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treme E賽季現已開鑼,我輩特此去了阿拉伯親身見證首場大賽。那麼Extreme E到底是賽車運動的未來出路,還是虛有其表的漂綠大行動呢?

Extreme E
出位電人谷

Posted 23/10/21

Extreme E賽季現已開鑼,我輩特此去了阿拉伯親身見證首場大賽。那麼Extreme E到底是賽車運動的未來出路,還是虛有其表的漂綠大行動呢?

Words:Jason Barlow,Translation:Tony。


場面乍看很凶險,其實問題並不在於那三十公尺急降。類似達卡賽車的550hp純電動猛獸一旦在沙地上失態,就是會出現這種場面。當一飛沖天的Extreme E賽車以不太妙的角度著陸,就連技巧最純熟的車手也會難逃一劫陷入困境。所以他們逼於無奈只好稍為留手,但這樣做並不代表可以解決沙塵問題。躋身XE起步點的車手不乏天縱之才,當中更有好些賽車泰斗,但每一位都明白到自己原來也有手忙腳亂時。

Extreme E賽季現已開鑼,我輩特此去了阿拉伯親身見證首場大賽。那麼Extreme E到底是賽車運動的未來出路,還是虛有其表的漂綠大行動呢?
「這裡有一種濃得化不開的科幻氛圍,只要想像一下星戰前傳《威脅潛伏》的飛艇大賽以至《法櫃奇兵》、《瘋狂麥斯》便略知一二。」

艾爾烏拉(Al-’Ula)位於沙烏地阿拉伯馬迪納地區(Medina)西北方,幅員之廣相當於比利時,一方面瀰漫著盤古初開的空靈氣息,另一方面又有一種濃得化不開的科幻氛圍。大家只要想像一下星戰前傳《威脅潛伏》的飛艇大賽場面,以至《法櫃奇兵》、《瘋狂麥斯》之類的電影便略知一二。艾爾烏拉是這項關注氣候變化的錦標賽舉辦首輪大戰的場地,之後賽事會移師非洲、格陵蘭、巴西雨林和阿根廷最南端,車手以一男一女為一組。由於比賽場地非常偏遠,光是移師本身已經構成一大挑戰,聖海倫娜號在這方面正好大派用場。這艘前皇家郵政貨輪現已改造成一個能夠容納六十二個XE貨櫃箱和九部賽車的海上整備中心,船身上可見尺寸巨大的X字母,以及「尚未電氣化」的致歉標語。隨著紅似鹹蛋黃的斜陽爽快沒入地平線上演一幕回味無窮又充滿挑釁意味的大自然好戲,在駁艇群簇擁下穿越紅海的聖海倫娜不啻一個提醒大家這個世界何其美麗的淒美感嘆號。

外界對這艘船的柴油動力多有怨言,但聖海倫娜號無疑風頭極盛,XE錦標賽創辦人Alejandro Agag更把它形容為「Extreme E的靈魂」。說句公道話,船上那兩台57公升Mirrlees Blackstone引擎現已使用世上所能找到最乾淨的低硫船用柴油,而不是環球航運賴以成為邋遢鬼的邪惡油渣。除了兩副起重機、兩扇大型裝卸艙門和液壓升降地板,船上的設施現已足夠讓175人起居,此外還有幾間設備齊全的休息室作娛樂或交流之用。更重要是船上泳池現已改建成科學實驗室,以便XE的隨團專家在途經地區進行不同實驗,水耕栽培系統則容許廚師在船上種植食材。這艘船的大副Nevan Holland是個風趣狡黠的愛爾蘭人,他說自己希望聖海倫娜號駛往下一賽站塞內加爾時,船身上的X字母不會在海盜為患的水域被當作標靶。

Extreme E賽季現已開鑼,我輩特此去了阿拉伯親身見證首場大賽。那麼Extreme E到底是賽車運動的未來出路,還是虛有其表的漂綠大行動呢?

