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所見確是一部舊法拉利,但這部舊車其實更勝新車。這對Dino來說是一種褻瀆冒犯,還是一帖大補劑呢?

Moto Technique Ferrari Dino Restomod
絕世DINO

Posted 08/01/22

眼前所見確是一部舊法拉利,但這部舊車其實更勝新車。這對Dino來說是一種褻瀆冒犯,還是一帖大補劑呢?

Words:Jack Rix,Photography:Mark Fagelson,Translation:Tony。


現代人體工學責任重大,總是左擔心右擔心想盡辦法令閣下頸項按解剖學上的正確方向彎曲,務使頸骨在旅程結束時能夠保持出發當初的同一形狀。這一切其實盡是廢話,我這刻頭部便微微斜向一旁,脊椎卻朝着相反方向彎曲,雙腳又因為遷就偏靠一旁的踏板不得不放在一個偏離上述兩個角度的另一方位上。那根頂部呈球狀的波棍雖然勝似百試不厭的鍍鉻魔杖,按現今標準卻有違待客之道。如果你身高超出五呎十吋,恭喜恭喜,上述正是駕駛法拉利Dino的正宗風味,我卻絲毫不介意受此委屈。

眼前所見確是一部舊法拉利,但這部舊車其實更勝新車。這對Dino來說是一種褻瀆冒犯,還是一帖大補劑呢?
「縱使血液中僅僅含有一小滴汽油魂的人都會因為這份感受而怦然心動。」

因為當你把開放式閘槽上的波棍喀嚓一聲從二檔撥進三檔,左耳後邊的法拉利V8便會開始毫無必要地大唱歌劇,令人霎時間之拋開所有常識渾忘坐姿何其不適。那股聲浪呀,簡直妙到極,抑揚頓挫之間夾雜著嘯嘯進氣聲,活瓣敲擊樂上面疊加了一股令人後頸汗毛倒豎的排氣厲響。縱使血液中僅僅含有一小滴電油魂的人,都會因為這份感受而怦然心動,忍不住歡天喜地讓身體深深陷進那張經典法拉利桶座中好好欣賞這首車迷之歌。

眼前所見確是一部舊法拉利,但這部舊車其實更勝新車。這對Dino來說是一種褻瀆冒犯,還是一帖大補劑呢?

可是這首歌的曲調似乎不太對勁。音樂感仍然很豐富確是事實,但音色和節拍硬是有點格格不入。須知圖中這款生產於六零年代末至七零年代初之間的Dino 246,一律配備2.4公升V6,是故才有246之稱。這款引擎的動力水平大約是190bhp,就一部稍為重於一噸的跑車來說也許十分夠用。這一部Dino聽起來卻不像使用2.4公升V6,觀乎加速後勁氣勢如虹,動力輸出亦肯定不止190bhp那麼簡單,300bhp反而比較近磅。釋出這股動力的引擎,其實是Dino同門後輩328所用的3.2公升V8,18吋輪圈則來自法拉利360,煞車系統亦動用了360的用品。其他法寶還有可變Nitron吸震筒,懸掛動作更加有規有矩,有別於原裝Dino通常有點流於飄飄蕩蕩的乘坐感覺。現代化輪胎則意味下盤格外踏實,拐彎更見爽快利落。從328移植過來的手動波箱雖然採用狗腿式檔閘編排,風味卻十分「對路」。離合器需時熟習,不過運用起來仍然相當簡單。轉向是有點扭擺不定,但順著車頭望出去的感覺卻饒富法拉利特色,總之十分醒神。車廂瀰漫著真皮香、汽油和熾熱機油的氣味,軚盤和儀錶陳而不舊,老而不衰,處處流露出舊車長期受到悉心呵護的典型特徵。坦白說,這部車在某些方面堂而皇之地偏離了原裝規格,但仍然是一部古典法拉利Dino,只不過比原裝Dino更妙。那麼讓我正式介紹一下Moto Technique的功夫吧。

