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Bugatti EB110 & Bugatti Veyron
大惡蟲

Posted 01/08/20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Words: Ollie Marriage,Photography: Rowan Horncastle,Translation: Tony。


該從何談起呢?SITGES-TERRAMAR賽道的故事果然要細說從頭。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稀有品種:Veyron量產前最後一部原型車,與絕無僅有的利曼EB110分庭抗禮。

我在這裏第一次目睹汽車用側滑姿態衝下斜坡,何況同行者大有來頭。用Chiron輕描淡寫直搗300mph的Andy Wallace就是其中之,此外還有車架傳奇大師Loris Bicocchi。這兩位都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在下居然有幸與他們共進午餐,怪就怪就那是一部掛著EB110 GT車牌的Smart ForTwo送來的中式午餐,儘管隔天開Veyron去某家修道院徵求對方同意在院外私家路拍攝的奇遇亦不遑多讓。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向內傾斜60度的彎道儼如滔天巨浪撲面來。」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無論按什麼標準來衡量,這個故事都不大尋常。所以為了幫自己理清思路,我想首先交代一下前塵往事。據歷史記載,自從1939年Pierre Veyron用Type 57C勇奪利曼冠軍,Bugatti便再沒有贏得這項殊榮,其間縱有參賽亦未有一次能夠「完成」賽事。這段往事可以說得更加掏心掏肺啊,因為在長達八十一年的歲月中,曾經角逐利曼冠軍的Bugatti其實只有一部,也就是大家眼前所見的這一部。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編號34的EB110 SS,是廠方為了角逐1994年La Sarthe第一把交椅而改裝的街車,車上保留了街道版原有的手動變速箱和四驅系統,懸吊亦改良自街車原有設計。富可敵國的法國出版業大亨Michel Hommell委託製造這部車,因為他想實現一個夢想——從Bugatti當時號稱世上最先進的Campogalliano廠房直接開這部車去千里之外的利曼擂台,然後開同一部車回程。不過事實證明,那是一次單程之旅。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輕裝上陣,講究流線,為求速度,不切實際的東西一律刪除。我所說的是正在駕駛EB110那位。