XE的首席氣候專家Richard Washington教授是宣揚這項錦標賽在可持續發展方面具有重大意義的主力人物。當晚待所有人安頓下來後,他在歡迎大會上提到學者會因為新論文獲得同行評審而喜上眉梢,獲得讀者上千人的科學期刊刊載的話更會喜出望外。若然,他這晚應該會欣喜若狂。因為XE大部分車手現已登上聖海倫娜號,當中包括巴頓和Sainz,以及多位賽車運動先驅,譬如大衛庫塔、David Richards(Prodrive主席)、查克布朗、Nico Rosberg和多位蓋世女車手,任何一位都不是慣於浪費時間的人物。

「Extreme E從多個方面下功夫。」Washington教授後來告訴我:「譬如發起影響深遠的計劃,提供一個討論氣候科學問題的平台,既採用清淨能源,又有善用這些能源的出色賽車。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展示機會。當然,外界會對這項賽事諸多挑剔,亦會有人指責我們的做法,質疑我們為何不遠千里而來。但我是一個實事求是的人,而且我們真的急需向前邁進。就我們採取的行徑而言,某程度的監督實屬必需,但互相監督太緊的話,大家只會各家自掃門前雪,再也不理他人瓦上霜,這樣根本不是辦法。」

Extreme E賽季現已開鑼,我輩特此去了阿拉伯親身見證首場大賽。那麼Extreme E到底是賽車運動的未來出路,還是虛有其表的漂綠大行動呢?

翌日早上,我們棄船登上一處偏僻海灘,來到瀕危海龜在大海漂蕩三十年後猶能神差鬼使地回來生蛋的出生地。然而海平面上升之故,如今初生海龜未及破殻已遭海水淹浸,沖上各地海灘的塑膠碎屑亦已證明會危害所有海洋生物的生命。於是我們在沙灘上一邊徘徊一邊撿拾垃圾,希望這個小小動作能夠透過一些強大社交媒體一傳十,十傳百。此舉其實不無風險,難保不會淪為最拙劣的假道學笑話,畢竟這船人中有許多人不止一次見識過私人噴射機的客艙。但這樣做亦不失為一個好話題,何況看著Sainz這等大名鼎鼎的車手肩挑一個左盪右盪的垃圾袋,硬是有一種無以名之的感動。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問題,尤其避無可避的一問是XE為何選擇在同性戀仍屬違法、言論自由受到遏制、三年前才准許女性駕駛汽車的沙烏地阿拉伯舉辦第一場賽事。人權組織Grant Liberty最近發表的報告指沙烏地阿拉伯過去幾年花了11億英鎊利用體育運動改善國家聲譽,王儲穆罕默德薩勒曼亦正致力把沙烏地重新包裝成積極支持環保的國家(把石油拋諸腦後吧)。TG跟大部分XE車手談過,所得感覺是大家認為親身來到這個國家比賽,比起示威抗議更有助於推動女性賦權。

Extreme E賽季現已開鑼,我輩特此去了阿拉伯親身見證首場大賽。那麼Extreme E到底是賽車運動的未來出路,還是虛有其表的漂綠大行動呢?

既然如此,就讓我們馬上談談賽事本身吧。完成一段不時要閃避駱駝的漫長北上行程後,我們在星期四傍晚終於抵達比賽場地,並乘坐一部豐田Hilux視察賽道。這個場地好不厲害,簡直好像實體化的電腦遊戲。不管空談評論家說甚麼也好,這個比賽場地在創新、投入程度和資源投放方面都達到匪夷所思的水平。試想把這片沙漠變成一個環球賽車、廣播和電訊樞紐,箇中挑戰何其艱巨。雖說聖海倫娜號仍有賴柴油動力,但這個比賽場地的整備區可是由一個巨型氫燃料電池供應電力。

Extreme E賽季現已開鑼,我輩特此去了阿拉伯親身見證首場大賽。那麼Extreme E到底是賽車運動的未來出路,還是虛有其表的漂綠大行動呢?

你覺得體育運動娛樂化有問題嗎?麥拉倫CEO查克布朗覺得沒問題。這位仁兄有許多投資項目,其中之一是作為United Autosports的共同擁有人,而United Autosports目前正搭檔Andretti Autosports參與Extreme E(車手陣容包括23歲的英國越野賽車手Catie Munnings和現役世界場地越野賽錦標得主Timmy Hansen)。查克布朗的司機雖然誤把他送到駱駝比賽的場地,但這位有話直說的加州人仍然一如以往從容不迫。「記得Alejandro八年前提出電動方程式時,我曾經捧腹大笑。」他解釋道:「那次是我看走了眼。人誰無過,只要能夠從錯誤中汲取教訓便沒有問題。Alejandro確有遠見,我但願這個圈中有更多人像他那樣著眼於商業,我們從事的可是體育娛樂事業呀。大部分賽車運動一開始都會問『技術方面應該怎麼辦?喔,順帶一提,我們也希望賽事在商業上行得通』。Alejandro卻反過來先談商機,而且在體育和娛樂之間取得一種我認為其他錦標賽也可以借鑑的平衡。XE兼具多樣性和平等色彩,既合乎可持續發展,又活用了short-form報導形式,整個計劃更符合經濟原則。」

