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賓利新舊兩代豪華大駁船上消磨一些品質時光。

1958 Bentley S1 Continental Flying Spur vs. 2020 Bentley Flying Spur
兩代豪華

Posted 31/10/20

在賓利新舊兩代豪華大駁船上消磨一些品質時光。

Words: Toom Harrison,Photography:Jonnie Fleetwood,Translation:Tony。


有人結婚是嗎?

沒有吶,不過結婚當天要是有1958年S1 Continental Flying Spur這麼精美的汽車接送,我應該會覺得三生有幸。六十多年前做S1一手車主須一擲8,034鎊,金額相當於那時候英國平均工資的十倍,按2020年物價計算大約是195,000 鎊。現役Flying Spur相比之下較為便宜,168,300鎊標價只是英國時下平均工資五倍左右。

在賓利新舊兩代豪華大駁船上消磨一些品質時光。

相對便宜,但所得似乎更多。

新型Flying Spur的長寬度和重量都遠超S1,不過現今的汽車就是比以前大,而且更易於駕駛,能夠切實影響行走方向和車速的方向盤和踏板實在居功至偉。對極速可達333km/h本領非凡的新型Flying Spur而言,這股影響力更可謂功效神速,快到離奇。

在賓利新舊兩代豪華大駁船上消磨一些品質時光。

在賓利新舊兩代豪華大駁船上消磨一些品質時光。

S1確實甜蜜,但車手或須撐開車門借助風阻減速以補煞車之不足,因為這副寧靜暢順的4.9公升直六可以輕易蓋過煞車威力,輕鬆程度好比灼熱餐刀切牛油。何況你得首先找到煞車踏板所在位置,因為在油門和煞車踏板之間移動腳部,正常男士尺寸的腳掌會被手掣嚴重妨礙喔。

在賓利新舊兩代豪華大駁船上消磨一些品質時光。

聽起來設計欠佳呢。

確實不太妥,但老爺車就是有這種令人忍不住從輕發落的妙處,原因主要在於置身其中本身就是一件妙事。須知你在五零年代雖然可以乾脆購買「一般」S系Continental,格外富貴的人家其實往往會找車身製作專家訂造外殻。HJ Mulliner便是這類車身製造商,事實上Flying Spur之稱本來就是意指設計格外高雅,裝潢格外美輪美奐的四門汽車。這裏所見的S1,便是1955至1959年間生產的217部Flying Spur之一。

在賓利新舊兩代豪華大駁船上消磨一些品質時光。

在賓利新舊兩代豪華大駁船上消磨一些品質時光。

舊車比新車更舒服嗎?

某方面來說的確更舒服。以座椅為例,新型Flying Spur既有多向調校機能,又有冷暖氣和按摩功能,但舊型S1的座椅實在軟得妙,整個身體深深陷進去的貼身感覺儼如安坐於你最愛用的那張扶手椅,各式裝置和配件也十分賞心悅目。新一代無疑裝潢華麗,可是說到木飾,舊型S1的境界卻更高,所用木料又大又厚,非單薄木板可比,地毯更是你見過最厚的貨色,車廂燈具和實心金屬開關盡是美不勝收的裝飾藝術品(開關甚或用白銀製造)。

在賓利新舊兩代豪華大駁船上消磨一些品質時光。

在賓利新舊兩代豪華大駁船上消磨一些品質時光。

自力更生的車身製作專家現已絕跡江湖,但Mulliner總算以賓利旗下業務之一的形式繼續薪火相傳。你若好想要一些真正特別的東西,找他們就對了。全球限產12部的Bacalar便是打響Mulliner招牌的首件作品,且看他們下一次會有甚麼新大作吧。

在賓利新舊兩代豪華大駁船上消磨一些品質時光。

原文出自《TopGear極速誌》2020年08月 第05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