事緣那場比賽偏離了車隊的原定劇本。就1994年新設的「超級汽車」組別而言,EB110確實速度凌厲。賽會當年設立這個新組別,原意是平衡LMP和GT賽車之間的戰力差,後來保時捷卻利用賽例漏洞,把舊型962賽車改造成街車(也就是大名鼎鼎的Dauer Porsche),再把這些街車變回賽車。無論如何,EB110本來狀態大好,速度也非常高,一度躋身全場第六位。問題是它有點嗜吃渦輪點心,前前後後報銷了五個增壓器。最要命是輪胎在距離賽事結束不到一個小時之際發生故障,導致Jean-Christophe Bouillon直插Mulsanne直路上的首個減速彎,1994年的童話式衝線美夢就此玩完。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以下故事比之更妙。這些汽車,包括EB110利曼賽車、銀色EB110(利曼之外的唯一EB110賽車,1995年曾經角逐Daytona廿四小時大賽)和原型Veyron,原來全部屬於一個人所有。這位先生不想公開身份,原因並非為了保護隱私,而是不想大家因為他的故事而把這些主角晾在一旁。但我還是打算說說他的故事,因為我覺得大家會喜歡上這位仁兄。十六歲那年,他在維也納代理商展間一坐上EB110就慘遭蟲咬(Bug=蟲,爛笑話一個,請恕罪),後來便趁著市況低迷開始搜購這些Bugatti出品。「它們大約索價150,000歐元,價錢與Gallardo一樣。我心想『不會吧,居然與藍寶堅尼的入門型號價錢一樣』。那邊產量可是數以千計,這邊卻只有128部原廠出品。加上當時Bugatti已經憑著Veyron躋身單價百萬歐元級品牌之列,這些舊作的價值豈不是被大幅低估了嗎?」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於是他在兩年多的時間內搜購了十部,然後撓埋雙手看著二手價上升待價而沽(他的消費行為導致二手市場熱熾起來可謂一大原因),再用所得買了三件自己真正渴求的作品。不過這個人的確是Bugatti痴,除了這三件至愛,家中就只有兩部Smart代步。但話說回來,這些Bugatti都具有非常特別的歷史意義(兩部EB110皆有Romano Artioli簽名,Veyron最後一部原型更有Ferdinand Piëch親筆留名)。說句題外話,EB110目前售價差不多夠你買兩部Veyron,上一宗交易涉及金額超過200萬歐元。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我們本來安排了一部Chiron直接從Bugatti大本營送到這條賽道,但基於一些「工程原因」不得不臨時召回。所謂工程原因,並不是撞車的委婉說法,而是需要進行廢排測試。這次變卦打亂了我們讓歷代四渦輪增壓四驅Bugatti共聚一堂的如意算盤,實在可惜,不過Chiron缺席亦代表Veyron可以搶得更多風頭。我曾經覺得Veyron體態臃腫,可是隨著時間流逝,如今反而覺得它虎背熊腰,台型十足,線條龍飛鳳舞玲瓏到無以復加。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八個渦輪增壓器,廿八個汽缸,一千六百匹馬,以及……兩個有點緊張的車手。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Veyron還散發出一股隱約透露其工程學問深度,不惜犧牲細膩駕駛感覺和敏捷性也得堅守氣節擇善固執的張力。它既是汽車,亦是一個強而有力的聲明,在2005年出道當天便向全世界宣告Bugatti在福斯集團撐腰下腳踏實地捲土重來。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比Veyron早十四年問世的EB110,則傳達了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信息。這款Bugatti的遠大目標和志氣無遜於Veyron,同樣以重振品牌和扭轉財務狀況為己任,胎養期卻波折重重。是時也,興建了兩年的Campogalliano廠房終於成形,於是Bugatti馬上讓著名建築師試試設計汽車。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其實也不是馬上吶。由於設計大師Marcello Gandini拒絕修訂他的激進原案,Bugatti才決定向設計新廠房的建築師Giampaolo Benedini求助,拜託對方設計一款汽車,Benedini亦不負所託。EB110的外形也許不如其他1990年代初超跑別樹一幟,設有大量通風槽的車身卻不乏獨特性,最重要是整體設計十分緊湊。尤其是當你知道Benedini居然有辦法把四驅系統和3.5公升四渦輪增壓V12收進這副緊緻外殻之下,只能說一聲佩服佩服,儘管車上完全沒有預留行李空間。不是多少問題,而是完全沒有。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從另一方面來說,馬力卻多的是,603hp在當年和今天都可謂綽綽有餘。最初的EB110 GT挾著553hp於1991年9月正式出道,六個月後Bugatti便宣佈推出動力增加50hp,重量削減150kg的SS版(拜內外使用碳纖維鑲板所賜)。由於SS乃按比賽用途改良,車手一撥開點火安全掣,再按下一枚寫上démarreur(意即引擎)的小小按鈕就可以點火,繼而聽到引擎大發牢騷,最終進入聲浪好像搖動漆油罐中一碎石的怠轉狀態。但不知何故,整個過程反而令人覺得美妙無窮。至於車廂,從昏黑儀錶、觸感粗糙的儀錶板面蓋到消光木製排檔桿都同樣充滿戰鬥風味。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小心翼翼走過破碎柏油路時,我覺得這部EB110十分堅固紮實,引擎鏗鏘有聲咬牙切齒抑揚頓挫。由於引擎太剛烈霸道,當我大膽試探2,000rpm以上轉速,第一時間便因為引擎艙發出隆然巨響而大打退堂鼓,深恐繼續加油的話這部車不知會幹出什麼事。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這個腰子形場地也令我提心吊膽,沿著楕圓形跑道的直路長驅直進時,向內傾斜60度的彎道儼如滔天巨浪撲面來。試想這種場面發生於1923年……這條跑道建成以來,其實只曾在1923年舉辧正式賽事,之後賽事便移師其他場地,原因並不是顧慮場地安全,而是關乎財務問題。這個又是Sitges-Terramar值得一談的故事,話說當年建築工人由於欠薪問題,在賽道揭幕戰當天跑到現場要求用入場收益和比賽奬金抵賬(場面想必很凶險)。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閒置差不多一百年後,這條跑道的路面大致上已變得相當不堪,試車期間我不時需要繞過坑坑洞洞和地上瓦礫,信心卻反而愈來愈強。因為我已經熟悉引擎聲浪,愈來愈敢於向彎道的高處挑戰。於是我拜託Andy Wallace駕駛Veyron一同上路,Loris Bicocchi側負責那部銀色EB110,三個人興高采烈在場上列隊遊行,其間但覺Veyron的醇厚聲線與EB110的轟天巨響有著天地之差。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試出真功夫?其實另有場地。有別於其他賽車,公路反而可以讓我更加深入認識這些EB110,於是翌日一行人便奔往巴塞隆納西面山區。我首先用Veyron踏破蜿蜒曲折的平坦道路。這部車果然是扭力狂,動力竟似深不見底,吐勁雖然波濤洶湧,身手卻非常靈巧,境界之高簡直令人飄飄欲仙,彷彿三魂七魄全部飄到九霄雲外,真可謂特級超跑中的Teflon。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EB110則好比車中Velcro,無論你瞄準哪裡,它都會魚鉤入扣一樣一勾勾到底。這傢伙會令你三思而後行,經常盤算它一下步會如何行動,或者思考它為何有此舉動。車手就算施展渾身解數直搗彎角,亦很難逼使懸吊彈簧壓縮,入彎反應並不見得很積極,追究起來只能怪四驅系統的惰性削弱了入彎一刻的狠勁。不過一旦進入了彎角,下盤便顯得淡定又穩定。過程中若能維持增壓器轉速,出彎一刻當可狂風掃落葉。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VEYRON果然是扭力狂,動力竟似深不見底。」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既然談到渦輪增壓器吶,在3,000rpm之前,增壓聲浪比增壓威力更澎湃,3,000rpm之後卻完全相反。這副動力系統不像現代化渦輪增壓引擎那麼講究在6,500rpm中斷增壓作用之前,盡力維持綿長又平伏的增壓效果,反而是轉速越高,增壓聲威越猛,推力之強簡直嘆為觀止,彷彿活塞愈勤奮,渦輪增壓器灌進汽缸的空氣也愈多。這副並非聲音洪亮的引擎,而是殺聲震天鬼哭神號呼天搶地的V12,可怕得來卻又令人覺得不枉此生。據聞當年有賽車手指它加速快似法拉利F333SP之類的原型賽車,難怪我下車時覺得雙腳發軟。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好得很,有彎角。唏,就算有甚麼差池,Ollie至少可以從《You’ve Been Framed!》那邊收取250鎊。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可惜放眼當前,我卻看不到Bugatti和賽車之間有何瓜葛。哎,反正過去也不見得有很多瓜葛嘛。利曼EB110得以誕生,皆因一位有錢佬想做一些與眾不同的事,但願我們今後還會遇上這樣的人吧。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Veyron量產前最後一個原型,世上絕無僅有的EB110賽車,之後發生的故事甚至更加異乎尋常。

原文出自《TopGear極速誌》2020年06月 第05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