Extreme E賽季現已開鑼,我輩特此去了阿拉伯親身見證首場大賽。那麼Extreme E到底是賽車運動的未來出路,還是虛有其表的漂綠大行動呢?
「還有一件事,上路務須把環境放在心上。」

有好幾位名氣較大的車手坦承XE的比賽形式和場地無疑對場地越野賽高手較為有利。「這項賽事對所有人來說都有點陌生。」巴頓告訴我:「跟我參與過的賽事大為不同,簡直是另一個世界。」賽事一進入shakedown階段,便證明他並非杞人憂天,因為所有車隊事前都沒有多少試車機會,所有人都處於同樣的垂直學習曲線上。初期問題在所難免,沙漠高溫則意味電池可能過熱。此外,動力轉向問題和關於懸吊行程不夠用的不滿聲音也有待解決。以懸吊行程為例,美國trophy truck可達35mm,XE賽車卻以17.5mm為限,後者也因此格外難於駕馭。

Extreme E賽季現已開鑼,我輩特此去了阿拉伯親身見證首場大賽。那麼Extreme E到底是賽車運動的未來出路,還是虛有其表的漂綠大行動呢?

事實證明,許多車手都嚐到初賽的苦頭。好像德國車手Claudia Hürtgen的ABT Cupra賽車,便大翻頭一口氣翻了多個筋斗。幾分鐘後再次見到她露面時,所有人都為之鬆了一口氣。有關片段當然成了票房保證,事發幾個鐘頭後全世界便知道世上原來有Extreme E這回事(就連我媽也在看呢)。

另一邊廂,Veloce Racing正式出師之前已經要鳴金收兵。事緣非常多才多藝的Stéphane Sarrazin把他的賽車變了滾地葫蘆,事後賽車乍看好像未有嚴重損毀,其實通訊天線一撞之下已導致鋼管式車架變形,最終唯有報銷賽車,務求精簡的後勤安排則意味當下沒有後備車可用。他的年輕隊友Jamie Chadwick雖然才華橫益,但這一戰幾乎沒有碰過方向盤便得退下火線。

Extreme E賽季現已開鑼,我輩特此去了阿拉伯親身見證首場大賽。那麼Extreme E到底是賽車運動的未來出路,還是虛有其表的漂綠大行動呢?
「四個輪?可以;兩個輪?更好。」那麼一個輪又如何呢?

在這種熾熱環境中保持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真的很考功夫,最後幾個回合的戰況亦有點反高潮,漫天沙塵根本令車手無法互相追逐,不過他們的奮勇表現還是看得人又驚又喜。Rosberg的Team RXR得以奪得全場總冠軍,好應該多謝隊中的三屆場地越野賽錦標得主Johan Kristoffersson和澳洲越野冠軍Molly Taylor。他們的瑞典車手在第三彎成功包抄不亞於嫡仙人的九屆WRC盟主Leob,Taylor則證明了自己精明老練,在週末較早時候發生的驚險場面中居然逃過一劫。

「我在shakedown期間遇上動力輔助轉向問題,所以預賽是我第一次有機會用全速跑上半個圈。」她告訴我:「我不得不火力全開。我看過其他人的比賽情況,心想自己在同一賽段可以開得更狠。結果證明原來真的可以更狠,但我也許狠過頭了。從賽車身上學習,向顛簸場地討教,總之就是反覆試驗。」

Extreme E賽季現已開鑼,我輩特此去了阿拉伯親身見證首場大賽。那麼Extreme E到底是賽車運動的未來出路,還是虛有其表的漂綠大行動呢?
這個角落應該可以避開Tusken Raider的冷槍。

XE初戰最搶鋒頭的明星大多是女性,譬如爆胎後猶能靠三個車輪跑完一圈的英國越野女將Catie Munnings,美國卡車賽英雌Sara Price、Cristina Gutiérrez和Christine Giampaoli Zonca亦能夠十分一貫地維持驚人速度,面對挑戰或男性同儕時連一點動搖也沒有。「我總是樂在其中。」Zonca說道:「開心最重要,否則便無法跑得快。開心的車手往往是快車手。」塞內加爾放馬過來吧。

Extreme E賽季現已開鑼,我輩特此去了阿拉伯親身見證首場大賽。那麼Extreme E到底是賽車運動的未來出路,還是虛有其表的漂綠大行動呢?
撞車的話,我們會把零件一一交還給你的。

用尷尬問題刁難XE創辦人ALEJANDRO AGAG

這艘船是怎麼一回事?

