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21的此刻回頭望去,原來早在五十年前,這個世紀便已因為這些概念車而如此精采。

回到未來1970s
九大神級概念超跑

Posted 12/01/21

從2021的此刻回頭望去,原來早在五十年前,這個世界便已因為這幾部概念車而如此精采。

從2021的此刻回頭望去,原來早在五十年前,這個世紀便已因為這些概念車而如此精采。

Ferrari Modulo

首演於1970年日內瓦車展的Ferrari Modulo,可說是汽車設計大師Pininfarina最廣為人知的一款概念車。當然,這輛概念車也不是只靠他一己之力便能完成的美麗作品。根據當年的資料,Modulo有可能是以612 Can-Am規格的Ferrari 512S做為基礎打造,不過其車載V12引擎與變速箱其實都只是展示用的空殼,並不具備任何實際功效。因此這也為它不存在的動力與性能留下無限想像。而我們的好朋友Jim Glickenhaus在2014年向賓尼法利納買下它後即注意到了這點。現在,Modulo不但搭載了一具功能完善的V12引擎,而且還能合法上路。

從2021的此刻回頭望去,原來早在五十年前,這個世界便已因為這幾部概念車而如此精采。

從2021的此刻回頭望去,原來早在五十年前,這個世紀便已因為這些概念車而如此精采。

Lancia Stratos HF Zero

Ferrari Modulo發表的短短幾個月後,Bertone隨即便以出色的Lancia Stratos HF Zero做出回應。而這款由Marcello Gandini操刀設計,車高僅84公分的Stratos HF Zero,它與Modulo最大不同在於車載一具窄角度1.6升V4引擎,實為一款功能完善的概念車。

引述Gandini的話,這部概念車最初設計的目的在於「搭起Lancia和Bertone合作的橋梁」。而它確實也辦到了這點。根據當時的報導,Bertone先生是在保全人員的層層戒護之下親自將這輛概念車開到Lancia總部,而不是在原地進行靜態揭幕。你們看,這部Stratos果然從一開始就很認真進行開發!

從2021的此刻回頭望去,原來早在五十年前,這個世界便已因為這幾部概念車而如此精采。

從2021的此刻回頭望去,原來早在五十年前,這個世紀便已因為這些概念車而如此精采。

Mazda RX-500

同一時間,馬自達也在日本忙著打造一款楔形超跑。於是在1970年的東京車展上,馬自達便發表了這款做為車廠成立50週年生日賀禮的Mazda RX-500。

既是概念車,同時也是開發測試平台的RX-500,當年可是搭載了一具中置982c.c.雙轉子引擎,並且能在15,000rpm供應247匹最大馬力輸出。此外,RX-500同時也是一門僅850公斤重輕量化的課程,而其實驗性尾燈加速時會呈現綠光,穩定加速時呈黃光,煞車減速時則會顯示紅光。

如今,假如想要一睹這款概念車廬山真面目的話,不妨親自走訪日本廣島市的交通科學博物館欣賞。

從2021的此刻回頭望去,原來早在五十年前,這個世界便已因為這幾部概念車而如此精采。

從2021的此刻回頭望去,原來早在五十年前,這個世紀便已因為這些概念車而如此精采。

Maserati Boomerang

各位眼前這部身上烙印瑪莎拉蒂廠徽的楔形物體,其真實身分為知名汽車設計師喬治亞羅為了1971年杜林車展,特別以Maserati Bora作為基礎進行,搭載4.7升V8引擎,並且具備310匹最大馬力與299km/h極速性能的概念車Maserati Boomerang。

就當年的角度來看,這部概念車的內裝設計尤其瘋狂,因為它可是配備了一套圓形儀錶組,以及一把圍繞前者打轉的方向盤。不曾看過那副精彩模樣的人,現在只要到邦瀚斯拍賣行(Bonhams)的網站上就能找到一系列Boomerang的照片。順道一提,這輛完全能夠合法上路的概念車,最後則是在2015年時以不到300萬英鎊的拍賣價售出。

從2021的此刻回頭望去,原來早在五十年前,這個世界便已因為這幾部概念車而如此精采。

從2021的此刻回頭望去,原來早在五十年前,這個世紀便已因為這些概念車而如此精采。

Lamborghini Bravo

以當時的Lamborghini Urraco當作基底,藍寶堅尼於1974年的杜林車展舞台發表了眼前這款概念車Lamborghini Bravo。它看起來很棒,對吧?在此之前,由Bertone公司所主導的Lamborghini MarzalCountach概念車前後都實現了量產目標。因此可想而知,這間設計公司自然也會對Bravo抱持了同等的高度期待。然而,事情卻沒有他們所想的那麼順利。據說,儘管當年藍寶堅尼已經用這部概念車完成總計64,374公里長的測試,但最終還是選擇將這項計畫作廢。

