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Michelle Hambly-Grobler
有請MICHELLE

Posted 25/12/21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Words:Rowan Horncastle,Photography:Stefan Kotze,Translation:Tony。


Michelle Hambly-Grobler並非平常印象中那種一把年紀且性情乖戾的汽車收藏家。­­­用皮料安全帽包起那頭一往無悔的蓬亂長髮,一雙藍眼睛炯炯有神的她懶洋洋地擺動長腿在一座十九世紀羊毛修剪棚內左蕩右蕩。TG這天來到她結合了住家、車庫和博物館的綜合設施,打算花四個小時「快速」觀光一番(非洲那邊所謂的快速也許另有所指),此刻終於聽到她說出一個明顯不過的事實。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車庫堆滿舊單車和一個破洞充氣戲水池的朋友請舉手。

「我必須老實招認自己著了魔……」

她用於收藏司徒加特後置引擎機器的南非私家聖殿,好比一場感官超載的盛宴。館內其中一角有一台電視機反覆播放漢米爾頓最精彩的比賽片段,一邊用一個保時捷GT3排氣管改裝而成的喇叭播放片中聲浪。房間正中央則擺放了每一個時代最嘆為觀止的七彩保時捷,牆上和天花板掛滿了形形色色收藏品、紀念品、歷史文物和莫名其妙的保時捷金粉亮片。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此外當然少不了此間「住持」。Michelle是放浪不羈的發燒友,熱情勁似超新星,而且對保時捷一切瞭如指掌,知識之豐富簡直羨煞旁人。至今已在前線承受其語言攻勢好幾個小時的我可以相當肯定地說,就算在Ferdinand Porsche常識問答比賽面對最好學的保時捷迷,她也有本事打到對方落花流水,活剝生吞之後再一口吐在地上踩兩腳。這番醍醐灌頂的確很迷人,但也很累人,可憐我那個江郎才盡的閉塞小腦袋恨不得多插幾條RAM以便咀嚼消化眼前所見的一切。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我把這裡稱做Lady Cage。」Michelle用充滿母性的開普敦口音溫柔說道。你也許覺得稱之為Lady Cave會更適合(理由是可以把Man Cave這個大男人用語簡簡單單變成大女人版本),然而根據Urban Dictionary,此cave可是相當不同於彼cave。不過這裡其實還有一個比名稱更嚴重的問題——由於Michelle痴念大爆發,這所不思議設施的內部空間現正持續縮小,幸好Michelle已經覓得一個新的收藏空間,那就是自己身上的皮膚。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她舉起前臂迎向燈光,十分自豪地展示一個輪廓別無分號的保時捷356紋身圖案。「所畫的正是那邊的寶貝喔。」她說時指著一部狀態勝似嶄新的1962年原裝保時捷356 Super 90。看吧,當大部分五十幾歲的六子之母在兒女紛紛離巢後開始學跳森巴舞打發時間,Michelle迷上的居然是保時捷和紋身。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鋁合金輪圈原來是另外購買的配件。