我們需要去一些難以到達的地方,並且盡量減少我們留下的足跡,部分目的地沒有平常基建設施則令事情變得更複雜。沒有這艘船的話,錦標賽也就辦不成。

你會對那些反對在這些地球敏感地帶比賽的人說什麼?

有些人以為我們把大型SUV帶到這些美麗地方大肆蹂躪,其實舉辦這些賽事的場地本已遭受破壞。你不可能再破壞一個充斥塑膠垃圾的沙灘,或者破壞一個砍伐過度的地區。大家袖手旁觀的話根本不會達成任何事,所以我們提出了多個命題,包括荒漠化、砍伐森林、冰帽溶化和海洋污染。在這些地方舉辦賽事將會提高世人的關注度,從而幫助解決這些問題。

漢米爾頓加盟對事情大有幫助嗎?

漢米爾頓加入是一大關鍵。這件事確實有助提高外界關注,令更多人留意這項錦標賽。我當年發起電動方程式時也遇過外界不相信賽事辦得成的同一問題。如果大家不相信辧得成,自然不會參與其事。

XE應該在沙烏地阿拉伯辦賽事嗎?

我的格言是不去過問政治。如你所見,你所屬的國家並沒有對這各國家實施制裁,有不滿的話請找你的政府,而不是我。你可以告訴政府「聽好了,我不喜歡這個國家,請對這個國家實施制裁」。我會依法辦理,不會去受制裁國家辦賽事。那麼在這裏辦賽事合法嗎?合法啊。為甚麼我要去判定誰好誰壞嗎?我要做的只是舉辦賽事。

Extreme E賽季現已開鑼,我輩特此去了阿拉伯親身見證首場大賽。那麼Extreme E到底是賽車運動的未來出路,還是虛有其表的漂綠大行動呢?

FREEDIE之選:EXTREME E

Words:Freddie Flintoff,Photography:Lee Brimble,Translation:Tony。

為節目駕駛Odyssey 21在Walters Arena衝鋒當天……不是說謊的,我其實滿腹狐疑。我開過的電動車不是很多,卻聽說這部車的車身材料原來是植物纖維,輪胎則用蒲公英製造。可是一聽到車上電池由威廉斯F1車隊炮製,在任何場地從靜止加速到96km/h只需4.5秒,而且馬力達到550hp……我又怎麼會有怨言呢。

毫無疑問,那是我在駕駛生涯中最快樂的幾天。這東西果然速度飛快,完全出乎我意料,車上甚至有一個1至10級調校動力的旋鈕。我最初用7級,因為運勁吐勁即時見效,所以我打算由此開始逐級向上挑戰。但別忘記這個東西可是價值連城喔,我在撞車方面卻不無一點前科。結果這部車十分關照我,駕駛過程和信心都越來越好,於是開始快馬加鞭。

Extreme E賽季現已開鑼,我輩特此去了阿拉伯親身見證首場大賽。那麼Extreme E到底是賽車運動的未來出路,還是虛有其表的漂綠大行動呢?

時而衝越對它來說好比小菜一碟的顛簸地帶,時而神龍擺尾飄過彎角,突然之間居然被安排與一個背著噴射飛行器的人鬥法。我在起跑線望向左邊時,剛好見到這位仁兄一飛沖天。我衝過遍地積雪泥濘時完全不知道對方位置,最終慘遭魚肉,但我覺得對方有作弊之嫌。最重要是這場衝鋒戰雖然只是維持了20

分鐘,我卻必須指出對我來說那是完美無瑕的20分鐘,開車開那麼久而沒有撞車更可謂錦上添花。觀看第一場對戰的預賽時,我可是見到滿地葫蘆滾來滾去啊!反觀在下卻有辦法用頭上腳下的姿態跑畢全程,所以有誰需要車手的話,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Extreme E賽季現已開鑼,我輩特此去了阿拉伯親身見證首場大賽。那麼Extreme E到底是賽車運動的未來出路,還是虛有其表的漂綠大行動呢?

原文出自《TopGear極速誌》2021年07月 第06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