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Lamborghini Aventador SVJ Roadster
我只想走ESSEX公路

Posted 12/06/20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Words: Charlie Turner,Photography: Rowan Horncastle,Translation: Tony。


 

「親愛的TopGear,我們需要人手從廠房開一部Avendator SVJ Roadster去英國,你們能否幫忙?」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星期四下午三點起程:接受車頂裝拆手續的詳細指導後,我們便離開聖阿加塔北上,只要再走1,000哩便回到家。

當初夢想投身這個行業時,我幾乎無法想像自己有機會開新車(代替我那部經常過熱的十歲大雷諾Clio),覺得終有一天受車壇名門所託保管要物的想法未免太痴人說夢。這份異想天開的感覺至今不曾磨滅,上位者的明顯特權至今亦不曾動搖。事實上TG公司上下能夠團結一致自強不息,正是有賴這份人望高處的心態。所以上述電郵寄到我的收件箱後,相關消息並未廣傳給其他同事。

就這樣在幾個星期後,我來到藍寶堅尼聖阿加塔總部門外,雙眼大吃SVJ用瓦西碧海藍車漆與黃銅色Leirion Forged輪圈炮製的角形冰淇淋。全長五米,闊逾兩米,高度僅僅略多於一米,這部棱角分明的超跑硬是氣勢磅礴。在這份視覺震撼力之上加入一副力能產生770hp的6.5公升V12,以及藍寶註冊專利的ALA Active氣動力系統,簡直集合了超跑之所以為超跑的所有條件。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Rowan Horncastle是此行的另一位成員。Rowan是公路大長征的理想拍檔,符合大部分關鍵條件,既有世界級的拍攝功力,又知道許多無用得來卻十分適合打發時間的有趣事物,而且是個信得過的司機。

看着一小隊藍寶人員示範如何卸下兩塊車頂鑲板收進「車頭箱」內,驚訝讚嘆的心情頓時變成一片迷茫和恐懼。因為整個過程必須依法順序執行,收妥車頂後還會佔掉SVJ的九成行李載運量。Rowan這次算是「輕裝」上陣,攝影裝備只有一枝單腳架、一部小型空拍機,以及一個巨大相機袋。由於早有所料,我除了一枝牙刷、幾件內褲和襪子之外便沒有其他行李。

牢牢裝上車頂後點火發動6.5公升V12,我在保安揮手示意下駛向廠房大閘,下一刻便成為當天遊客照片串流上的大明星。呃,大明星其實是這部車。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逐寸爬出工廠大門後,我們沿著SS251公路北上,首先得到的印象比較像一串無意識碎嘴。「嗚~,車身好寬呀。我可以換個檔嗎?Rowan,你看得見車尾後邊嗎?踏板的位置為何這樣大幅偏左啊?這東西真的真的很寬。啊,你看這些圖形。我到底要走多遠欸?」

最初幾哩基本上在我質問自己用一部記憶所及最不像GT的車日行千里是否理性之中渡過,可是隨著行車距離增加,對這部車的熟識程度也相應提高。我放棄自動變速改用人手換檔,把Anima駕駛模式選擇器撥到Sport那邊,所以每次降檔Aventador都會連珠炮響,換檔亦不再需要像接到書面警告般戰戰兢兢,誠是一大進步。無奈這份喜悅在此行第一個公路收費亭就被潑了一頭冷水——這部388,000鎊的藍寶堅尼,可是寬達2.2公尺的右駕版啊!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鑑於首次通過收費亭便刮花SVJ車身實屬出師不利,我決定盡量與路肩保持安全距離。Rowan顯然比較樂觀,覺得這個停車距離不算太遠,於是試著把信用卡伸出窗外揮來揮去,結果發現停車位置要再挨近收費機一呎才能刷咭。在下唯有打開車門大大有失儀態地順應地勢,另加小量有失儀態的爬行動作,再非常有失儀態地連聲咒罵了幾聲,總算取得一張收據。之後閘門一升,車門一關,繼續上路。