「一切始於我八、九年前開過一部七三年型RS輕量版。我身高六呎一,所以坐車從未試過真正感到舒適自在。那部保時捷卻大為不同,令我覺得整個身體、肩膊和雙臂都得其所哉。我坐得很低,雙臂一伸便擺上方向盤,感覺……總之很對勁。之後開車一試,又感受到某些從未嘗過的滋味,一種人車合一的滋味,覺得自己和引擎、車架、轉向系統同聲同氣,彷彿被整部車封裝包圍起來;那時候的我在車上從未試過這麼舒適稱意。」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這番話頗有先知先覺的味兒,儘管當中也許帶有一點宣道色彩。不過有別於美國電視上稀奇古怪的福音戰士,你會覺得她的說話不乏實質內容。這份實質感大多經由宣揚福音背後的精神投射出來,但Michelle一家與汽車結下了多代因緣亦不無關係。她的高祖父來到南非定居後開了一家馬車車輪維修店,祖父曾經在塞雷斯(Ceres)從事福特經銷生意。父親亦因此對汽車產生熱情,尤其熱愛福特。這份熱情如今便傳給了四名孩子中的老大Michelle。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父親給我的最初記憶,是在我大約三歲時給家中的福特Fairlane放掉機油。我記得自己當時找了一把油漆刷沾機油在牆上畫畫。」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一想到孩子用嘉實多洞穴畫裝飾牆壁,大部分父母都會嚇得面無血色,Michelle的父親卻相當高興。Michelle和手足年幼時已經慣於舉家公路長征,年紀輕輕便學習駕駛拖拉機,或者在星期五晚穿著睡衣去Killarney賽車場看他們的叔叔用Gordini叱咤賽道,因此成長期間便與汽車建立了十分深厚的關係。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Michelle原本想繼承那部深受家人愛戴的Fairlane,可是這件傳家之寶卻在她十八歲生日前幾個星期因為煞車失靈而毀於一旦。於是她只好開一部福斯Karmann Ghia上大學(修讀國際法),其後輾轉與一部福斯金龜和鈴木Jimny結緣,直到邂逅丈夫便買了一部寶馬320i。養育六名孩子意味福斯Caravelle是家中必需的運輸工具,但她當時擁有的汽車其實還有1968年福特Mustang Fastback、1958年雪佛蘭Corvette和雪鐵龍Traction Avant各一部,車主資歷甚為可觀,但六子之母緣何變成六汽缸之母呢?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不就是因為那次開過RS所致。用那部2.7 RS認識保時捷一事豈止打開了某個開關,更加令她產生了一股直衝腦幹的感覺,促使大腦邊緣系統渴求更多更多越多越好。變成狂熱調查員和歷史發燒友的Michelle開始用吸星大法吸收保時捷歷史所載的一點一滴資料,不惜仔細追查Ferdinand及其孫兒Butzi的根源,並努力融入保時捷社群,積極參與各種相關活動,譬如德國十分著名的古董車零件吞雲吐霧狂歡大會Techno Classica Essen。就這樣浸淫了數年,Michelle便用超市大掃貨的手法瘋狂購物,而且十分幸運趕在氣冷保時捷五年前左右身價暴漲之前滿載而歸。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大家真的要小心行事,以免個人嗜好悄悄入侵家園。

如今她在世界各地藏有三十多部保時捷,這天擺出的藏品除了別稱Ferdinand的1958年保時捷拖拉機和上文提及的精美絕倫356,還有一部嬌俏可愛的1970年912、翻新1970年型911 T,以及1979年的911 S,而且好可能很快就會加添一部911 L,換言之Michelle已經集得911拼字遊戲最熱門的大部分字母。她在這批藏品對面還擺放著許多八零年代推出的搶手貨,當中又以那個時代的海報主角最值得一提,我所指的就是那部一身Guards Red紅的1984年930 Turbo。不過百看不厭的貨色其實還有一部1985年Targa SC、Michelle日常代步所用的1983年Gulf戰紋SC 3.0,以及一部1989年Targa 3.2。你在後面的房間還會找到一部符合當年美國Porsche Cup賽車規格的1991年964、一部靈感來自火鳳凰的944 Turbo,以及一部993 Twin Turbo。比較近代的藏品則有996 Turbo、997 GT3 RS和最後出廠的其中一部初代GT4。這些車一律使用手排變速箱,每一部身上都插有一條充電臍帶,以便隨時升火出門操練,狠狠地操練。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偉哉356,但柴油Cayenne在何方呢?還好意思說這個是保時捷收藏系列?

不過搜購汽車並不代表你就是惜花人,這一點只要問問Chris Evans便清楚不過(不是飾演美國隊長那位,而是頭髮染成橙紅色那位),所以任誰都看得出Michelle確有一些與別不同的地方。她言行一致,說到做到,家中甚至設有一個製作室,製作室內可見機件齊全的車架、引擎和變速箱。她可以如數家珍地細說每一副機件的歷史,熟悉程度儼如默記自家孩子的電話號碼,但我還是好想知道其他人如何看待這位敢於在男性支配的保時捷天地闖蕩江湖的「瘋狂保時捷女士」。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關於性別問題,我只能告訴你他們得知我這樣的人原來也好乎此道時無不相當吃驚。他們一向覺得女性不會有這種興趣,其實好此道者多的是。許多女性對汽車大有興趣,只不過她們從未放開懷抱投入其中,因為其他人總是把她們拒諸門外。」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洛杉磯蓬勃發展的氣冷保時捷市場不但為Michelle提供了大量靈感,還十分歡迎她親身參與。結交356大師Rod EmorySinger老闆Rob Dickinson和一個Sheffield出身名叫Magnus Walker不修邊幅的傢伙,無疑對她產生了深遠影響。她更想好好捕捉這些人的精神,將其收納心中帶回非洲照本宣科。縱使婚姻美滿快樂,她仍然不敵Magnus形於外的磁性,配服到回家後好想也整理個dreadlock頭。不過在老公反對之下,最終改為在手臂紋上一部356,如今更預約了紋身師再添幾筆。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偉哉356,但柴油Cayenne在何方呢?還好意思說這個是保時捷收藏系列?