眼前所見確是一部舊法拉利,但這部舊車其實更勝新車。這對Dino來說是一種褻瀆冒犯,還是一帖大補劑呢?
車廂確有一點霉味,其實那是大猩猩阿Tom的鬚後水氣味。

公司名稱乍聽相當浮誇,其實Moto Technique創辦人Kevin O’Rourke是我家父親那樣的踏實派,甚至可能是世上最貼地的人。只准用一句話概括的話,Kevin O’Rourke就是那種你會樂意把酒言歡的對象。他為人風趣(儘管有些笑話爛到極),慷慨熱情,知識淵博,待人寬厚。不過一旦說到其驚人改裝收費有何利弊時,他又會毫不退讓,對舊型法拉利的知識更遠遠超乎正常人應有的健康水平。他這部改裝Dino Evo,所用的復古改裝手法其實偏向「復」多於「改」,但這樣並不是說當中涉及的改裝功夫並非那麼講究或驚人,只不過較為點到即止,比較講究發揚原裝Dino的精神,具體手法卻不是移花接木把法拉利舊車殻裝到規格對應的現代法拉利底盤上,而是透過移植較為青春(但未必最新)的器官,令原版Dino的功夫變得更銳利。

眼前所見確是一部舊法拉利,但這部舊車其實更勝新車。這對Dino來說是一種褻瀆冒犯,還是一帖大補劑呢?

眼前所見確是一部舊法拉利,但這部舊車其實更勝新車。這對Dino來說是一種褻瀆冒犯,還是一帖大補劑呢?

採取這種做法的理由簡單到一目了然。須知Moto Technique並非hot rod改裝店,而是憑著一手翻新矜貴名車的世界級功夫而為外界所知。所以當我們用「翻新」這個術語時,意思其實是指那些車上螺絲一律扭緊到螺絲頭坑紋指著同一方向、每一粒螺栓螺母都十全十美的名車展得獎作品,所求者並非「更勝簇新」,而是要做到「簇新一樣」。據Kevin所述,某些傳統翻新工程的仔細程度簡直匪夷所思,甚至執於在完成品上重現原裝車前後矛盾的固有特色,理由純粹基於原裝車當年出廠時就是這副德性。想聽聽Kevin處理過甚麼名車嗎?他翻新過的法拉利從250 GTO至到250 LM不一而足,經其手回春的原版GT40300SL(包括鷗翼和Roadster)、Countach和350GT亦不在少數。這天我們在他的店內便見到一部Iso Grifo,另一個角落則隨隨便便擺放着一部等待引擎更換鈦合金零件的Miura。

眼前所見確是一部舊法拉利,但這部舊車其實更勝新車。這對Dino來說是一種褻瀆冒犯,還是一帖大補劑呢?

眼前所見確是一部舊法拉利,但這部舊車其實更勝新車。這對Dino來說是一種褻瀆冒犯,還是一帖大補劑呢?

可想而知Moto Technique在改裝這部Dino上佔有一個相當奇特的優勢,因為他們很清楚哪些升級手法能夠減少這款法拉利跑車的機械毛病,令其性能變得更好,卻不至於超出Dino之為Dino的狹義範疇。這兩者之間雖然只有一線之差,Moto Technique的進化版Dino卻成功做到兩全其美。撇開輪圈不談,你在這部Dino上不會見到十分起眼的現代化零件,儘管引擎艙蓋下面可以找到零零星星的碳纖維配件,總而言之就是那種令法拉利迷乍看之下覺得不外如是,望多兩眼卻大感錯愕的作品。

眼前所見確是一部舊法拉利,但這部舊車其實更勝新車。這對Dino來說是一種褻瀆冒犯,還是一帖大補劑呢?

眼前所見確是一部舊法拉利,但這部舊車其實更勝新車。這對Dino來說是一種褻瀆冒犯,還是一帖大補劑呢?