後來,這部概念車也就繼續歸Bertone公司,直到2011年才在拍賣會上以60萬歐元將它售出。

從2021的此刻回頭望去,原來早在五十年前,這個世界便已因為這幾部概念車而如此精采。

從2021的此刻回頭望去,原來早在五十年前,這個世紀便已因為這些概念車而如此精采。

Dome Zero

早在六零年代中期,Minoru Hayashi(林みのる,株式会設童夢創辦人)就已經開始在日本打造賽車。而到了1975年時,他則是成立了童夢這間車廠,並且打算小規模量產一款道路版跑車,藉此資助他的公司進軍利曼24小時耐力賽。而這一切的故事都與眼前這款採用日產2.8升直六引擎,全車僅920kg重,並且看起來有些……美妙的Zero有關。

儘管盡了最大的努力,Zero還是無法在日本通過上市前的認證,甚至後來根據聯邦法規生產的Zero P2同樣也在美國遭遇了類似的失敗。正因如此,Zero才會連極少量生產的紀錄都不曾有過。幸好,多虧有玩具公司為了「極受歡迎」銀色模型車所支付的授權費,童夢這間車廠也才得以存活,必且持續營運至今。

從2021的此刻回頭望去,原來早在五十年前,這個世界便已因為這幾部概念車而如此精采。

從2021的此刻回頭望去,原來早在五十年前,這個世紀便已因為這些概念車而如此精采。

BMW E25 Turbo

不論你相信與否,在1972年寶馬概念車BMW Turbo Concept的車身底下,它可是配備了一張援用自2002,並且經過修改後能確實容納一具中置引擎的底盤。當時,這款為了慶祝慕尼黑舉辦夏季奧運而誕生的概念車,最後甚至還因此搭載了一具原本後來才會使用在品牌首款量產渦輪車BMW 2002 Turbo車上的2.0升引擎。

除此之外,BMW Turbo Concept當時也使用了許多值得一提的劃時代新技術,例如:泡棉填充保險桿、整合式防滾籠、ABS防鎖死煞車系統、防撞緩衝區、側撞防護,以及就那個時代而言算是十分先進,可用以提醒駕駛者距離前車太近的雷達警示系統。

從2021的此刻回頭望去,原來早在五十年前,這個世界便已因為這幾部概念車而如此精采。

從2021的此刻回頭望去,原來早在五十年前,這個世紀便已因為這些概念車而如此精采。

Chevrolet Aerovette

早在C8 Corvette問世的幾十年前,雪佛蘭就曾有過將「美國精神號」改造成中置引擎跑車的想法。試想當年Aerovette要是真的投入量產,或許現在的情況可能也會不盡相同。

緊接在六零年代末與七零年代初的其他中置引擎版Corvette概念車之後,通用汽車在1973年再度帶來了這款身懷420匹馬力的四轉子Corvette概念車,藉此展示他們對轉子引擎技術的新發現。三年後,因為石油危機衝擊的影響,通用汽車決定捨棄轉子引擎的計畫,並將這款概念車名為Aerovette,同時改為它配備一具小排量V8引擎。理由?當然是因為在七零年代的美國,小排量V8引擎才是最經濟實惠的選擇啊!

從2021的此刻回頭望去,原來早在五十年前,這個世界便已因為這幾部概念車而如此精采。

從2021的此刻回頭望去,原來早在五十年前,這個世紀便已因為這些概念車而如此精采。

Mercedes-Benz C 111-II

C 111首次公開展示發生在1969年的法蘭克福車展上,是一款使用劃時代玻璃纖維強化塑料打造車身,搭載一具功能完善轉子引擎,同時還是世上不曾見過的賓士概念車。

按照賓士當年的計畫,他們本來打算在之後的幾年內,以不同結構配置再打造另外13輛C 111。而在1970年發表的C 111-II便是搭載了四轉子引擎,極速能夠超過290km/h的版本。然而,後來他們的焦點很快就轉移到了柴油之上,C 111的柴油引擎更在1976年以連續60小時,290公里平均時速打破了16項世界紀錄。1979年,搭載4.8升V8引擎的終極版C 111,最終則是在義大利Nardo測試道跑出驚為天人的404km/h極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