「是啊…….這個會很費事。」Rowan喃喃自語道。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可是大家都知道,收費公路為聆聽座駕聲浪提供了絕佳機會,SVJ的唱腔更是天下一絕。於是我們漸漸加快步伐,護欄反彈回來的聲浪也一波勝一波,直到有一部與我並行的聯結貨車突然切線靠過來……緊急迴避收效,Rowan與我不約而同無言對望了一眼。全程1,000哩的長征,在這一嚇之前才走了不過50哩呀。

我們打算今夜抵達義大利和瑞士邊境村落安德馬特(Andermatt)下面的山谷,趁黎明時份攀上一條稱得上如詩如畫的坳道,停留一會欣賞風光後再奔往邊境。不過眼見太陽開始退到義大利這天嘆為觀止的寒冬夜幕之下,我們不得不見機行事重遊人盡皆知的老地方——科莫湖。說得再清楚一點是太陽西沉時,我們正沿著西邊湖岸朝格里亞恩泰(Griante)進發。由於道路狹窄,加上要在這邊湖岸相當繁忙的車流中穿插趕路,我雙眼也瞇得越來越窄。為免血壓飆升,我決定在倫諾(Lenno)中途休息,把SVJ暫寄於湖邊的Piazza 11 Febbraio。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由於學校放假,SVJ引來許多小孩圍觀紛紛大呼「藍~寶~堅~尼~」。得知對這件作品有讚無彈的價值觀深深植入他們的基因,我實在好生安慰。他們都知道這是義大利出品,亦知道它浮誇到不可理喻,卻非常高興見到它親臨此地見他們一面。運氣好的話,這次際遇或會永留他們心中,甚或啟蒙下一代工程師,天曉得呢?

發動SVJ博取更多呀呀啊啊讚嘆聲後,我便出發繼續北上格里亞恩泰,在那邊搭渡輪去貝拉焦(Bellagio)。由於這裏還是義大利,工作人員揮手指示我率先登上渡輪,把車停在甲板最前面權充價值連城的船艏雕像,效果肯定更勝美人魚雕像。為了平衡重量,藍寶原本左右兩邊分別停泊了一部車,但船長察覺我們取景拍攝後,兩部車便急急如律令退到鏡頭範圍外。這個國家實在不得你不愛。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星期四下午五點四十分:SVJ橫渡科莫湖向貝拉吉歐進發。

這一船程十分快捷,夕陽落下遠方湖岸時,渡輪便到達貝拉吉歐……這個鎮名以拉斯維加斯同名酒店命名,對吧?我升起Aventador車鼻從甲板開上岸,但現場有許多人不惜丟下晚餐趕過來拍照留念,害我一直逃到最近碼頭的加油站才總算擺脫人潮繼續南下,於是發現這一帶的道路居然比對面岸更加狹窄,很好…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我的壓力指數有增無減,Rowan卻因為斜陽瑰麗而忘乎所以。我忍不住偷偷張望漫天彩霞,結果幾乎刮花後輪圈。這片天色實在太動人,太陽剛好達到最暖的色溫,與湖上倒映真可謂相映成趣,光芒所到之處盡把一切染上最美麗的色彩,令所有濾鏡毫無用武之地。一旦見識過科莫湖隆冬的黃昏,真的會令其他日落景致大為失色。這片大地,這片平湖,以至當地建築物…….完美風光莫過於此矣,何況畫面中間有一件劇力無與倫比的車壇傑作。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星期四下午六點:Leirion Forged黃銅色合金輪圈是3,240鎊的附加配件。

可惜我只能淺嚐即止,因為我必須耗盡心機用這部異常寬闊又矜貴的藍寶,穿過這些本來造給騾子或天橋模特兒使用的街道。迎面而來的交通也越來越頻繁,儘管變化並不多端,種類離不開Piaggio小綿羊、旅遊巴士、飛雅特500和更多旅遊巴士。但這時的我已熟悉車身大小,覺得藍寶大跑車彷彿以我為中心越縮越小。當我慶幸最終到達萊科(Lecco)時,就連Rowan也幾乎不再畏畏縮縮。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為了慰勞神經,我們飽餐了一頓。結果背對湖岸朝安德馬特進發時,我差不多處於一種唯有義大利比薩才能引發的快活昏迷狀態。幸好這一程由Rowan負責開車,Waze導航軟體又幫了一個「大忙」指示我們直接穿過市中心,一個正在進行大規模道路工程處處可見鋼筋地雷陣的市中心。於是Rowan升高車鼻小心翼翼穿過一片混沌,如是者走了許多哩,兩人終於悄悄摸進山腳下的汽車旅館。回望散熱聲滴嗒作響準備入睡的SVJ,但覺它在停車場上眾多白色客貨車之間儼如一個漆黑一片暗藏殺機的角形深淵。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星期四下午六點半:科莫湖的日落美景真是害人不淺……