當然,輪圈清晰暴露了此乃改裝Dino,卻是有心安排的區分特徵。為了配合尺寸較大的煞車系統,輪圈自然有必要用上直徑較大的貨色,但客人喜歡的話,Moto Technique其實可以按原裝式樣重新鑄造17或18吋的Campagnolo輪圈,賣相挺養眼的。這裏所見的Dino是Kevin私有的「原型製品」,之後改裝的Dino都採用活塞行程擴大了的3.6公升引擎,引擎本身則有新型油門體、特製曲軸、鈦合金連桿、大型活瓣和MoTec ECU傍身,一切旨在發揚法拉利的妙處,同時又無損原裝車的正宗風味。Kevin會視乎客人心目中的用途製作這些汽車,裝潢亦會由姊妹公司O’Rourke Coach Trimmers按顧客口味悉心設計(裝潢業務是Kevin兒子打理的家族生意),改裝手法講究低調獨到。

眼前所見確是一部舊法拉利,但這部舊車其實更勝新車。這對Dino來說是一種褻瀆冒犯,還是一帖大補劑呢?

眼前所見確是一部舊法拉利,但這部舊車其實更勝新車。這對Dino來說是一種褻瀆冒犯,還是一帖大補劑呢?
想下盤更舒服的話,他們亦可以為你安裝15吋Sandero鋼輪圈。

據Kevin說,這類東西的顧客都是要求較高的人士,客戶群通常涵蓋商業大亨和大明星。這些改裝車並不適合投資人士,亦不適合那些打算嘩眾取寵煽情的人,雖然性能適用於日常駕駛環境,但始終不是現代化汽車,肆無忌憚去Kensington High Street橫衝直撞的話,車上可沒有牽引控制系統或ABS救你一命。這些改裝車使用起來也許比原裝車較為方便,但就此假設它們天性馴良卻是一大錯誤。喔,為防各位有此一問,價錢一事敬請面議,不過銀碼通常都會高到飆眼水。

眼前所見確是一部舊法拉利,但這部舊車其實更勝新車。這對Dino來說是一種褻瀆冒犯,還是一帖大補劑呢?

眼前所見確是一部舊法拉利,但這部舊車其實更勝新車。這對Dino來說是一種褻瀆冒犯,還是一帖大補劑呢?

不過鉅款換來的可是別樹一幟的傑作,一方面會惹惱那些規格非原裝不可的古典派車迷,另一方面又不會引來那些立心曬身家的狂蜂浪蝶。信不信由你,這些改裝作品感覺上挺像原廠古董hot rod,性能雖然有所提升,卻未至於脫胎換骨。我最先聯想到的形容詞是知情識趣,一方面知乎駕駛古董法拉利的情趣,另一方面又懂得多走一步發揚其妙處。最重要是這些改裝車好玩有趣,足以令你笑到成個傻佬一樣,年尾埋數時當能用這份笑容衡量自己過去一年有多成功。

眼前所見確是一部舊法拉利,但這部舊車其實更勝新車。這對Dino來說是一種褻瀆冒犯,還是一帖大補劑呢?
阿Tom好可憐,跑了廿七哩都找不到地方掉頭。

看見圖中那位仁兄嗎?他就是Kevin O’Rourke。Kevin從六零年代開始便與有趣事物打交道,並於1980年創辦了Moto Technique,所以把玩各式法拉利的經驗前前後後已有四十多年。長枱上可見形形色色的古董引擎零件,原來是F1零件供應商用鈦合金忠實還原原廠設計的製品,由此可知這家公司果然不會亂彈琴。

眼前所見確是一部舊法拉利,但這部舊車其實更勝新車。這對Dino來說是一種褻瀆冒犯,還是一帖大補劑呢?
「肆無忌憚去Kensington High Street橫衝直撞的話,這部車可不會救你一命。」

原文出自《TopGear極速誌》2021年09月 第07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