老豆PANTERA

Pantera的地位在許多人心目中等同於De Tomaso。Pantera問世之前,De Tomaso曾經用福特Cortina引擎傍身的Vallelunga和Giugiaro設計的Mangusta試探市場,但直到推出Pantera才真正得願。1970年正式亮相後,Pantera的生產期橫跨了二十年,原因不難理解。這件作品意態撩人,經常與藍寶Countach、蘭吉亞Stratos這些同樣走楔形車身設計路線的快車爭奪睡房牆上張貼海報的空間。不過跟許多經典作品一樣,這款De Tomaso跑車出道時並未博得熱烈掌聲,所用5.8公升330hp V8來自福特,被指山雞難配義大利鳯凰。加上冷卻不得其法,巨大引擎產生的熱力往往導致車上乘客香汗淋漓。

De Tomaso卻鍥而不捨努力改進,在1980年代初推出了GT5之類聳人聽聞的版本,Pantera亦漸漸進化成史上最漂亮的超跑之一。如果這樣也不值得後人造一兩個現代版向其致意,我們實在說不出還有甚麼車配得起。

原文出自《TopGear極速誌》2019年11月 第04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