第二天,我趕在黎明之前起床準備登上山區。發動SVJ實在沒有含蓄低調這回事。所以V12一吐出陣陣蒸汽驅走一夜寒意,只可能招來更多注意。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星期五上午七點四十五分:太陽從山上升起,SVJ獨享瑞士一等一的公路建設。

我匆匆離開酒店,開始登上聖哥達隘口(Gotthard Pass)。多得在狹窄街道舞了一天藍寶,這片山區和瑞士公路相形之下簡直是大解放。既然無拘無束,視野之內又沒有其他汽車,我當然老實不客氣讓V12直搗轉速紅區。隨之而來的聲浪豈止無與倫比,還不絕於耳,山腰反彈回來的狂怒咆哮真的可以令你頸背汗毛全部立正敬禮。我飛快掠過視野開揚的高速彎、險要髮夾彎和雪崩安全隧道,每次都會在石墩支柱之間激起一波波轟鳴。這些隧道一直帶領我來到山脈遠處的偌大低地,令我頓覺自己在浩瀚天地之間只不過是一個藍色小斑點。但我終於見識到SVJ的皮毛,加上收起了車頂任由陽光傾瀉而下,世上實在沒有其他汽車能夠這麼徹底地刺激的你官能。這段路我顯然需要回頭再走一遍,馬上再走一遍。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星期五上午八點半:在雪崩安全隧道直搗轉速紅區值得大力推薦,但音波功可能真的觸發雪崩。

Rowan斷定我太過樂不思蜀,用Google調查一番後認為取道聖哥達舊坳道下山是個好主意。舊路基本上是連綿多哩的鵝卵石、奪命懸崖和花崗岩欄柱,豈不快哉……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星期五上午九點:碎石鋪砌的聖哥達舊坳道,拍照一流,超跑要半路掉頭卻非常恐怖。

為了捕捉這片地方的壯闊程度和劇力,Rowan要我「稍為往下開去那邊,然後掉頭,我會用空拍機追蹤拍攝」。往下走本身並無問題,但我很快便發覺這條路原來好像破肚而出的腸臟,根本沒有明顯可供掉頭的地方,唯有全力施展Austin Powers的掉頭功夫,在SVJ前有500呎懸崖,後有花崗岩峭壁的情況下,利用兩根花崗岩欄桿柱之間的空隙偷位反覆轉了十二次方向盤。這十二次左右到底,肯定是我歷來在車上最驚心動魄的經歷。SVJ在這種慢速操作之下不會開心到極,小心微調油門可以毫無動靜,不小心的話則會撲一大個空轟轟烈烈硬著陸。如果Rowan有辦法找到我的遺體,弔謁信想必很難為吧。經過好一段捏一把汗的時間後,我終於掉頭上山,咒罵聲與滴汗聲不遑多讓。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星期五上午九點:碎石鋪砌的聖哥達舊坳道,拍照一流,超跑要半路掉頭卻非常恐怖。「我頓覺自己在浩瀚天地之間只不過是一個藍色小斑點。」

我們花了一點時間整理SVJ,一邊為有幸用絕唱V12横掃這個剛好夠它發揮的舞台而回味不已。裝回車頂後,我們便起程返回安德馬特,然後北上蘇黎世。我雖已盡力嘗試,但下一程之前不補充燃料的話,實在沒有可能抵達法國。所以我無奈接受貴到要命的汽油價格,然後吃了一片神神秘秘但裏面夾著莎樂美腸、雞蛋、小黃瓜、生菜、番茄、蛋黃醬和芥末的三明治安慰自己。反正大特價9英鎊一份,不吃白不吃。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當前要務是盡早越過邊境,於是Waze無可避免選了一條取道琉森市中心的路線,害我們被繁忙交通困了一個小時,白白看著抵達時間一分一秒地往後推遲。這個地方並非SVJ的樂土,所以擺脫重圍後,它和車上乘客同樣鬆了一口氣。我們在巴塞爾過門不入一掠而過直搗米盧斯(Mulhouse),途中曾經考慮去Bugatti露一露面,但這樣做未免太招搖吧。我在科爾馬(Colmar)繼續與Waze唱反調,因為它似乎鐵了心要我們離開高速公路,取道一條N級公路通過南錫(Nancy),簡直荒天下之大謬。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星期五上午九點半:壯闊風光與藍寶堅尼的劇力誠是絕配。