「我打算在這邊手臂紋一副引擎,一副使用四凸輪軸和滾珠軸承曲軸的1.5公升Type 547,因為那部車就是缺了這副引擎。」她說時指著一部從榖倉「出土」的保時捷一級方程式賽車。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這部原屬Bill Jennings的保時捷Jennings Special乃Michelle最近一次購入的老古董,是南非賽車史上大有來頭的純種賽車。這部車既不適合在IG上搏取愛心,轉手圖利又不如Carrera GT那麼方便,而且需要動用大量時間、心血和熱情方能修復,所以對Michelle來說實在完美不過。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錢罐放在冰箱門上所貼的願望清單上方,世界和平就排在Carrera GT下面。

那麼下一趟紋身會玩到甚麽境界呢?是在臂上密麻麻地紋上911的進化編年史嗎?抑或在小腿紋上一副Mezger引擎呢?還是趁著保時捷開始想用她大打網紅牌之際,在背部打橫紋上Taycan一字呢?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嘿!我會告訴你那部車可以紋在哪裡,就紋在我屁股吧!」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你絕對不想跟Michelle硬碰硬,因為她每戰必勝。

MICHELLE暢談:賽車

Michelle感染的保時捷寄生蟲非常犀利,犀利到令她涉足賽車運動。「我這個性別唯一未能暢所欲言的領域就是賽道。你很難很難搏得他人認真看待,尤其是在南非。」她可不是瞎搞一通胡混了事,迄今參與過的實戰包括當地多項登山賽(用一部944 Turbo上陣)、Bernina Gran Turismo和Killarney賽車場舉行的耐力賽,其中一次更以災難告終。話說2015年,Michelle用自己的1974年短軸距仿製RSR進行練習賽時,在時速100公里之下撞車,事後須靠藥物進入昏迷狀態躺了兩個星期保命。意外亦導致其鎖骨、肋骨、頸部第一、第四和第七節椎骨骨折,撞擊力道之猛甚至令她的HANS保護裝置當場裂開。不過她並沒有因此卻步,傷癒後反而再接再厲取得FIA駕駛執照。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MICHELLE暢談:FERDINAND

有請Ferdinand,深得Michelle歡心的1958年保時捷Diesel Junior 108拖拉機。視乎對保時捷的執著程度,你可能知道或不知道Ferdinand Porsche不單想透過汽車賦予民眾權力,還想藉此賦予民眾生產食物的能力,結果就連最有錢的保時捷迷亦未必知道911背後的功臣原來也曾生產農業設備。「我有幸主持這裏的918圈子俱樂部,成員都是高淨值的918車主,但十二個人中居然有七個不知道保時捷曾經製造拖拉機。」於是Michelle召集了這群人給他們上了一課。我思疑她在漫長一課結束後曾經掏出自己的保時捷聖經宣誦第十九章第十七、五十六和第四節詩篇。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MICHELLE暢談:下一輪大計

話說上世紀五零年代末,有一個叫Bill Jennings的南非大無畏車手寫信給保時捷表示想要一副引擎和變速箱,因為他根據Stirling Moss爵士所用賽車的同一設計剛剛製作了一部保時捷一級方程式賽車。保時捷的回覆是恕難從命,理由是他們有本身的廠隊。不過廠方十分欣賞他的熱誠,於是在1959年賽季結束後把一副備用引擎連同變速箱送往南非。Jennings於是利用這些機件在1960至63年間角逐一級方程式,其後引擎和變速箱便與車架分道揚鑣各奔前程。幾年之後,有人在西開普省城鎮Hermanus附近一座穀倉發現這部賽車(當時賽車的車鼻已被砍掉,以便安裝較大型的散熱水箱,車尾整流罩亦不知所終)。Michelle買下了這部車著手翻新,但至今仍在尋找那副失蹤多年的Type 547引擎,甚至不惜把引擎編號紋在手臂上提醒自己毋忘初心,此之謂貫徹始終。

一看就知這個陣容鼎盛的南非汽車收藏系列不是男子漢的遊戲。她是醉心保時捷的發燒友,在斯圖加特以南擁有世上其中一個最令人讚嘆的珍藏系列。

原文出自《TopGear極速誌》2021年09月 第071期。