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時候的第一次經驗總叫人特別難忘,特別是當這個初體驗發生在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一級方程式的賽場上時更是如此。

The TopGear Top 9
在一級方程式的初體驗

Posted 02/07/21

任何時候的第一次經驗總叫人特別難忘,尤其當這個初體驗發生在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一級方程式的賽場上時更是如此。

任何時候的第一次經驗總叫人特別難忘,特別是當這個初體驗發生在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一級方程式的賽場上時更是如此。

01 第一個車隊總冠軍:Vanwall VW5

第一場正式F1比賽於1946年舉辦,但車隊總冠軍這個稱號其實要到1958年才出現,第一個得主是英國品牌Vanwall。這支車隊有賴Stirling Moss和Tony Brooks分別奪得三次分站冠軍脫穎而出,儘管Moss最終以一分之差讓Mike Hawrthorn捧走車手總冠軍。

任何時候的第一次經驗總叫人特別難忘,尤其當這個初體驗發生在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一級方程式的賽場上時更是如此。

任何時候的第一次經驗總叫人特別難忘,特別是當這個初體驗發生在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一級方程式的賽場上時更是如此。

02 第一部冠軍車:愛快158

世人就第一場正式F1賽事在何時舉辦一直眾說紛紜,事實上一級方程式賽車在戰前已經出現,但FIA直到愛快158囊括全數六回合冠軍的1950年才正式引進車手錦標制。你以為賓士獨霸江湖已經夠枯燥吧……

任何時候的第一次經驗總叫人特別難忘,尤其當這個初體驗發生在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一級方程式的賽場上時更是如此。

任何時候的第一次經驗總叫人特別難忘,特別是當這個初體驗發生在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一級方程式的賽場上時更是如此。

03 第一部中置引擎冠軍車:Cooper T43

直到體型嬌小的Cooper T43在1958年率先衝過方格旗,把引擎放在駕駛艙後面的做法才切切實實證明了重量輕盈和平衡得宜的操縱性能足以在終極方程式比賽中克制霸道動力。

任何時候的第一次經驗總叫人特別難忘,尤其當這個初體驗發生在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一級方程式的賽場上時更是如此。

任何時候的第一次經驗總叫人特別難忘,特別是當這個初體驗發生在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一級方程式的賽場上時更是如此。

04 第一隻尾翼

1968年摩納哥GP,Colin Chapman的蓮花49成為第一部設有尾翼的F1賽車,諷刺的是摩納哥GP乃當年最不講究下壓力的分站之一。蓮花49還率先提倡把引擎當作車架應力部件之一的概念,藉此減輕重量和提升車架堅固程度。

任何時候的第一次經驗總叫人特別難忘,尤其當這個初體驗發生在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一級方程式的賽場上時更是如此。

任何時候的第一次經驗總叫人特別難忘,特別是當這個初體驗發生在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一級方程式的賽場上時更是如此。

05 第一個方向盤轉檔變速箱:法拉利640

法拉利在1989年投入戰線的F1賽車,在整季賽事都非常不可靠,Mansell和貝加在這一年亦沒有試過在同一場賽事雙雙全程完賽。不過在半自動方向盤變速箱漏氣之前,法拉利640的速度倒是非常厲害,其他車隊亦很快急起直追紛紛捨棄傳統手排。

任何時候的第一次經驗總叫人特別難忘,尤其當這個初體驗發生在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一級方程式的賽場上時更是如此。

任何時候的第一次經驗總叫人特別難忘,特別是當這個初體驗發生在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一級方程式的賽場上時更是如此。

06 第一副碳纖維車架:麥拉倫MP4/1

麥拉倫MP4/1從未奪得世界錦標,卻憑著Hercules Aeropspace製作的軍用級碳纖維單體式車架改革了F1賽車構造。MP4/1比同期對手都要紮實、輕盈和安全,難怪出入整備區的其他對手都毫不客氣地照本宣科。

任何時候的第一次經驗總叫人特別難忘,尤其當這個初體驗發生在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一級方程式的賽場上時更是如此。

任何時候的第一次經驗總叫人特別難忘,特別是當這個初體驗發生在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一級方程式的賽場上時更是如此。

07 第一具渦輪增壓引擎:雷諾RS01

當F1修改賽例准許車隊使用3.0公升自然進氣或容積減半但裝有渦輪增壓器的引擎時,所有人都選擇了比較妥當的大容積自然進氣路線,唯獨雷諾另有主張,結果在1977年成就了F1史上第一款渦輪增壓賽車。

任何時候的第一次經驗總叫人特別難忘,尤其當這個初體驗發生在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一級方程式的賽場上時更是如此。

任何時候的第一次經驗總叫人特別難忘,特別是當這個初體驗發生在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一級方程式的賽場上時更是如此。

08 第一款贊助商戰紋:Team Gunston

不,這個榮銜的得主既非蓮花,亦非Gold Leaf。雖然蓮花49的煙草商贊助花紋最廣為人知,但富豪Rhodesian John Love名下的私人車隊Team Gunston才是第一支用車身賣贊助商廣告的車隊,花紋首見於1968年以私人車隊名義角逐南非GP的伯拉漢賽車。

任何時候的第一次經驗總叫人特別難忘,尤其當這個初體驗發生在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一級方程式的賽場上時更是如此。

任何時候的第一次經驗總叫人特別難忘,特別是當這個初體驗發生在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一級方程式的賽場上時更是如此。

09 第一套主動懸吊:蓮花92

作為創辦人Colin Chapman有生之年設計的最後一款蓮花F1賽車,蓮花92非常創新,所用技術直指F1未來,其相當原始的主動式懸掛由電腦控制的液壓系統操作,而非依賴彈簧在彎中確保下盤四平八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