後來我們還是聽從指示,結果路線最終接上一條可以快馬加鞭的公路——A26,讓我們得以趕在日落時份抵達蘭斯(Reims)。Aventador在蘭斯西北面的聖昆汀(St Quentin)一路風馳電掣,一邊呼吸傍晚的清涼空氣,一邊不費吹灰之力踏破長路。由於齒比太也綿長,V12只須在略高於2,200rpm的水平徘徊便足以長驅直進。根據螢幕上的ALA圖形顯示,我們亦得悉車身如何吸入四周空氣,尾翼正在梳理氣流。在這類四野無人視野無阻的蜿蜒長路,這部大藍寶果然有本事當一部合格GT,十二個汽缸可以按情況半數閒置,左右兩邊汽缸以不著痕跡的接力手法盡量減少汲取油缸內的燃料,我在途中便一度跑出9.4L/100km。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在暢通公路吞噬了一里又一里後,到達加萊(Calais)的過程可謂從容不迫。可是一路上跟蹤我的盜日烏雲這時終於撕破臉皮,在英法隧道口落起傾盆大雨逼使當局暫時關閉大部分系統,僅僅開放兩條海關通道應付車流,我們趕回老家的行程遂一再受阻。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最後我們總算通過海關登上運送高大車輛的關口,得以享受矮人一等的諷刺滋味。既有一部又一部校車卸下乘客,看看下一代對這部跑車有何反應亦不失為一個有趣調查。結果顯示大部分人的反應是哇一聲,有些人則好想知道此車屬誰(顯然是Rowan的,他可是社交媒體上的大人物),但所有人都對SVJ評價甚高。他們似乎陶醉於那份不可理喻的本色,那份毫不掩飾發揮工程極致劇力逼人的狂態。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星期五上午十點:是時候越過邊界,就讓我們看看Aventador能否逍遙萬里吧。

從隧道鑽出來進入濕似聖經大洪水的福克斯通(Folkstone),SVJ在貨車車轍間開始跳起扭腰舞,大雨則繼續下個不停。這一夜真真可怕,但我已相當熟識這部車。我們共過禍福,對它的癖性和實力所知甚詳。所以在那個可怕冷雨夜以高速公路的車速推進時,我但覺從未試過在雨中駕駛超跑會這麼開心。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FINISH劇終:在隧道一再延誤後終於抵達英國,之後靜靜待在車上回味整個旅程。

我們最終在午夜過後把它送抵Essex,抵達後因為戀戀不捨又在車上逗留了一個小時細意回味。這類V12史詩式長征現已來日無多,但我在這千里絕唱中若說悟到甚麼,大概就是世人很喜歡Aventador的台型舞步,他日將軍去後,大家想必會十分懷念這種官能超載的滋味。能夠把這些傑作之一帶到與之相輝映的壯闊天地,走過一段讓它觸及我靈魂深處的漫漫長路,誠是一大榮幸。我們在途上留下了無數美好影像和時刻,作為正宗類比派超跑的終曲,這次旅程將永遠銘記我心。收到最美好的電郵後秘而不宣就是有這等好處。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
SVJ深入Essex荒郊,距離聖阿加塔真可謂千里之遙。

規格表

車型名稱 Lamborghini SVJ Roadster
引擎排氣量 6.5公升
引擎型式 V12
馬力輸出 770hp
扭力輸出 73.4kgm
傳動配置 4WD
車重 1,525kg
0-100km/h 2.9秒
極速 350km/h
售價 £388,000

當藍寶送上門拜託你駕駛他們的Aventador絕響去英國,你當然會選一條漫長歸途。原文出自《TopGear極速誌》2020年04月 第05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